如果法律得到遵守,和平就更易实现——2017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2017-02-28

瑞士日内瓦联合国办事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34次会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的讲话

我想为在座各位简要介绍法律的积极力量——即在最具挑战性的局势(包括武装冲突、其他暴力局势和威胁公共秩序事件)中,法律如何能够发挥最大效力保护民众。

如今新年伊始,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2016年关注的各种危机却仍在继续。数百万民众仍因暴力和战争而承受可怕的人道后果,各自遭遇悲剧。他们的苦难主要是因为他们的人权遭到侵犯,国际人道法遭到违反。而对人道工作者的攻击则使援助工作中断,令平民处境雪上加霜。这种攻击完全不可原谅。

违法行为破坏了数百万民众的生活与生计,引发整个地区激烈的政治和经济动荡,也会使全球难以通过外交达成一致。它危及社会稳定、贸易、投资和经济增长,不利于民众福祉与社会体系发展。

自上次讲话之后,我在多个国家与受害民众见面,并会见政要。他们绝大多数人都与联合国秘书长共同期望2017年将是"和平之年"。

实现这一期望的方式之一就是鼓励各方加大守法力度,避免出现违法行为残酷的相互滋长,并由此导致暴力恶性循环,毁掉一代又一代人的幸福生活。

国际人权法和人道法诞生于历史长河中各国的治国方略以及要创造切实可行的工具来保护民众,防止人类苦难,并确保国家享有和平及繁荣的文化之中。

这些法律文书更多是源自经验和审慎协商,而非理想主义的表述。它们能够在一些最为极端的局势中实现国家正当安全利益和保护个体之间的平衡。

尽管这些法律本身便具实用性,但我还是反复听到有关国际人道法的三个主要忧虑:

"该法不足以阐释当今武装冲突的性质。"
"该法不适用于打击恐怖主义活动。"
"在非国家武装参与方激增的不对称冲突中,该法却给各方施加对称义务,这是不公平的。"

多个国家和无数民众正遭受不分皂白的可怕暴力局势影响,面对这种情形,上述对国际人道法的解读是可以理解的。然而,我认为这些观点无助于解决当今暴力局势带来的各种挑战。

国际人道法和人权法并不会过分妨碍各国保护国家安全。

国际人道法将武装冲突中的安全风险纳入考量,这也正是特别制定该法的原因。该法为解决人道和军事必要这一两难局面提供指导。实现恰当的平衡是关键。

在武装冲突中,并不禁止一国动用军队攻击合法目标或以安全为由羁押敌人。然而,没有或不再直接参与敌对行动之人有权免遭不分皂白的攻击、杀害、酷刑或强奸。

国际人道法是保障这些基本权利的最低限度的非互惠性框架。

我们承认在某些情况下难以评估可适用法律,但必须始终秉持的观点是:使用武力不可不受限制。

我们的经验表明,无限制地使用武力可能反而会诱发过度暴力。酷刑和虐待可能导致愤懑、仇恨和激进主义。破坏基础设施和基本服务将加重人类苦难,导致大规模流离失所,造成全球影响。所有这些都成为实现和平与社会稳定的障碍。

太过频繁地质疑法律的充分性,表明他们在面对当今各种挑战时,不愿意去积极适应并运用这些历经时间考验的规则和原则。

如果不使用国际人道法对当今武装冲突(包括某些反恐行动)进行有益指导,这往往就是在改变游戏规则,倡导无限制使用武力,通常会加剧暴力循环。

质疑不对称冲突中的国际人道法义务通常是逃避尽职管理军事行动(遵守比例原则和预防措施原则)这一义务的一种伎俩。

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没有人能对当今打击武装激进主义的巨大挑战视而不见。但令人遗憾的是,质疑限制性法律和原则的适用性和合法性总是用于辩护不负责任的行为,而且是对成熟的军事实践的背离。

更可悲的是,利用国际人道法保护国家和人民的正面范例确实存在,但通常都要通过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这样的人道组织进行密切对话才可实现。

在伊拉克,国际人道法的原则成功用于影响撤离行动期间的战地行为和筛选程序。虽然没有解决所有问题,但民众的境遇得到了实质性改变。

在叙利亚,国际人道法对撤离谈判施加了影响,确保了阿勒颇及其他地区平民的安全撤离。

在羁押场所,国际人道法和国际人权法原则改善了在押人员的待遇,减少了酷刑,并防止了愤懑和激进主义的恶性循环的出现。

在每一次重大冲突中,我们与各国政府和非国家武装团体合作,确保给受武装冲突影响的患病和饥饿的难民提供食品和医疗援助。

每一天,我们都在国际人道法的帮助下寻找失踪人员,安排家庭重聚,应对被战争摧毁的社会中的灾难。

如果法律得到遵守,和平就更易实现。守法各方已经找到了达成和平协议的共同基础、共同价值观及相互信任。

因此,法律是有作用的,而且必须要使它发挥作用。因为如果没有适用法律,那么暴力局势造成的个人和地缘政治后果将太具毁灭性。

还有一点同样重要。各国政府应注意到,战争中的绝大多数民众都想获得法律保护。我们最近开展的"战争与人"调查结果表明,受武装冲突影响最严重的公民都承认人道规则是至关重要的。无论是从法律还是政治的角度来讲,各国政府都应当遵守法律。

作为国际人道法的捍卫者,请允许我提醒大家,今年6月份我们将迎来1977年《日内瓦公约》的《附加议定书》通过40周年纪念日。

《附加议定书》于上世纪70年代在地缘政治条件非常艰难的情况下经协商一致获得通过,它们以新的实践规则重申了国际人道法原则。各国没有放弃对国际人道法的遵守,而是更加努力,在实践中澄清其原则。

我敦促在座各位借此周年纪念的机会,承认这些《附加议定书》给武装冲突局势提供的重要人道规则和实践。我呼吁还未加入的各国政府立即正式加入《附加议定书》。

最重要的是,我恳请各国政府不放任冲突升级,不抵制法律限制。法律能够发挥作用,这对各国、对公民,对改善和平前景都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