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对于失踪移民的父母来说,没有消息是最难以忍受的

2016-06-28
阿富汗:对于失踪移民的父母来说,没有消息是最难以忍受的
哈吉·穆罕默德的儿子沙菲克(Shafiq)在从伊朗去欧洲的漫长路途中失踪了。 CC BY-NC-ND / ICRC / Jessica Barry

沙菲克曾想在欧洲学习。他现在失踪了,正如巴尔干线路上成千上万其他阿富汗移民一样。

想象一下你的感受会是怎样:你15岁的儿子从伊朗打电话给你,请你允许他去欧洲。去年10月,哈吉·吴拉姆·穆罕默德(Haji Ghulam Mohammad)就面临这样的情境。沙菲克正在伊朗学习,住在亲戚那里。其他亲戚从阿富汗经过这里去欧洲,想带他一起去。

经过长时间思考,哈吉·吴拉姆同意了,虽然他的亲戚们也不知道到底去什么地方。

"沙菲克只想继续学业成为一名医生或工程师,"他父亲解释道。

几周后,沙菲克和他的亲戚们开始向土耳其出发。

2016年1月4日,哈吉·穆罕默德和沙菲克在手机上通了话。儿子告诉他说他们将在几小时后坐船离开土耳其去希腊,但是由于海浪很大,人贩子告诉他们先不去了。

此后他再也没有听到儿子的消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哈吉·穆罕默德越来越担心,他使用了各种中介和个人的关系想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貌似他们最终到达了希腊,可又被送回了土耳其。他的联络人有时带给他希望,称很快会给他消息,但是此后就把他交给了另一个联络人,而他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今天早晨,哈吉·穆罕默德来到我们位于喀布尔的办公室,对他儿子的失踪进行登记。我们寻找失踪者的工具之一是一个叫"寻脸"的网站,寻找亲人的移民和难民在这里刊登了成百上千的照片,人们可以在这里找人。沙菲克的照片没有在这里,但是全欧洲的红会每周都会发送新的照片,所以还有希望。

同时,沙菲克的电话仍然无人接听,或是有陌生人接听。

拿起他的手机,哈吉·穆罕默德回放了这样的一个对话。"沙菲克吗?"他在一片聊天声的背景下问道,"沙菲克?法拉赫娜兹(Farahnaz)?"(这是他亲戚妻子的名字)"能听见我说话吗?"

也许不知道下落的沉默对于家人失踪的人来说是最难以忍受的。这比被告知失踪者已死亡还要难以忍受。因为后者至少有了结局。

哈吉·穆罕默德继续说道:"我什么都试了,但我们人类是无助的,我只希望真主阿拉能让我们找到他。"

坐在"寻脸"办公室,哈吉·穆罕默德看起来几近绝望。"我一秒钟都忘不了他,"他小声说道,"这就好像我丢掉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人们决心离家,冒生命危险踏上一个未知的危险征途,这往往是由于诸多不同原因。许多阿富汗人离家是因为他们处于危险之中,或因为他们生活的地方有冲突发生。其他人是为了逃离贫困和失业,在欧洲寻找更好的生活。

沙菲克是他十个孩子中的老七。移民途中贩卖人口猖獗,且有很大的风险被逮捕或劫持,哈吉·穆罕默德和他的妻子担心最坏的事情会发生。

"我和他母亲自从他失踪后再没能休息过,"孩子的父亲对我们说,"而且直到我们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不会休息的。"

他继续说道:"他在学校表现不错,他有近视,所以我们给他配了眼镜。有一天他挨打了,眼镜碎了,使他的眼睛受了伤。这时他求我允许他去伊朗,他的姐姐们结了婚,生活在那里。"

"然后我就同意他去了。。。"

 

你也在寻找在欧洲失踪的人吗?或许你的家人在寻找你?请访问我们的欧洲 重建家庭联系网站。

Restoring Family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