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们默不作声——阿勒颇撤离行动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2017-04-05

Évacuation des civils de la ville syrienne d'Alep

2016年12月15日至22日,人类近代史上规模最大、最为复杂的一场平民撤离行动在叙利亚阿勒颇市展开。交战双方达成一致,认为应当请中立且公正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协助撤离该市东部的数千民众。撤离的那些日子里危机四伏,令人忧心忡忡。我们在此首次讲述那时发生的不为人知的故事...

前奏

炮声阵阵,没有停歇,民众承受了无尽苦难。这场争夺阿勒颇的战斗导致整个城市如行尸走肉一般,满目疮痍,民不聊生。该市已经被划分为东西两部分,但前线局势复杂,界限不明,整个城市被层层围困。

在四年的激烈战争中,有成千上万人丧生,数十万民众被迫逃离家园。目前,随着政府军逼近,战事逐步缩小到阿勒颇东部数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如果不立即撤离阿勒颇东部的平民,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的民众将有生命危险。

我们敦促各方考虑陷于持续战斗中的平民的命运,并竭尽全力保护他们免受攻击。这也许是能挽救他们生命的最后机会。随着前线逼近,阿勒颇东部数千平民性命堪忧。我们请求保护民众安全!

几个月以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在呼吁人道停火,以便为人道援助工作创造空间。最终,通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一线的协助,交战双方的会谈取得突破性进展。一场平民撤离行动即将展开。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作为中立调解人,将与叙利亚红新月会共同组织此次撤离行动。

黎明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叙利亚代表处主任玛丽安娜•加塞尔表示:"直到最后一刻,都没有人知道撤离行动能否展开。黎明时战斗仍在继续,局势十分紧张。然后我们突然获得了批准。"那天是12月15日,星期四。

当时的气温在零度左右,一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汽车载着玛丽安娜•加塞尔、两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同事及三名叙利亚红新月会同事,缓缓驶向该地区。这是六个月以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首次进入阿勒颇东部地区。他们并不知道前方局势如何。

Évacuation des civils de la ville syrienne d'Alep

"那里满地都是碎石、大量建筑物倒塌,许多汽车已经焚毁。而且我们还需要时刻警惕地雷和未爆炸武器的危险。我们必须下车挥动红十字旗帜,好让大家知道我们的身份。几分钟后,我们被迫停了下来。公路无法通行了。我们不得不叫来推土机清理道路。为此我们又耽搁了一小时。"

道路被清理疏通后,我们的车辆最终进入了阿勒颇东部。

孩子们

"我从没见过这样触动人心的一幕。数以千计的民众正在等待撤离,其中多数是妇女和儿童。很多人衣衫褴褛,或提或背着破旧的袋子、旅行箱和背包。他们都是一脸愁容,看起来精疲力竭,神色中有恐惧、有不安,但也夹杂着希望。整个城市到处都是一片狼藉。"

"下车后,我们几乎无法走动。这里实在是太拥挤了。这些民众是如何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生活了这么长时间?眼前的一切看起来就像世界末日一样。"

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叙利亚红新月会工作组评估局势时,20辆绿色巴士和10辆救护车已经启程,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中,时刻准备搭载这些等待撤离的民众。
路上的3颗反坦克地雷需要由俄罗斯军方人员先行清除。

"有的撤离民众需要坐轮椅。而其中有个轮椅只有三个轮子,需要半推半拽地经过坑坑洼洼的路面,看起来真是令人痛心。后来,天又下起了雨。"

撤离人群中有好多孩子,很多都不满十岁,几乎都没穿什么御寒的衣服。他们各个都面无表情,沉默不语,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甚至都不哭。

后来,同在阿勒颇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医疗协调员埃夫丽尔·帕特森也目睹了同样的场景。

她说:"撤离人群中有好多孩子,而且大都沉默不语。这可不正常。他们本应该在大喊大叫,抱怨自己又冷又饿,但他们当时的举动根本不像孩子。你可以看到这些受困民众特有的神情,而且他们的肤色也是苍白的。"

第一批救援车队

下午两点半左右,在电视直播的镜头下,20辆绿色巴士和13辆救护车(有三辆来自阿勒颇市内)一路颠簸,缓慢驶出阿勒颇东部地区。

在被围困地区郊区的一座桥上,俄罗斯士兵对即将离开的民众进行了例行检查,其实也就是隔着大巴车的窗户看一眼而已。

另一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艾哈迈德·泽鲁杰说:"这些民众多数是妇女、儿童和老人。他们不一定都营养不良,但很显然,可以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绝望。"

"我试着猜测这名阿勒颇东部的老妇人心里在想什么。正常情况下,她一辈子都会待在家里。而如今,她不得不把所有家当塞进一个小包,离开这里。但不仅仅是她,所有这些数以千计的民众都是如此。"

第一批救援车队撤离了1013名民众(其中包括28名伤者、678名成人和299名儿童)。他们将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叙利亚红新月会工作人员的护送下坐30分钟巴士前往反对派控制的阿勒颇西部农村地区,之后可能还会继续前往伊德利卜。

此刻动态:20辆巴士与13辆救护车满载阿勒颇东部平民(包括部分重伤员),正在穿过前线。

尽管起初大家有些紧张和担忧,但第一批救援车队还是顺利完成了任务。到了下午4点20分,第二批救援车队进入该地区。撤离速度加快了。

每当救援车队到达被困地区,大批民众就会聚集到巴士周围。看起来大家都想离开。他们担心停火协议会随时崩溃,战争又将打响。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叙利亚红新月会竭尽所能管理好等待撤离的民众。当时我们也曾担心局势会失控,还做出决定,在夜间继续开展撤离行动。车队冒着严寒不断前行。

中止

截至第二天,共有12批救援车队奔赴该地撤离民众。现在私家车也相继离开该地。共有8000名民众已经离开并前往反对派控制区。

但接下来局势忽然疑云密布。第13批救援车队突然受阻,无法离开。

加塞尔女士表示:"后来我们逐渐发现,是在富阿和基夫拉亚同时开展的撤离行动出了问题。"

富阿和基夫拉亚的民众想要前往政府军控制区,但遭到了武装反对团体的阻拦。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并没有参与其他城镇的撤离行动,但现在它们与阿勒颇东部的撤离行动密不可分。

夜幕降临,还有数百名乘坐巴士的民众被困在荒无人烟的地方。我们试图为他们提供食物和水,并让他们可以"上厕所",但都无济于事。

紧张局势升级,僵局持续了两天。第四天下午,富阿和基夫拉亚附近有多辆巴士遭到袭击与焚烧。局势愈加危急且扑朔迷离。数以千计的民众命悬一线。

"我们不能抛下这些民众。"数千人受困阿勒颇东部,等待撤离。我们向各方发出了呼吁。

而在一线,阿勒颇东部附近已经集结了大量俄罗斯和叙利亚军队,如今伊朗军队也加入其中。仍有数以千计的反对派士兵据守在阿勒颇东部地区。

与此同时,交战双方正在展开谈判。在一片恐惧当中,12月18日那天传来了一条好消息。阿勒颇东部的一名临近预产期的孕妇在叙利亚红新月会的救护车上顺利分娩,母女平安。这个孩子就这样出生在了荒无人烟的地方。在撤离行动重新启动后,母女俩乘坐其中一辆巴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她的名字叫"胡丽耶"(Houriyeh),意为美人鱼。这个刚刚出生的宝宝是在阿勒颇撤离行动中由急救队医务人员在穿越前线的救护车里接生的。

但除此之外,大家的确非常害怕整个撤离行动会被迫取消。

交战双方的复杂谈判仍在继续。一批民众从某地顺利撤离之后,又有多少民众和多少辆巴士能从另一地点撤离?

最终,谈判双方再次达成协议。12月18日(第四天)星期天晚上十一点半左右,巴士终于又能重新开动起来了。撤离行动将再持续4天时间。玛丽安娜•加塞尔表示:"行动得以重启,我们真的是太欣慰了。"

微笑

在阿勒颇东部,大量民众聚集在撤离点周围,看起来大家都想趁早出城。救援车队一批接一批地离开了这里。

看着这些巴士和老旧汽车里民众的表情,我感到很惊喜。他们在微笑着向我们招手。你能看到他们眼中的宽慰。

玛丽安娜•加塞尔表示:"很多人认为如果他们留在阿勒颇东部,一旦战争再次打响,他们会非死即伤。"

12月21日星期二是撤离行动的第七天。那天下起了大雪,气温约在零下5摄氏度左右。民众的生活条件还在不断恶化。阿勒颇东部及其废墟都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这圣洁掩盖之下的恐怖不禁让人觉得有种奇怪的讽刺意味。

老旧的汽车在驶出阿勒颇东部途中抛锚了,乘客们都下车连推带拉地让车再次发动起来继续赶路。在这个阶段,很多战斗员也在撤离。平静的表象之下暗藏着紧迫感。

玛丽安娜•加塞尔表示:"除了帮助那些最脆弱的民众,我们的工作重点还包括确保平民都是出于自愿离开。"

"由于暴力局势,这些社区的周边地区已经千疮百孔,家家户户数月来一直苦苦挣扎,寻找安全妥当的避难所,寻找食物,寻求医疗救护。"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叙利亚代表处主任玛丽安娜•加塞尔

撤离行动为期一周,局势动荡,条件艰苦。行动结束时,3.5万人得以撤离阿勒颇东部。

尚未结束

在此次重大撤离行动中,百余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叙利亚红新月会工作人员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夜以继日地开展工作,在8天时间里将超过3.5万民众从阿勒颇东部撤离。此外,在富阿和基夫拉亚镇同步开展的撤离行动中,我们共撤离了1200名民众。各地民众看起来都一样:筋疲力尽,焦虑不安,但又抱有希望。

加塞尔女士表示:"那些选择离开的平民必须在有朝一日希望回归家园时能够返乡。总有一天,会有许多人渴望回家。"

"然而不幸的是,叙利亚战争尚未结束。在过去的六年里,我在这个美丽国度目睹了太多的苦难。六岁以下的孩子们在他们这段短暂的人生当中除了战争,一无所知。我也曾无数次看到虚幻的曙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叙利亚红新月会将继续开展工作。我只是希望政治家们能尽快找到解决方案,来结束这场对于无数民众而言真实的梦魇。"

订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