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先生在清华大学的讲话

人道岌岌可危?复杂动荡的全球局势中人道工作所面临的挑战与应对措施

2018-06-07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先生在清华大学的讲话
CC BY-NC-ND / ICRC / Shanshan ZOU

此次能够到访贵国,并在此向各位发表演讲,我深感荣幸。中国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重要合作伙伴,此番已是我第五次访华。在本周访问期间,我与贵国高层政要以及企业界和学术界人士会面,探讨在中国以及我们双方工作共同涉及的地区当中共同关心的议题。

为应对全球人道挑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需要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国家的大力支持。在日内瓦以及我访问过的国家,我都会特别安排会见中国政府代表,因为中国在当今国际体系当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事实上,就在两周前,我刚刚访问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刚果民主共和国代表处,并与中国驻刚果(金)大使进行了深入讨论。

正如我们在视频中所看到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武装冲突和暴力局势地区民众的生命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也是《日内瓦公约》的捍卫者,这一法律体系规制作战方式,并限制平民和其他人员所遭受的苦难。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中立和独立的组织,这意味着我们在冲突中不会偏向任意一方,并着力确保不加歧视地提供人道救济和保护。委员会尊重各国国家主权,同时也与冲突各方就其义务进行接触。作为一个组织,我们关注武装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与此同时,作为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发起者,我们与191个国家红会一道,是运动的组成部分。各国红会均承担着应对本国大量社会与环境危机的职责。在任何有条件的地点,我们都将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及各国红会作为首要合作伙伴,全力支持其开展工作。

习近平主席已经认识到红十字原则的重要性。去年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发表讲话时,他强调:"面对频发的人道主义危机,我们应该弘扬人道、博爱、奉献的精神,为身陷困境的无辜百姓送去关爱,送去希望;应该秉承中立、公正、独立的基本原则"。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长期以来在全球80多个国家开展工作,在有些地区已持续数十年,对造成动荡、冲突和暴力局势的复杂因素有深入了解。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亲眼目睹了战争对平民所造成的影响,并深知当今世界面临的人道挑战极为艰巨。例如:

  • 20亿民众受到脆弱性、冲突或暴力的影响;
  • 6500万民众流离失所——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高纪录;
  • 据估计,去年仅在阿富汗、伊拉克、索马里和也门四国,袭击事件就造成2.6万名平民伤亡;
  • 冲突中上报的失踪人数亦十分庞大:例如在伊拉克,据估计以往及当前冲突已造成25-100万人失踪;
  • 针对患者、医务人员和医院等医疗服务的袭击次数多,程度重:根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记录,在16个国家中,此类袭击事件日均发生近两起;
  • 5岁以下儿童等尤为弱势群体的死亡率及新生儿存活率都令人倍感不安;
  • 冲突和暴力每年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14万亿美元,占全球GDP的14%。

在全球范围内,我们见证了过去几年间冲突动态的迅速转变。我想与各位分享五大主要趋势。它们将影响未来的冲突局势,并由此影响相应的人道应对工作。

第一,冲突日益旷日持久,并出现城市化趋势。

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行动规模排名前十的国家和地区当中,我们在一线的平均工作年限已达36年......在有些地区长达60年。几十年战斗造成严重后果,战争法持续遭到违反,这已摧毁了基本的社会基础设施,以及医疗、供水和卫生系统,并阻碍了教育和经济发展。一线参与方日益分裂,结盟风云变幻,武器极易获得,并遭到滥用。

  • 例如在也门,仅有不到一半的医疗机构仍在运营。1600万也门民众就医需要依靠援助,其中930万人急需医疗服务。去年,也门爆发霍乱。我们亲眼目睹这场本来完全可以预防的流行病疫情危及100多万人的生命。随着雨季即将来临,我们预计该国本已支离破碎的医疗系统将再度深陷危机。

这对人道工作影响深远:

  • 我们需要针对紧急局势做出快速反应,并就系统性挑战开展长期应对工作;
  • 在城市地区,我们必须与众多参与方接触,以达成对人道工作的共识;同时
  • 人道问题政治化,所面临问题涉及层面多,正在对中立和公正的人道行动提出挑战。
  • 在当今冲突中,需求正在发生迅速转变:除基本需求外,还包括社会心理需求、重建联系的需求。需求既具个体性,又有系统性;既可以是短期需求,也可能是长期需求;并根据具体情况而有所不同。

第二,令人震惊的是,就敌对行为、作战方式和武器使用方式而言,各方缺乏对国际人道法基本原则的尊重。

此外,我们看到在押人员遭受不人道待遇,平民缺乏保护,妇女、儿童和老人的特殊需求遭到漠视。

从根本上说,无论是何种冲突,无论什么人员参与,国际人道法都是我们必须适用的标准,这样战争才会有所限制,人类的苦难也得以减少。国际人道法这一工具能够帮助交战各方找到出路,摆脱难以撼动的艰难局面,并防止冲突升级,确保交战各方达成最基本的共识。

然而,我们却看到随军事战略的逐步推进,平民成为主要攻击目标,而非主要保护对象。我们见证了下列否定基本战争规则的情境:

  • 交易主义,指为信息交易而背弃法律。例如"如果我方被囚人员获释,我就告诉你关于失踪人员的信息";
  • "特殊情况",成为选择性适用国际人道法的理由;
  • 以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为借口而不分皂白地使用武力;
  • 协同作战、联盟、间接作战和秘密战争等也会造成难以适用国际人道法。我们的挑战是向交战各方阐明其对国家和非国家伙伴所扮演的角色和承担的责任,以确保国际人道法得到尊重。

第三,脆弱性——收入不平等、贫困、青年失业、暴力和犯罪等风险日益集中化。

在许多地区,毒品交易、失业和内乱正在助长暴力。零星暴力事件成为生活常态,甚至可能升级为全面冲突。

政治暴力、犯罪暴力及社区间暴力等各类暴力正在相互叠加,交织,可谓剪不断,理还乱。

  • 例如:在若开邦,穆斯林族群与佛教徒之间的冲突扩散并演变为激烈的暴力事件,造成数十万人逃离。此次事件远非地方性问题,而是正在渗透到国际进程中,并造成分化。如今在若开邦为穆斯林族群提供人道援助和保护时,每一步行动都会导致国际社会的政治极化。
  • 拉丁美洲的案例

第四,目前我们缺少结束冲突或减轻其影响的全球性政治解决方案。

我们十分关注冲突的地区性与全球性,因为冲突动态的发展越来越不利于达成政治解决方案。相反,它们可能还会在现有长期冲突之上引发新的冲突。

全球、地区、国家和地方各级的权力变化相互关联程度日益深化,不仅使政治解决方案遥不可及,而且还使维护中立人道空间的工作更加复杂。我们看到人道行动受到质疑,被政治化,且经常被用作权力斗争的筹码。

最后,第四次工业革命带来了挑战,也提供了解决方案。我们对此的认识仍处于起步阶段。

这里仅突出介绍作战方法的一个方面:作战机器人、网络攻击和激光武器等创意昨天仍只是科幻小说的桥段,明天就可能引发巨大的灾难。

有人说,全球已进入新一轮军备竞赛,致命性自主武器正在崛起。机器人技术与人工智能,包括数据驱动的机器学习算法等技术进步使武器系统的自主性日渐增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这一趋势所带来的严重风险深表担忧。

虽然人们普遍认为,人类应对自主武器的操作保留一定控制,但包括国家、科技行业和军火开发商在内的国际社会需要就管控类型与和程度达成一致,这是一项迫切而深刻的需要。

亲爱的同事们,无论是当下还是未来,我们所面临的人道挑战规模之大,困难之多都不言而喻。我想就此提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正在采取的一些应对措施:

继续敦促各方更好地遵守国际人道法,特别是强调重新关注保护工作和行为改变的重要性。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面临的关键问题是如何改变交战方的行为和方针,而我们针对一些武装部队和非国家武装团体所展开的研究可以提供新的见解。我们发现,与指挥官的惩戒相比,一线战斗员更在乎的是其他战斗员的看法:这意味着预防违法行为往往要在战斗员之间横向推动,或通过当地社区施压,而非借助上级权力机构进行纵向推动。

如果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克制模式以及违法行为模式,我们或有望能够更好地促进对国际人道法的尊重。

重新思考我们与受影响民众的接触

我坚信,只有确保将民众及其需求放在我们一切工作的核心,我们才能增强人道应对工作的影响力。

但要真正理解民众需求并非易事。他们的需求是复杂的。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展工作的地区,局势动态也并非线性发展。我们在前线附近地区开展行动,那里的民众被迫逃离家园;而在数公里之外,可能会有人正在努力恢复正常生活。前者需要避难所、食物、毛毯;后者则需要水电供应和医疗服务。

我们需要了解一线当前的实际情况,并保持充分的灵活性,在需求发生变化或预估需求与实际需求不符时做出相应调整。

我们正在构建新型多部门合作伙伴关系,以汇集专业知识和资源,提升人道工作的效果、影响力和创新性。

不久前,在与私营部门的合作中,我们开始丰富合作方式,不再仅局限于简单的捐赠方/受赠方关系,而是汇聚人道组织和企业双方的技能,探讨共同关心的领域,合力解决难题。此类合作关系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

  • 例如:诺和诺德公司帮助治疗非传染性疾病——为糖尿病患者提供可持续的胰岛素供应。

我们还在开展合作,测试创新筹资方式,包括使用基于市场或具有市场特征的工具。

  • 去年,我很高兴地启动了全球首个人道影响债券,其旨在拓展资金来源,资助我们在假肢康复中心的工作。该债券基于按果付费模式,私人捐助方和政府均可参与。在某种程度上,这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而言既是一项突破性举措,也符合情理。我们借此机会,不仅可以使现有人道行动模式与时俱进,还可以检验新的经济模式,改善对有需求民众的支持。

数字互联也使我们能够在民众自己确认需求的基础上制定更具影响力的解决方案,并提高服务之间的协作效率。我们正在与企业界和科学界携手合作,借助大数据的潜力进行环境和需求分析,并检验新的合作平台。

创新领域绝不仅限于技术和金融发展。过去几年间,在与一流高等学府进行交流合作的过程中,我们成立了人道协商能力中心。这一全球网络汇聚了相关从业人员,旨在培养一线谈判专家的专业技能,具有广阔前景。

亲爱的朋友们,在今晚我简要介绍的所有挑战和解决方案中,我深信中国作为一个正在快速发展的负责任大国,能够为全球人道工作,特别是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使命做出突出贡献。去年5月,我也访问了中国,作为国际嘉宾之一参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并发言。"一带一路"倡议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之间的联系或许起初并不明显,但我们始终对倡议的发展予以持续关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在"一带一路"沿线多国开展工作,有时长达几十年,对造成动荡、冲突和暴力的复杂因素有深入了解。因此,我深信"一带一路"倡议应考虑到沿线地区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横行所带来的重大人道挑战。我们不止需要绿色"一带一路",也需要人道"一带一路"。

今晚我有幸见到在座的青年学子,你们将会成为未来的领袖,所以请允许我强调一个对我而言十分重要的话题: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的人力资源问题。我们是一个以人为本的组织,应对冲突和暴力受害者的需求,同时也由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员组成。如今,我们的总部设在日内瓦,我们的行动已扩展到世界各地的冲突地区,拥有来自130个国家的约1.6万名工作人员,但其中中国工作人员数量较少。所以我想要向你们强烈推荐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这里有助于你发挥专长,得到职业成长,你们必定会受益良多。我们的工作人员来自各行各业——除医生、护士之外,还有工程师、羁押问题顾问、法医专家、物流人员、心理学家、武器污染专家、数据技术人员等等。我们需要能够理解艰难局势,并在其中开展工作的各类人才。

亲爱的朋友们,预防、应对我们在世界上看到的苦难并努力恢复重建,工作量巨大。解决方案非常复杂且包含多个层面。但我们有许多工具和方法供我们使用:国际人道法、中立且公正的人道行动、合作伙伴关系......这些都得到了像诸位这样有志之士的关注和行动支持,为我们献策献力并发挥带头作用。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