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侍茶人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36岁的李运忠在自家的茶园里。 2006年2月18日, 下午5点左右,正在地里干活的李运忠不慎触动了早已躺在那里的地雷。据他回忆,当时腿是麻的,感觉不到疼。 幸亏叔叔也和他在地里, 得以在第一时间把他送到医院。 几个月后,李运忠被转到位于昆明的红十字会假肢康复中心安装假肢。在这里,他得到了红十字工作人员的悉心照料。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李运忠去年参加了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中国红十字会开展的生计项目。他用申请到的6000元钱购买了炒制茶叶的机器, 还聘请了专业工人帮他一起采茶叶,其余的则留做周转资金。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两个孩子可以多读书,通过教育改变自身的命运。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像所有年轻女孩一样, 盘金美也喜欢漂亮衣服,也想读大学。但和那些幸运的女孩们不同, 上完初中后, 盘金美就辍学了。1995年, 盘金美的妈妈在地里干活时被地雷炸伤致残,那时她只有8岁。回忆起当时的情况, 盘金美表示非常艰难,一家人要尽量省吃俭用才能度日。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婚后,盘金美带着丈夫和孩子跟母亲住在一起,她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日子好过起来。 她说 : "母亲现在年纪大了, 腿脚也不方面,还要每天下地干活, 太辛苦了。"通过申请小额生计金,盘金美购买了更多的茶树和甘蔗。此外,她还用剩下的钱购置了一台揉茶机,这样可以省去很多人力。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盘朝录和儿子盘金华都是地雷受害者。 他们的情况非常相似,都是在家附近的山上砍猪草时被炸伤,之前也并没有任何防范意识。 父亲盘朝录是1996年受伤的,儿子盘金华是2001年。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被列为贫困户的盘朝录一家去年通过申请小额生计金购买了微型锄割机,这给他们的日常劳作提供了很大的方便。虽然假肢可以帮助他们重新站立行走,但在梯田上干重体力活还是让他们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第三代的降生让这个家庭看到了希望,盘金华说哪怕自己再辛苦,也要让儿子去读书,最好能考上大学,走出大山。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36岁的盘金才最近正在为一件事情发愁:他的大儿子就快要上高中了。他希望儿子能继续升学, 但所需的费用对他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1999年, 盘金才在山上打猪草的时候被地雷炸伤。他说当时并不知道山上有雷。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通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中国红十字会共同开展的生计项目,盘金才申请到了6000元生计金。他用这笔钱购买了7000颗杉树,希望将来可以用卖杉树的钱供孩子们继续求学。作为家里的顶梁柱,盘金才无时无刻不在琢磨着如何才能多挣钱,但身体的残疾常常让他感到很无奈。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邓玉刚一家有7口人,上有75岁的老母亲,下有正在念书的2个孩子。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建一座小型的茶叶加工厂, 提高产量增加收入。 但因为场地没有通过审核,迟迟没有进展。他说他不想贷款盖房,担心还不起。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邓玉刚的老母亲在烤制好的茶叶堆里挑拣杂物,这项工作很费眼睛。虽然已经75岁了,她还是希望能够尽量帮儿子减轻点负担。当问到她的身体状况时,她摇着头说 :"年纪大了,不中用了。"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蒋云兰今年45岁, 是一家八口的顶梁柱。 这间用木板围起来的简陋屋子既是客厅又是卧室, 身后就是她每天睡觉的地方。 去年,她用领到的生计金购买了一台微耕机和1000多颗杉树。 对于现在的生活,她表示就是维持,想不出什么办法, 也不敢对未来有太多想法。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蒋云兰80多岁的婆婆已经瘫痪在床上10多年了, 语言表达能力也退化得很厉害。 为了照顾婆婆, 蒋云兰没有到外地打工。据她说, 如果当时有钱去医院的话,婆婆应该不至于瘫痪。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盘云成的家在半山腰上,车子上不去,人只能走上去。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41岁的盘云成在20多年前被地雷炸伤, 他的老母亲也有同样的遭遇,但因为时间太久,她已经记不清当时的经过了。 盘云成有一个独生子,现在正在镇上读初中,他说他不敢再生孩子了,怕养不起。去年,他用部分生计金雇佣工人帮他多采点茶叶, 他希望增加收入,供孩子念书。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李正珠今年58岁,27年前的秋天,她在自家地里干活的时候被地雷炸伤致残。去年, 她用申请到的生计金购买了微耕机和打稻机, 她说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缺少劳动力。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2016年4月,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
    李正珠的爱人,女儿和外孙。 李正珠一家有5口人,大儿子有智力缺陷,女儿也因为类似的原因没有上过一天学。 据她说,外孙降生后, 女婿就没有回过家, 家里现在主要靠爱人干重体力活。 她现在很担心房子的状况,说云南多雨, 房子漏得很厉害。
    CC BY-NC-ND/ICRC/ Yinan SUN
2016-04-29

云南省麻栗坡猛硐乡坝子村地处中越边境,民风质朴,景色秀美。这里的人们多以种植茶树为生,但因为交通不便和战争遗患的缘故一直发展缓慢。

自2014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中国红十字会在该地区开展生计项目, 为申请者提供6000元左右的小额生计金,以帮助他们在现有基础上改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