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危机的教育

2017-01-25

目前移民的数量之多前所未有,持续多年的冲突和长期的暴力局势在许多地区呈上升趋势,因此数百万儿童连最基本的教育机会都被剥夺了。

从肯尼亚东部达达阿布难民营中的一排排帐篷,到希腊奥林匹斯山坡以及黎巴嫩和叙利亚长期难民安置点的拥挤公寓,全球约6500万流离失所者分布在四面八方。

在他们凄惨的境遇和艰难的生活条件背后,隐藏着一个不太明显但在悄无声息中不断增长的危机。随着冲突变得更为旷日持久,以及一些地区的长期暴力局势变成了一种生活的常态,越来越多的孩子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被剥夺了意义重大的教育机会。

或者,就像25岁的萨利姆·萨拉马(Salim Salamah)的情况一样,他们的求学生涯被硬生生地打断了。萨拉马曾是一名小难民,在叙利亚大马士革外遭围困的耶尔穆克巴勒斯坦难民营中长大。由于有60年历史的耶尔穆克营地这么多年来已经成为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社区,所以萨拉马得以攻读法律学位,直到叙利亚冲突的爆发迫使他再次成为了难民。

他告诉《红十字与红新月》杂志说:"获得教育不仅意味着有学上或有老师,它也意味着在家庭或社区里有一种能支持教育过程的环境。"

儿童需要安全地上学去,在学校也应感到安全。父母不能贫困到需要他们的儿女打工或乞讨才能过活。社区需要稳定,这样才能为未来投资。

在世界很多地方危机持续了数十年之久,人们也看不到导致大批流离失所或长期暴力的原因有完结的迹象, 这些正是在紧急局势中日益增长的教育需求背后的重要挑战。

南苏丹,科多克镇,一个小男孩站在一所关闭的学校里。在该地区战斗激化后,学校已经停课好几个月了。Photo: Jason Straziuso/ICRC

不断增长的需要

面对不断攀升的需求,主要人道组织(包括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已经开始呼吁为有亟需之人得到教育做更多努力。2016年召开了两个高级别的国际峰会,二者都做出了与教育相关的承诺。

在2016年5月于伊斯坦布尔首次召开的世界人道峰会上 ,人们强调了仅有2%的人道资金拨给教育的事实。针对这点,"教育不能等待"基金正式推出,目标是5年内筹集38.5亿美元,以确保到2030年,所有受危机影响的儿童和青少年都能得到安全、免费和高质的教育。

之后在9月份,世界各国领导人齐聚难民问题领袖峰会,他们承诺为人道援助拨款45亿美元,用以在全球增加重新安置难民的定居点,并促进学校招生、修建教室、教师培训和优化难民教育项目。

对于运动的很多成员来讲,教育毫无疑问是必须开展的人道行动。

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内部负责协调紧急教育相关工作的杰夫•洛阿内(Geoff Loane)表示:"国际人道法有明确的规定,旨在确保在武装冲突局势中教育不被中断,师生和教学设施受到保护。最重要的是,教育是流离失所者和其他受危机影响之人所要求的。"

在没有冲突的其他地区,国际联合会和各国红会在考查他们如何能扩展现有项目的同时,还在探索新的举措。国际联合会移民项目负责人蒂齐亚纳·邦宗(Tiziana Bonzon)表示:"通常,(教育)是政府的职责,我们不会替代承担这一职责。"涉及到移民问题,国际联合会支持国家红会努力促进人们得到教育机会,提供基础教育服务,并推广包容文化,以帮助来自被边缘化人群的儿童在学校感到更安全,且感到受欢迎。

运动在做些什么

运动在全球的教育举措极为多样化,并且极具地方特色,立足于当地的需求和每个国家特有的历史及其所经历的危机。大多数运动的教育项目围绕人道问题展开,例如向社区介绍卫生常识、急救或减灾知识;向武装部队或武装团体讲解遵守国际人道法的重要性;和当地社区和学校中的年轻人一道努力减少暴力的影响;或提供职业培训,帮助人们从打击中振作起来。

在一些情况下,运动成员提供的教育极为专业:在国家红会运营的医院进行医学培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关于战伤外科或国际人道法的课程;在受战乱影响地区为保护家畜提供兽医培训;与学术机构就人道事务研究进行合作,等等。

对于生活在冲突中,或长期存在暴力的地区的人们,或那些因战争或自然灾害流离失所的人们,运动一般会支持当地学校所提供的教育,创造安全的空间使教育成功开展,或使那些因缺少资源、安全或社会接受度而失去教育机会的人们获得教育机会。

萨利姆·萨拉马今年25岁,因为战争,他逃离了叙利亚的耶尔穆克难民营,他的学业也因此被中断。

例如,在拉丁美洲受长期严重暴力局势影响的地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国家红会和地方政府合作,在年轻人中间推广有益于减少武装暴力的行为。

这些项目目前在巴西、哥伦比亚、洪都拉斯和墨西哥约100所学校开展,通常与更广泛的当地工作相结合,以减少暴力影响,例如教导学生如何应对暴力事件,培训青少年急救知识,宣传人道原则,并促进安全就医。

这些举措结合在一起,有助于提供一种更为适合学习的氛围。例如在巴西里约热内卢,据报道,参与项目的学校增强了聘用及保留教师的能力,学生成绩有所提升,辍学率也有所降低。

在哥伦比亚麦德林城的13公社,爱德华多·桑托斯公立学校的学生们参加了安全行为培训,其中包括一个模拟练习:计划、制定并评估针对武装暴力的安全应对方案。该培训为"城市暴力项目"的一部分,旨在减少城市武装暴力对社区产生的人道后果。Photo: Erik Tollefsen/ICRC

填补空缺,实现教育

虽然这些活动没有直接提供许多人迫切呼吁的通识教育——阅读、写作、数学、科学、历史和美术,但这些举措的确做出了重大贡献。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安全管理和风险顾问胡戈·范登埃尔特韦赫(Hugo van den Eertwegh)表示:"我们在部分地区已经开展的一项工作是消除阻碍儿童上学的障碍——或者说,保护工作中的空缺。"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儿童保护工作顾问莫妮克·南尚(Monique Nanchen)补充说,这往往需要多个学科的协作。"比如说,我们的水与居住环境团队会翻修、加固学校建筑,让它们对孩子们来说更安全。在有些情况下,代表们会帮助学校制定撤离计划,进行演练,或者与国家红会志愿者或其他合作伙伴共同开展工作,向学生解释如何躲避地雷或者未爆炸弹药的风险。"

在冲突或极端暴力局势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作为中立调解人的立场还能发挥特定作用——通过与武装部队、武装团体或犯罪团体开展对话来帮助他们更加尊重学校,尊重上学的孩子们的安全。同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因具有国际人道法的专业背景,使其能够在国际层面呼吁各方更好地遵守在冲突局势中保护教育的现存国际规范。

与此同时,国家红会和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也投入大量精力以弥合差距,提高教育普及率。在许多国家,国家红会正在让社区参与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的"青年作为行为改变的推动者"(Youth as Agents of Behaviour Change, YABC)项目。该项目将青年人集聚起来参加同伴活动,从艺术和体育活动到急救培训,以培养非暴力和非歧视精神。

这能够使更多被边缘化的人受到教育,如果没有此类活动,他们可能会觉得学校并不十分安全。

例如在马达加斯加,国家红十字会就在参与"保护盾"(Ampinga)项目。该项目旨在抗击骚扰和暴力,此类行为在一些学校已造成25%的缺勤率。"保护盾"项目由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支持,与一个社区团体联合运作。它为学生们提供了安全的空间,供他们讲述自己所遭遇的或做出的暴力行为。他们还要直面暴力所导致的恐惧、压抑和旷课现象,并学习管理愤怒、缓解紧张情绪的方式,推广更为健康的应对分歧和差异的方法。

在多数情况下,国家红会是开展此类工作的领头兵,并得到来自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和其他地区的国家红会的支持。

比如自2012年起,墨西哥红十字会奇瓦瓦州分会已经营造了一种环境,使得与美国接壤的边境城市华雷斯城的年轻人能够在这个暴力高发的地方更加安全地接受教育。这一项目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与当地教育当局合作开展,提供了一个空间,让学生之间、以及学生和老师之间能够就核心人道价值观和每日生活的现实开展对话,而不会妄加评判。

除了在如何更加安全地应对暴力事件方面提供实际指导外,项目还通过校内'助手'以及各类活动,如美术、运动、戏剧和音乐来提供社会心理支持。

在一些危机环境中,如移民非正式聚居的难民营或城区,另一种重要的方法就是要创造'儿童空间',能够让家长对孩子的安全放心,并提供基础学习、社会融入或社会心理支持。这里的教育课程通常由外部合作伙伴提供,不过教育水平差异较大。虽然儿童可能会受益于使他们能表达自己或处理新情况的语言、艺术或治疗活动,但这些儿童空间很少会提供任何类似于综合性基础教育的项目。

上述所有举措都取得了成果,而且已达成广泛共识的是:通过借鉴运动的经验,还可以做更多工作。可是考虑到手头已有的任务范围,还有连满足基本物质需求都捉襟见肘的资源,运动的组成部分应当做到什么地步呢?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安全管理和风险顾问,胡戈·范登埃尔特韦赫

携手合作伙伴,充分使用技术

不是只有运动存在上述疑问。许多大大小小的人道组织面临相似的挑战。许多组织也表示正在通过其当前所关注领域的视角来寻找支持教育事业的方法。例如由私人资助的美国卡拉姆基金会(Karam Foundation)在帮助土耳其南部的叙利亚家庭。那里的叙利亚儿童因为父母入不敷出而常常被迫出去工作。

土耳其有约70万的叙利亚学龄儿童,至少有三分之二没有接受正规教育,但目前各方正在开展相关工作,支持他们在土耳其政府和独立的叙利亚组织运营的临时学习中心里学习。

宣传协调员莉拉·霍贾(Lilah Khoja)表示:"我们给他们提供现金转账,条件就是他们的孩子要上学,这大大提高了出勤率。"

考虑到合格教师缺乏、资金短缺、营地中的难民们与世隔绝,再加上他们出行受限,技术在这方面能发挥重要影响。在基层,"科技难民"(Techfugees)社会企业已经组织召开了整个欧洲范围内的大会,用技术界的应对行动来满足难民需求。解决方案包括使用互联网进行远程学习,以及用软件来处理具体问题。

对首席运营官约瑟芬娜·古布(Josephine Goube)而言,根本就不存在创意短缺这回事。她说:"这些创新项目面临的挑战是要让人道领域接受它们,并支持它们赖以运行的基础设施(比如互联网、硬件)"。

菲律宾,隶属于大马尼拉市的马拉邦(Malabon)市,桑图兰(Santulan)小学,学生们正在上菲律宾红十字会提供的课程,学习降低灾害风险和其他人道问题。Photo: Madeline Wilson/IFRC

全局影响

不过,人道工作者面临的限制并不是只有资源问题。在有些冲突或暴力局势中,教育课程的重要部分——历史、文化认同、政治和经济——可能就是当前矛盾的核心。因此,使用某种特殊课程表可能会被视作与运动的中立立场相悖。

在其他情况下,人道组织可能必须小心谨慎,避免与发展目标(教育往往是其基石)过度靠拢,尤其是在这一目标与具有争议或者是导致战斗的根本原因之一的政治目标相一致时更需小心。

为了给上述所有挑战找到恰当的平衡,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以及国家红会表示他们会继续合作,协调各自不同的方法,分配各自的角色,并提供与外部伙伴合作的指导。

尽管许多问题还有待回答,但普遍共识是:运动能够通过借鉴其现存优势,并——如像萨拉马的观点所建议的——营造一个学习变得真正可能的整体环境,从而做出巨大贡献。萨拉马(Salamah)表示,他在耶尔穆克营地的经历显示出有了稳定的环境,教育就有可能实现,即使处在长期流离失所的艰难情况下也一样。他说:"我们有一种社区意识,这让你觉得安全和稳定。这就是我们需要在如今有难民的地方所营造的氛围。"

作者

安德鲁·康奈尔(Andrew Connelly)是一名驻土耳其安卡拉的自由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