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母女在离别18年后重聚

2016-03-23
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母女在离别18年后重聚
埃塞俄比亚,莱姆莱姆(中)和小儿子以及她18年未见的女儿。 CC BY-NC-ND / ICRC

回到埃塞俄比亚后的一整天,莱姆莱姆一直泪水涟涟。为什么会流这么多的眼泪?从厄立特里亚回归故里,莱姆莱姆与她的女儿在离别18年后重聚,并见到了她从未谋面的兄弟姐妹。

莱姆莱姆从梅尔哈维特(Merhawit)2岁之后就再也没见过她。

莱姆莱姆说:"从我见到女儿和妹妹那一刻开始,我就很激动,然后就开始哭了一整天。真不敢相信我又见到了她们。在厄立特里亚的时候,我不停地想起家人。我从没想过在这么久之后还能再见到他们所有人。"

"没有什么能比再次见到你的家人更令人激动的了。"

莱姆莱姆今年40岁,在获得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帮助后,她在去年年末和她在厄立特里亚出生的两个儿子回到了埃塞俄比亚。

莱姆莱姆和她的妹妹、小儿子以及其他在埃塞俄比亚胡梅拉(Humera)的家庭成员。 CC BY-NC-ND / ICRC

莱姆莱姆出生在埃塞俄比亚的提格雷地区(Tigray Region),在靠近厄立特里亚边境的一个小村庄长大。在她生下一个女婴后,她的丈夫抛弃了这个家。之后她决定跨越边境进入厄立特里亚,希望能在那里找到更好的工作,过上更好的生活。莱姆莱姆做了一个艰难的抉择,她决定把年幼的女儿留给孩子的祖母抚养。

在厄立特里亚,莱姆莱姆生下了两个儿子并独自抚养他们长大。她找到了一份做面点的工作(制作当地特色小吃樱吉拉(enjera))和一份做理发师的工作。但收入甚微。

莱姆莱姆在回忆她在厄立特里亚的那些时光时说道:"生活太艰难了,尤其是身边没有家人的支持。"

去年,在厄立特里亚呆了18年后,莱姆莱姆决定回到埃塞俄比亚,虽然她听说回家的路很危险。

她说:"不仅如此,我还不懂怎么去获取各种证件并确保我可以带上我的两个儿子。幸亏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阿斯马拉(Asmara)办事处的帮助,我鼓起了勇气开始申报行政流程。"

莱姆莱姆在一封红十字通信中获得了家人的消息,那是她首次联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阿斯马拉办事处。莱姆莱姆说:"自从与埃塞俄比亚的小女儿分别后,我就再也没机会见过她。两年前在她通过红十字通信发送的照片中我第一次见到了她的样子。当我看到她的照片时,我感觉她就在我身边。"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阿斯马拉办事处帮我支付了交通费用并帮助我获得各种证件。"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埃塞俄比亚红十字会在与苏丹交界处使用的巴士,为那些回归埃塞俄比亚家人身边的归国人员提供了交通帮助。 CC BY-NC-ND / ICRC

乘巴士从厄立特里亚到与苏丹交界处的特瑟内(Tessenei)需要两天的时间,一路上天气炎热,道路颠簸,尘土飞扬。莱姆莱姆和其他归国人员从这里过境进入埃塞俄比亚。进入埃塞俄比亚的旅程的最后一段是乘坐摇摇晃晃的小船渡河。

约220人(男人、女人、老者、病人和非常年幼的孩子)和莱姆莱姆一起过了河,在埃塞俄比亚开始新的生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埃塞俄比亚红十字会给所有人提供了食品和水,并在接下来的四天时间里协助他们办理移民局的手续。

埃塞俄比亚红十字会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志愿者和工作人员正在欢迎那些以前生活在厄立特里亚、现在自愿回到埃塞俄比亚的归国人员。CC BY-NC-ND / ICRC

在经历了一段艰辛的旅程后,莱姆莱姆终于到达了埃塞俄比亚的胡梅拉,她的女儿和兄弟姐妹们就生活在这里。莱姆莱姆和她的两个儿子(一个15岁一个8岁)现在和他们的家人生活在一起。她目前用埃塞俄比亚政府给她的遣返费经营着一家小咖啡店。她的梦想是开一家理发店来贴补家用。

莱姆莱姆在她的咖啡店里。 CC BY-NC-ND / ICRC

自2009年以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埃塞俄比亚红十字会的支持下,并与边境双方当局紧密合作,已经帮助了4600多名自愿归国人员从厄立特里亚回到埃塞俄比亚。

一旦归国人员到达埃塞俄比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埃塞俄比亚红十字会就为他们提供交通帮助并提供包括水、食品和必要的生活必需品等来支持这些归国人员。

登录以下网站了解更多关于我们在科特迪瓦和利比里亚所开展的帮助家庭重聚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