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自厄立特里亚被遣返的埃塞俄比亚民众提供帮助

  • 比尔哈内·泽哈伊(Birhane Tsehay), 屠夫
    比尔哈内·泽哈伊(Birhane Tsehay), 屠夫
    “多亏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供的补助金,我现在自己经营一家肉店,还清了所有债务,还能养活一家人,给孩子们买校服还有其他学习用品。工作令我重获尊严,我不再对未来感到恐惧。”比尔哈内曾是厄立特里亚阿斯马拉当地一个有名的屠夫。但在 2015年被遣返至埃塞俄比亚时,他被迫抛弃了全部财产。来到埃塞俄比亚后,他只能在举办特别活动时做点木工或屠夫的零工,但收入微薄,来源不稳,他甚至无法负担一居室的租金。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资助下,他在一条繁华的街道上租了一间小店面,购买了冰箱、刀具、秤等必需品,做起了自己最擅长的生意。现在,比尔哈内为自己能够养家糊口而感到开心。
    CC BY-NC-ND / ICRC / Alice Blaquiere
  • 塞拉玛维特·阿瑟梅拉舍(Selamawit Asmelash),家禽养殖户
    塞拉玛维特·阿瑟梅拉舍(Selamawit Asmelash),家禽养殖户
    “丈夫抛弃我们以后,我就负担不起孩子的学费了。最重要的是,我需要还清巨额债务,却没有任何收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资助我购买了养殖场所需设备。如今,我的生意不断壮大,孩子们也很高兴。” 2015年3月,塞拉玛维特和丈夫以及三个孩子自厄立特里亚被遣返至埃塞俄比亚。他们从默格莱的埃塞俄比亚小微金融机构获得了一笔贷款和一小块土地,用以筹建家禽养殖场。不幸的是,她的丈夫携款逃跑,只给塞拉玛维特留下三个孩子和那块土地。而这片土地如未得到开发利用,政府会将其收回。在获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补助金之后,她购买了200只鸡、一台冰箱、一台发电机、一些饲料盘和家禽用药。她还开了一家小店,新产品源源不断上架。
    CC BY-NC-ND / ICRC / Alice Blaquiere
  • 莱特耶苏瑟·特克卢(Leteyesus Teklu),店主
    莱特耶苏瑟·特克卢(Leteyesus Teklu),店主
    “对我这个年纪的妇女而言,在街上卖东西实在是不体面,尤其是还要靠天吃饭。有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补助金,我在中央市场租下了一个摊位。在偌大的市场里有了完全属于自己的小摊位,我感到自己重获尊严,又高兴,又自豪。虽然我不会迅速致富,但收入是在缓慢增长的。” 莱特耶苏瑟被从厄立特里亚遣返后,在埃塞俄比亚的默格莱挣扎求生,还要养活家里另外四口人。她试过在街上卖谷物,但这绝非稳定生计来源。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她购买了更多的谷物和香料以扩大生意规模,她甚至能够凭借资助在室内市场租下一个店面。现在,她已经成为提格雷地区首府主要市场的一家商户,过上了有尊严的生活。
    CC BY-NC-ND / ICRC / Alice Blaquiere
  • 米伦·哈戈斯和塞拉玛维特·哈戈斯(Milen and Selamawit Hagos),咖啡店老板
    米伦·哈戈斯和塞拉玛维特·哈戈斯(Milen and Selamawit Hagos),咖啡店老板
    “多亏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支持,我们才能够在默格莱镇的繁华地区开咖啡馆。咖啡馆生意很好,整个社区都有常客。我们还有外卖业务,每个月的收入都在增加。目前我们正在考虑再开一家餐厅。” 米伦·哈戈斯和塞拉玛维特·哈戈斯两姐妹于2016年自厄立特里亚被遣返。起初,她们做服务员维生,但收入不足以支付房租,也无法养活依靠她们的母亲和妹妹。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支持下,她们租了一家小咖啡店,购买了必要的设备,自己当上了老板。小店非常成功,在周边社区赢得了良好的声誉。
    CC BY-NC-ND / ICRC / Alice Blaquiere
  • 莱默莱默·梅库里亚(Lemlem Mekuria) ,发型师
    莱默莱默·梅库里亚(Lemlem Mekuria) ,发型师
    “我在厄立特里亚时给客人编传统发辫。我这一辈子都在做这个。刚到默格莱时,我想在自己家做,但我没名气,没有顾客上门,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该怎么养活三个孩子。幸好,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我提供了一笔补助金,让我能够购买必要的设备,引起了本地顾客的注意。从那时起,我的收入就不断增加。现在,我已经成为这一带成功的发型师了,顾客评价很高。” 莱默莱默为店里购买了专业的吹风机、美发产品和工具。现在,她除了原有的传统发型,还会为顾客设计现代发型,在周边地区很受欢迎。她正在攒钱,供儿子接受电工培训。
    CC BY-NC-ND / ICRC / Alice Blaquiere
  • 阿伯杜勒瓦西·默哈梅默德努勒(Abdulwassie Mohammednnur),裁缝
    阿伯杜勒瓦西·默哈梅默德努勒(Abdulwassie Mohammednnur),裁缝
    “我一无所有,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我购买了一台缝纫机、一台锁边机和一些基本设备,让我开起了商店。我现在是一名自豪的裁缝,我甚至还雇了小工呢!” 据说阿伯杜勒瓦西曾在厄立特里亚遭到羁押并入狱,后于2015年与妻子和四个孩子一起被遣返回埃塞俄比亚。他懂编织和缝纫,但苦于缺乏启动资金而无法经营生意。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补助金帮他迈出了第一步,如今他也有了少量积蓄。在妻子刚刚生下第五个孩子之后,阿伯杜勒瓦西再次体会到了为人父的骄傲。
    CC BY-NC-ND / ICRC / Alice Blaquiere
  • 约翰纳瑟·特克莱哈伊马诺特(Yohannes Teklehaimanot),金属工人
    约翰纳瑟·特克莱哈伊马诺特(Yohannes Teklehaimanot),金属工人
    “如果没有得到帮助,我根本无法经营自己的生意,也没钱购买必要的工具和材料。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了我,我现在全年都不歇工。” 约翰纳瑟十分擅长搭建和维修雨水排水管道。他经验丰富,但身无分文。在陌生的小镇白手起家,并要养活妻子和三个孩子,似乎是天方夜谭。金属板非常昂贵,而且此类工作在完工后才会付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他提供了在工地干活所需的必要工具和设备。现在,他已经完全自给自足,可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了。
    CC BY-NC-ND / ICRC / Alice Blaquiere
2018-05-18

近期,部分埃塞俄比亚民众自厄立特里亚被遣返后,定居在提格雷的默格莱镇。2017年,他们获得了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供的生产性补助金,得以开始从事创收活动。让我们来听听他们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