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遭到攻击

2016-10-06
人道遭到攻击
2016年4月,位于叙利亚阿勒颇的库德斯医院遭到空袭之后。 © Reuters/A. Ismail

医院遭炸弹袭击。医务人员和急救工作人员遇难。人口稠密的城区遭到轰炸。我们能采取什么措施来确保各方遵守战争规则?

这是令人心痛,但并不陌生的一种模式:

2015年4月:为也门红新月会地方分会工作的两兄弟在南部港口城市亚丁中弹身亡,当时他们正在疏散受伤民众上救护车。他们两人都穿着印有红新月标志的工作服。就在同一天,两名叙利亚红新月会志愿者在找回死难者遗体并为逃离战争的民众搭建临时住所时遇难。

每一个遇难同事的逝去都会造成毁灭性的影响。死者家属和同事会深感震惊,万分悲痛。绝望的伤者或患者因此无法获得救治。各国红会、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以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领导人会发表联合声明,谴责此类袭击行径,并呼吁各方遵守国际人道法,允许人道工作者安全无阻地抵及需要帮助的民众。但接下来这个循环会不断重复:

2015年9月:两名也门红新月会志愿者与其他多名平民在塔伊兹斯韦达(Al-Swaida)地区的一次空袭中遇难。至此,在2015年3月至9月间,共有8名也门红新月会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在执行任务时遇难。

2015年11月:一枚迫击炮击中霍姆斯的一处平民区,导致两名叙利亚红新月会志愿者不幸遇难。当时他们正在运送物资以帮助因冲突遭受创伤的儿童。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

自叙利亚冲突爆发以来,有超过52名叙利亚红新月会工作人员和8名巴勒斯坦红新月会救援人员在试图帮助他人时遇难。这些人员的遇难事件并不是孤立的。它们都发生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保护冲突中平民的法律常常被忽视,在人口稠密的城区使用杀伤力较高的爆炸物已变得司空见惯。举个例子,据报道,就在9月份2名也门红新月会志愿者遇难当天,在也门举行的一场婚礼遭到空袭,有130多人丧生。

举这些例子并不是说国际人道法从未得到遵守。在很多战争地区,救援人员每天都在开展行动。在这些行动中,救援人员得到了战斗员的保证:根据人道原则和人道法的规定,救援人员不会受到袭击或骚扰。

这些事件通常不会见报,或在社交媒体迅速传播。但这些例子确实能产生切实影响。譬如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指出,由于战争规则的存在,叙利亚亟需的人道援助得以进入该国,2000万民众获得了清洁水。与此同时,明令禁止使用和制造地雷的《渥太华公约》已将每年的伤亡人数从2万人降低到了3000人。

然而,近年来,关于人道法的负面新闻铺天盖地,上述体现工作进展的事件反而黯淡无光。今年早些时候,在叙利亚阿勒颇,数百枚炮弹、炸弹和迫击炮倾泻而下,一天内在前线两边共有4家医疗机构遭到袭击,导致更多平民丧生。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叙利亚代表处主任玛丽安娜•加塞尔在袭击事件过后发表声明。她表示:"这些蓄意针对医院和诊所的暴力行径简直令人万分惊骇,没有任何理由能够为其开脱。在阿勒颇已无安全之地,就算是医院也不例外。"

有几起最致命的袭击针对的是无国界医生组织支持的医院。仅在2016年5月的一起袭击事件中就有包括至少2名医生在内的14人遇难。该组织的国际主席廖满嫦(Joanne Liu)随后向联合国安理会通报情况时表示:"(袭击)导致该市所剩的最后一名儿科医师遇难。"

然而此类事件并不只是发生在叙利亚冲突中。2015年10月,一架美国战机轰炸了位于阿富汗昆都士的一家由无国界医生组织运营的医院,导致包括24名患者、14名医务人员和4名护工在内的42人遇难。轰炸过后,一项由美国官方开展的调查认定,飞行员并不是有意针对医院,此次事故是由一系列指挥链和飞行员失误导致。

无论是因为悲剧性的失误还是蓄意谋划的策略,此类性质的事件已经变得太过普遍。最近成立的主要国际医疗机构联盟——"在冲突中保护医疗服务联盟"称,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和也门这5个国家的医院一直在遭受空袭以及地面攻击。

由于此类袭击事件发生日益频繁,再加上其他原因,联合国安理会在2016年5月初一致通过了一项决议,加强对战区的医务人员、患者伤者、以及医院和诊所的保护工作。联合国安理会秘书长潘基文当时表示:"当所谓的外科手术式打击最后变成攻击医院时,这就出了大问题。"

"这些蓄意针对医院和诊所的暴力行径简直令人万分惊骇,没有任何理由能够为这种国际人道法明令禁止的行径开脱。袭击不断造成人员丧生,在阿勒颇已无安全之地,就算是医院也不例外。"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叙利亚代表处主任玛丽安娜•加塞尔

呼吁采取行动

出于上述原因,许多人曾希望5月份在伊斯坦布尔召开的世界人道主义峰会在解决人道援助重大改革问题的同时,也能够成为一个契机,促进各方加大支持力度,在冲突期间保护平民。峰会召开前一个月,联合国秘书长发表的报告也正好支持这一观点。他认为,如果发生冲突,遵守国际人道法是减少这期间人类苦难的一个最重要的方式。

但这次峰会由多个利益相关方参加,将非政府组织和各国政府放在了同等地位上,这种组织安排的目的并不是要在各国政府间达成具有约束力的承诺,而是倾向于关注捐赠方和援助组织之间的协议以及援助领域内部的改革。

对于一些组织而言,比如无国界医生组织,会议关注这种问题就等同于牺牲了高层在保护平民和医务人员方面的政治努力。在会议召开前三周,无国界医生组织退出了峰会以示抗议。该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次峰会已经演变成为良好意愿的遮羞布,使得这些系统性的违法行为,尤其是各国政府的违法行为被忽视。"

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则采取了不同的手段。尽管只有55个国家元首出席,此次峰会仍旧提供了一个重要平台,能够推动支持国际人道法基本保护工作的行动。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在峰会上向听众提问:"未来的历史学家将会记住我们这个时代的什么? 数百万民众被故意或草率地定为攻击目标;他们的家园、医院和学校被损毁,整个城市被炸成废墟;数百万男人、女人和儿童被迫流离失所?我们仍有机会改变历史。"

在峰会结束时,出席会议的联合国成员国中有48个签署了一份联合声明,承认国际人道法极为重要,并保证遵守国际人道法。然而,那份承诺(数个正在参与冲突的国家也已签署)以及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是否能改变目前战争开展的方式尚待分晓。

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人道组织、法律学者和各国政府间没有就如何确保遵守战争法达成共识。根据四个《日内瓦公约》及《第一附加议定书》,国际武装冲突参战国可以启动三种潜在机制来调查违法行为。

在这三种机制形成时,多数冲突都是各国政府间的国际争端。这些机制极少被付诸实践,部分是因为如欲使用其中一个主要机制——国际实况调查委员会——必须获得双方的同意。如今,考虑到多数武装冲突涉及多国政府和一个或多个非国家武装团体,启用这一委员会的可能性就更小了。

尽管违反战争法的行为更容易被媒体报道,但每天都有各种例证,比如这张照片中的叙利亚红新月会救援车队,就显示出国际人道法在冲突期间对于挽救生命而言至关重要。照片显示的是该车队在2016年3月前往伊德利卜省的富阿和基夫拉亚镇。Photo: REUTERS/Ammar Abdullah

守法的根源

由于缺少明确而有效的执行机制,要鼓励各方更好地遵守国际人道法,只能继续通过更加温和的方式。譬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敦促各国政府、武装部队和非国家武装团体将《日内瓦公约》中明确规定的原则纳入其政策和实践当中。例如可以给士兵和高级军官提供培训课程,游说立法者颁布法令将国际人道法纳入国内法当中。

当今冲突局势日益复杂,非国家武装团体激增,各自持有不同的政治理念,指挥结构也不分等级。面临这样的局势,上述任务变得更加繁琐。

如果军队为"垂直结构",指挥链明确,那么传统的国际人道法培训和宣传工作就有可能开展。但在当今的很多武装冲突中,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研究顾问菲奥娜·特里写过很多有关冲突中人道行动的文章,她指出:"让我们看看利比亚,仅在米苏拉塔一地登记的武装团体就有246个。"即便如此,特里还是发出警告,表示要提防某些观察家认为违反国际人道法的主要是武装团体的这种看法。她说:"各国政府也违反过国际人道法,并犯下种种罪行。"

考虑到冲突变化不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想进一步了解的是无论属于什么类型的组织,人们为什么会违反或遵守战争法。出于这一原因,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委托特里和其他研究人员修订一项2004年的研究——《战争中行为的根源》。修订主要着眼于在武装部队中纳入国际人道法培训产生的影响,为什么会发生违法行为,约束人们不违反战争法的因素是什么。这项研究会有助于找到最适用于当今冲突的新方法。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国际法与政策部主任海伦•德拉姆表示,与此同时,通过改善沟通,不仅探讨违法行为,还要探讨法律发挥作用的实例,以及在一线遵守该法带来的切实影响,上述问题的部分解决方案就可找到。德拉姆表示:"展示在战争期间减轻苦难的实际价值能让所有人牢记国际人道法的重要性。尽管面对每天收到的这些信息,会让我们觉得要做到这一点似乎很难,但继续宣传"即使是战争也该有限制"这一事实符合每个人的利益。"

2016年4月26日,阿富汗昆都士的无国界医生组织医院里的病床。约6个月前,该医院遭到美国空袭,数十名患者丧生。Photo: REUTERS/Josh Smith

完全无视法律?

轰炸医院,法外处决,以及其他严重违反战争规则的行为每天都出现在电视、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难怪有些人质疑在冲突期间保护民众的法律体系是否日渐趋于劣势。在最近一个名为"战争法是否陷入危机?"的论坛上,国际人道法专家马尔科•萨索利的回答是:"是",也"不是"。

萨索利告诉听众:"从总体而言,国际法陷入了危机。因此人们认为国际人道法也陷入了危机并不令人惊讶。"

然而,这并不一定表示法律有问题。他说:即便是针对当今的各种冲突局势,"《日内瓦公约》也能提供正确的答案。"问题在于对这些法律的遵守。不过萨索利认为,尽管有很多令人震惊的头条新闻,但国际人道法的遵守情况并不像最初看到的那么恶劣。

随着社交媒体、平民记者和人权组织越来越多地使用手机来记录战争对战区民众的影响,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得到了应有的曝光。萨索利说:"另一方面,这种曝光也给人留下了国际人道法无人遵守的印象。可我在一些冲突局势中也看到了大量遵守国际人道法的行为。当然,非政府组织和媒体只报道违法行为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么各方在多大程度上遵守了《日内瓦公约》呢?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近期对《日内瓦公约》评注的修订项目表明,对很多国家政府而言,国际人道法确实是应用于政策中、实践中以及法庭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法律体系。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法律部评注修订处主任让-马里·亨克茨称,即便是在像叙利亚这样的交战地区,战争法也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他表示:"无论何时,只要我们能够在前线两边进入受影响地区,提供清洁饮用水、医疗援助和救济物资,这就表明这些法律正在挽救生命。我们必须避免陷入一个恶性循环,即:各国政府和武装团体辩解称因为法律遭到践踏,这些法律就不起作用了,因此可以更加无视这些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