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预防性暴力倡议

2016-12-12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预防性暴力倡议

2016年11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交流部主任夏洛特•琳赛在幸存者、相关从业者和专家参与的性暴力问题国际会议上发表了演讲。此次活动由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和首相的预防冲突中性暴力特别代表安娜蕾男爵夫人(Baroness Anelay)在英国威尔顿公园主办。

此次为期两天的会议重点关注在冲突中性暴力问题上普遍存在的污名化问题,以及国际社会必须采取什么应对措施为幸存者提供更大的支持。夏洛特的发言重点介绍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冲突受害者(包括性暴力幸存者)的经验,提出当务之急是确保任何应对行动不会恶化幸存者面临的问题,并呼吁首先要加强对冲突中性暴力的系统性预防。

夏洛特•琳赛的完整发言

萨拉15岁时,一个有组织的武装团体杀了她的父亲、四个兄弟还有未婚夫,并将她抓走,剥夺了她的自由,强奸她,还对她施以其他形式的虐待。萨拉和其他同样遭遇的女孩一起,被迫背着军队沉重的物资从一个村子行进到另一个村子。有一天,她鼓起勇气问团体的首领:"你为什么那样对我?"他答道:"这样对你更好啊。你看,你现在还活着呢。要不是我的话你早死了。"萨拉生下了一个孩子,孩子父亲是强奸过她的其中一个人。有些女孩会在最终逃脱之后丢下她们的孩子,但萨拉还是带着女儿哈迪贾(Khadija)逃了出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在一家"前性奴"中心遇到了萨拉和哈迪贾,这里聚集的都是未成年妈妈。(节选自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出版物:《十一名女性》)武装冲突是大家共同的经历,但它同时也由各不相同的个人经历组成。这其中往往包含暴力与迫害,但同时也有走上复原之路的故事。

在任何应对性暴力的行动中,我们都应当力图理解受害者,理解他们的经历和观点,这至关重要。在此,我要明确我的立场:根据适用于武装冲突的国际人道法明示和暗示的规定,以及适用于任何情况的国际人权法的规定,性暴力是被禁止的行为。在武装冲突中,这只是众多违法行为之一,受害者不仅包括妇女和女孩,也包括男性和男孩。在看待性暴力幸存者所面临的污名化时,极为重要的是我们不要无心地"将他们的现实撕成碎片";不要仅仅将他们在武装冲突中的经历看作是他们生活经历的一个特殊部分,而要努力去理解并应对他们可能会面临的复杂的脆弱性。

任何人都无法判断到底强奸,还是其他形式的性暴力是一个人所能遇到的"最糟糕的"经历。我们也不能为他们决定他们在武装冲突中经历的现实到底是怎样的。如果我们试图这样做,那我们就很可能恶化我们此刻正在谈论的污名化现象。

在武装冲突期间进行的众多违法行为中,性暴力会导致非常严重的污名化,往往致使受害者为他们的社区,甚至是自己的家庭所排斥。这是一种受害者饱受责备与排斥,而犯罪者却逍遥法外的罪行。

我谨代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呼吁大家行动起来,同时也呼吁大家在处理冲突中性暴力这一极为敏感的问题时要保持审慎,展示出关怀和理解。我们确实需要对性暴力给予特殊关注,甚至去寻找发现性暴力事件,因为它造成的身心创伤可能没有其他形式的暴力造成的创伤那么明显。我们知道性暴力受害者即便是选择获得救治和法律补偿这条道路,他们能够实现这一目标的可能性也较小。因此,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要让隐藏的苦难显现出来。

说明文字:"阿米纳塔(Aminata)仍然饱受她在战争中遭受的身体暴力之苦。"

这张2001年拍摄于塞拉利昂的照片就挂在我办公室的墙上。它时刻提醒我需要尊重性暴力受害者的尊严、他们会面临的诸多风险,以及他们所承受的暴力的长期影响。我们决定不露出阿米纳塔的脸,这样她的身份不会因为关于性暴力的海报而透露。我们知道如果与这样的海报有所关联的话,那么无论是几天后,或甚至是多年以后,这种关联都会造成毁灭性的后果,其中包括污名化。

这张照片也显示出幸存者面临的诸多两难困境之一:即寻求获得正义与承受讲出自身遭遇的后果之间的矛盾。

性暴力受害者始终都在面临这种痛苦的抉择——是隐姓埋名,将痛苦的经历深藏心底,带着这样的回忆,承受着身心创伤,带着内疚或羞耻而继续过活;还是去寻求帮助与正义,但这样就要面临被他人认出,暴露身份,被污名化的风险。我们需要尊重幸存者在面对这样的困境时做出的决定。

受害者能够伸张正义,犯罪者能够绳之以法当然非常重要。但我们必须意识到受害者在抛头露面,举报违法行为,寻求法律补偿时面临的风险,并尽力确保他们的保密信息始终不会泄露。

性暴力受害者——无论是成年女性、女孩、成年男性还是男孩——如果的确向当局上报了此类违法行为,他们会面临非常切实的风险:他们会,或可能会遭受污名化,但还可能遭遇更多暴力行为,甚至遇害。如果与受害者取得联系的官员及服务提供机构没有经过培训,缺乏相应意识,且相关框架机制不够完善,缺少供受害者求助的保密流程,幸存者很可能"再次受害"。

因此,我们必须采取行动,通过技术培训和能力建设来减轻服务提供机构自身存在的对受害者的污名化和错误观念。医务人员,包括羁押场所的工作人员,必须经过培训,能够意识到性暴力的迹象,以及确保医疗保密的重要性。他们需要知道并得到提醒:他们对性暴力幸存者负有责任。这样他们就不会给幸存者造成再次伤害。

另外一个我们所关注并通过具体行动研究来调查的领域是那些可能实际上阻碍受害者获得必要服务(尤其是医疗救护)并使其污名化的法律。例如,法律可能规定幸存者在获准接受救治之前向警察报告。还有可能规定服务提供机构(或机构认为他们被要求)在救治性暴力受害者之前或之后需要向警察报告。这样的要求可能会导致严重后果,因为它们可能会极大地阻碍医疗救护的获取。往往正是性暴力所特有的污名使得受害者无法讲述他们的遭遇。而受害者所寻求帮助的人可能不仅会对他们造成进一步伤害,甚至还会对他们再次实施性侵。

此外,对于因强奸而出生的儿童,有些国家可能缺少法律和政策认可,这进一步加重了幸存者的污名化,使他们无法融入社会。另一个和污名相关的考量因素与我们作为行动参与方来应对性暴力的方式有关。在支持幸存者应对污名化,同时通过干预确保我们的行动不会加重受害者的污名化或对其造成进一步伤害方面,像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这样的组织能够发挥积极作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采取的方法基于需求:我们根据受害者——成年女性、男性、男孩和女孩——还有社区的需求调整我们的人道应对行动。我们的工作方式非常审慎,目的是确保我们能够接触到所有受武装冲突影响之人,以及所有能够影响敌对行动之人,包括武装部队或武装团体成员。

我们提供广泛的应急医疗救护,可惠及大众以及各类暴力的受害者,其中的一部分工作就是提供医疗救护。通过这种方法,我们力图确保性暴力幸存者能够获得服务,同时我们也通过自己的项目/应对工作来避免给性暴力受害者贴标签,或冠以污名。

因此,采用包容方式为性暴力幸存者设计并提供服务至关重要(例如在某地区针对所有脆弱群体提供基础医疗服务项目)。我们努力确保提供持续的服务,因为性暴力受害者不仅身体遭受痛苦,心理也受到了创伤。因此,我们需要采取跨学科的工作方法,例如在提供心理健康支持的同时也提供医疗救护以预防性传播疾病。应对性暴力所带来的后果仅仅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们必须还要预防性暴力。因此,我们工作方法的一个重要方面依然与性暴力污名化相关,也就是同性暴力高风险社区合作来减少这种风险,并针对有害的应对策略提供其他可行方案,如小额资助项目、现金援助项目,提供工作岗位和相关信息。在任何可能的地方,我们都基于相关社区的能力开展工作,并加强现有建设性应对机制。其他降低风险的措施还包括,在社区附近安装或维修供水点以降低妇女及女孩在打水时所面临的性暴力风险。

社区领袖,包括宗教领袖以及民间社会都可以发挥重要作用,提升广大公众的意识,认识到需要预防性暴力的发生,并保护性暴力受害者。下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公布"战争与人"全球调查结果。该项民意调查于今年在16个国家开展(其中包括约10个受武装冲突影响的国家),就人们对国际人道法的认知和遵守提出重要问题。调查结果凸显了在受武装冲突影响的国家中,社区、宗教及军事领袖在战时影响战斗员行为的重要性。作为一项重要工作,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武装部队和武装团体进行培训和指导,强调严厉禁止性暴力行为至关重要。

最后,在押人员这个群体面临着各种风险,而污名化是他们所遇到的诸多障碍之一。污名化也使我们难以齐心协力阻止针对在押人员的性暴力,并确保他们能够获得救治。审讯中心会导致特定的性暴力风险,这可能会演变为酷刑,但在押的成年男性、女性、男孩以及女孩仍会在其他羁押场所面临风险,遭受羁押当局或其他在押人员实施的性暴力。保护在押人员免受此类暴力主要是羁押当局的责任,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探视在押人员时的工作惯例可为其提供帮助。我们会检查羁押设施是否存在危险之处,与在押人员开展保密对话,并试图通过回访预防报复行为。我们同时还与当局合作,通过如改善照明、促进成人与未成年人分押、男女分押(当这些人不是家庭成员时),确保平等获取必需品等具体举措来试图改变羁押场所的惯常做法,并降低风险。

捐赠方乐于为性暴力相关项目提供资金支持,因为虽然国际社会对这一领域日益关注,但相关项目仍然资金不足。但对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我们强烈感到切不可在我们的活动中将性暴力受害者单独挑出,从而暴露他们的身份。所以在资金分配方面,重要的是要注意到募捐方式也会引起潜在不良后果。

在我发言的结尾,我想回到萨拉和哈迪贾的故事。十多年后,萨拉结婚了,并有了第二个孩子。虽然她丈夫的家人花了数年才最终接受了她和她的第一个女儿,但家人的确祝福了这对夫妇。萨拉曾得到赔偿承诺,但她并没收到任何赔偿。然而,他们现在还是在设法建立脆弱的幸福。她仍然无法回到她的村庄,即便她的母亲仍住在那里。耻辱感依旧鲜明。这是一个精彩的故事吗?是的,这是一个讲述了复原之路以及个人应对机制的精彩故事,但它也向我们展现了许多关于污名化的问题。

世界各地性暴力受害者都要面对的污名化问题,以及与之相关的方方面面不应停留在抽象的理论上。这个问题并不简单,也不是单一维度。污名化问题仍然会对性暴力幸存者造成多方面的影响,而且现在也没有"万能"的解决方案。对我们所有力图解决性暴力问题的人来说,我们工作的核心必须是尽力做到"不伤害"。我们必须始终以个人幸存者的最佳利益和安全为出发点。

订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