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地区:漂泊无依、孤苦无助

  • 加沙城,乌姆·穆罕默德
    加沙城,乌姆·穆罕默德
    “在加沙,我根本看不到孩子的未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这件事,有时真希望我可以不再思考。”
    CC BY-NC-ND /Alyona Synenko/ICRC
  • 希伯伦,易卜拉欣·阿萨拉(Ibrahim Al-Athara)
    希伯伦,易卜拉欣·阿萨拉(Ibrahim Al-Athara)
    “我不能忘记这片土地曾经给予我的那种自由的感觉,我觉得自己好像可以赶着羊去到任何地方。”
    CC BY-NC-ND /Alyona Synenko/ICRC
  • 伯利恒,萨拉赫·沙欣(Salah Shahine)
    伯利恒,萨拉赫·沙欣(Salah Shahine)
    “这些树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亲手播种,这么多年来一直照料它们,看着它们成长。当我看到它们被毁坏的时候我特别失落。”
    CC BY-NC-ND /Alyona Synenko/ICRC
  • 拉姆安拉,阿瓦德·哈扎马(Awad Hazama)
    拉姆安拉,阿瓦德·哈扎马(Awad Hazama)
    “我看到爷爷亲手种的橄榄树都被烧掉了,还被连根拔起。我的童年都是在那些树下度过的。现在树没有了,我真的太难过了。”
    CC BY-NC-ND /Alyona Synenko/ICRC
  • 纳布卢斯,里泽克·阿布·纳赛尔(Rizeq Abu Nasser)
    纳布卢斯,里泽克·阿布·纳赛尔(Rizeq Abu Nasser)
    “我对这村子再熟悉不过了。当我们被迫离开的时候,我们不仅仅是离开了一个地方,我们还离开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CC BY-NC-ND /Alyona Synenko/ICRC
  • 纳布卢斯,胡达·纳萨尔
    纳布卢斯,胡达·纳萨尔
    “当我儿子去田里干活时,我总是忍不住想他会不会出什么事。我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CC BY-NC-ND /Alyona Synenko/ICRC
  • 希伯伦,齐亚德·马哈姆雷(Ziad Makhamreh)
    希伯伦,齐亚德·马哈姆雷(Ziad Makhamreh)
    这个地方对我意义重大。我在这儿出生。现在生活太艰难了,我们村只剩我们夫妇俩了。”
    CC BY-NC-ND /Alyona Synenko/ICRC
  • 希伯伦,里马·阿布·艾莎(Rima Abu Eisha)
    希伯伦,里马·阿布·艾莎(Rima Abu Eisha)
    “每天,我丈夫和儿子出去工作,我都祈祷他们能够平安回家。现在我们安装了安全监控摄像头。我整天都盯着看,一旦外面情况不对,我就会打电话告诉他们躲远些。”
    CC BY-NC-ND /Alyona Synenko/ICRC
  • 希伯伦,穆罕默德·阿布·克拜塔(Mahmoud Abu Qbeita)
    希伯伦,穆罕默德·阿布·克拜塔(Mahmoud Abu Qbeita)
    “去上学、看医生、买日用品或走亲访友都得通过检查站,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都习惯了,习以为常。但有时候我禁不住问自己:为什么我们得过这样的生活?”
    CC BY-NC-ND /Alyona Synenko/ICRC
2017-09-07

在加沙和约旦河西岸地区,强烈的无助感四处蔓延。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于本周走访了以色列及被占领土,与冲突双方的人们交谈,并向他们了解情况。下列照片展示了与他交谈过的一些人。

毛雷尔表示:"作为一位父亲,一个人,目睹其他同胞身处如此境地,我深感触动。做出每一个政治决定时,都必须考虑到给普通人生活带来的后果,这才称得上负责。对我而言,三年后重访此地,却发现局势每况愈下,这实在令人警醒。"

订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