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沿海村庄旱灾严重 民众用盐水充饥

2017-04-13
肯尼亚沿海村庄旱灾严重 民众用盐水充饥
阿富亚(Afuya)抱着她2岁大的儿子,为我们讲述她4岁大的儿子亚哈亚(Yahaya)是如何因为3月份的旱灾而离开这个世界的。 CC BY-NC-ND / ICRC / Jason Straziuso

这个4岁大的小男孩从轻微发病到死亡没超过12个小时。村民们都意味深长地点点头,他们知道其中的原因:在这个偏远的肯尼亚海岸社区,人们没有吃的,仅有的一口水井打出来的水都是盐水。

罗斯玛丽·西埃基莎(Rosemary Siekisa)是村里的老师,她眼睁睁地看着学生们因为营养不良而日益消瘦,最近在给学生们检测体脂含量时就发现有7个孩子情况危急。她说有些学生好多天都吃不上东西。有时候喝点盐水就是一顿饭。

潘丹古奥(Pandanguo)村有1200人,村民们住的房子都用泥巴和木棍搭建,屋顶铺有茅草。小孩们都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光着脚到处跑。在村子中央有一盏太阳能灯,这是村里唯一跟电有关的东西。

最近的城镇,也是最近的食品店,在21公里外。村民们用他们仅剩的一点钱从遥远的地方买饮用水。

23岁的祖胡拉·富莫(Zuhura Fumo)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说:"这儿没水,人们都没有工作。"

这个村庄正在遭受旱灾影响,东非多地民众已因此次旱灾饥肠辘辘。报纸头条可以看到联合国宣布南非陷入饥荒,以及各界害怕索马里陷入同样境地,然而,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的很多民众同样也在遭受旱灾影响。

潘丹古奥村前两个季度的降雨量较少。这里的民众都靠自己种粮维持生计。没有降水,庄稼就不会生长。 CC BY-NC-ND / ICRC / Jason Straziuso

亚哈亚去世时年仅4岁。村里没有医生,所以没有医学专家能道出他的死因。霍乱可能是原因之一。

3月份的一天,这个孩子在下午1点吃午餐时吃了些豆子,到了下午3点开始发病。家人在下午5点带他到村里的简易药店买了些药片,后来他在半夜离开了人世。

亚哈亚的父母把他葬在了他们家的小土屋后面20米处一个没有墓碑的土墓中。他母亲一边抱着2岁大的儿子坐在她的大腿上,一边认真地讲述着她孩子是怎么死的。

阿富亚说:"不光是我的小孩,村里所有的小孩都病了,邻居的小孩也一样。孩子们都拉肚子。有一家人13岁的儿子也没了。"

潘丹古奥村前两个季度的降雨量较少。这里的民众都靠自己种粮维持生计。没有降水,庄稼就不会生长。

很多沿海村庄都遭遇严峻的用水问题。在附近的姆斯瓦基尼(Mswakini)村,村民们(通常是妇女)早上7点从家出发,步行到很远的取水点去打水,大概要到中午才能回到家。31岁的蕾海玛·达加诺(Rehema Dagano)是3个孩子的母亲,她说最近几个月她的体重已经从50公斤降到了30公斤。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肯尼亚红十字会在4月初给该地区的各个村庄派发了食品。每户家庭都领到了大米、豆类、食用油、糖和种植用的种子。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受东非旱灾影响的各个肯尼亚沿海村庄派发食品。CC BY-NC-ND / ICRC / Jason Straziuso

村教师西埃基莎告诉我们,她没有领到工资。她说,潘丹古奥的村民们"非常感激给他们派发了这么有营养的食品。"

这里的一些村民靠养蜂产蜜为生,但现在蜜蜂都产不出蜂蜜。果树已经很少见了。然而,人们开始看到希望:社区凑钱租了一台拖拉机来给村民犁地。他们希望红十字发的种子能生根发芽,实现丰收。

阿富亚说:"如果能下雨,情况就会好起来。但如果总是这种太阳暴晒的天气,我们就什么也不会有了。"

与此同时,红十字的援助食品将帮助社区民众保持健康。当被问及是否领到了她那份大米和豆类时,亚哈亚的母亲阿富亚突然露出了笑容,她点了点头说道:"现在我的食物至少够吃两个月了。"

帮助挽救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