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雷:战争留下的隐患

  • 莫桑比克,巴里奥奇维乔(Barrio Chiuijo)
    莫桑比克,巴里奥奇维乔(Barrio Chiuijo)
    1987年,65岁的利基纳•吉莫•卡里切(Liquina Gimo Kariche)被杀伤人员地雷炸掉右腿膝盖及以下部位,距此三年前,她的丈夫因杀伤人员地雷丧生。她贫困不堪,11个孩子中有9个都因病去世。
    Getty Images/ICRC/Brent Stirton
  • 莫桑比克,巴里奥奇维乔
    莫桑比克,巴里奥奇维乔
    57岁的博纳法肖•穆阿齐亚(Bonafacio Muazia)在1985年的内战中因杀伤人员地雷失去了左腿。尽管如此,他继续耕作,锻炼出非凡的平衡力。他的妻子在一旁扛着锄头,每天他一拐一拐地去园子里干活,单程需要45分钟。
    Getty Images/ICRC/Brent Stirton
  • 莫桑比克,贡多拉(Gondola)地区
    莫桑比克,贡多拉(Gondola)地区
    杀伤人员地雷检测产品开发组织训练嗅觉灵敏的非洲巨鼠嗅出地雷,排雷人员随后当场进行引爆。利用老鼠进行检测大大加速了清理地雷的进程。
    Getty Images/ICRC/Brent Stirton
  • 波黑,祖诺夫尼察(Zunovnica)
    波黑,祖诺夫尼察(Zunovnica)
    2013年11月的一天,(从左至右)12岁的米尔扎•斯马伊洛维奇(Mirza Smajlovic)、12岁的丹尼斯•梅尔德扎诺维奇(Denis Merdzanovic)、14岁的阿兰•科纳科维奇(Alen Konakovic)和12岁的亚斯明•西德兰(Jasmin Sidran)在和他们的朋友、丹尼斯的表弟10岁的米尔扎•梅尔德扎诺维奇(Mirza Merdzanovic)玩耍时,发现溪流中有一包武器。米尔扎将一个枪榴弹组装起来,向着墙壁撞击。爆炸夺去了他的生命,并导致这四个男孩受伤。在波黑等冲突后国家,战争遗留爆炸物司空见惯。
    Getty Images/ICRC/Veronique de Viguerie
  • 波黑,祖诺夫尼察
    波黑,祖诺夫尼察
    45岁的萨比哈•哈德扎洛维奇(Sabiha Hadzajlic)和她10岁的女儿梅里玛(Merima)在梅里玛的兄弟埃尔达尔(Eldar)的墓旁哀悼。2013年11月的一天,梅里玛和埃尔达尔在溪流旁玩耍时发现一枚手榴弹。埃尔达尔在捡起手榴弹时,它爆炸了,导致他丧生,梅里玛受伤。祖诺夫尼察村距离一个老军营很近,时常发生事故。
    Getty Images/ICRC/Veronique de Viguerie
  • 波黑,祖诺夫尼察
    波黑,祖诺夫尼察
    这是两种常见的战争遗留爆炸物:一枚125毫米的高爆碎片坦克炮弹和一枚122毫米的高爆炮弹。炮弹上的铜条被捡拾破铜烂铁的人捡走了。
    Getty Images/ICRC/Veronique de Viguerie
  • 伊拉克,纳杰夫
    伊拉克,纳杰夫
    2006年1月,萨贾德•法莱(Sajad Faleh)4岁时和三个兄弟找到一个未爆炸集束弹药并开始玩耍。武器爆炸了,导致萨贾德的两个哥哥丧生,最小的弟弟的腹部被炸裂;萨贾德失去了双腿。照片中他正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假肢康复中心等待接受检查。
    Getty Images/ICRC/Marco Di Lauro
  • 伊拉克,埃尔比勒
    伊拉克,埃尔比勒
    13岁的马里•萨哈尔(Maserieh Sahar)和她16岁的姐姐赛义达(Saeda)都被杀伤人员地雷夺去了左腿。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埃尔比勒假肢康复中心,他们在母亲(坐在他们后面)的帮助下学习用新假肢走路。
    Getty Images/ICRC/Marco Di Lauro
  • 伊拉克,马维里安(Mawilian)
    伊拉克,马维里安(Mawilian)
    来自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反地雷行动中心的一名伊拉克排雷人员在面积6800平方米的奇马利舍希(Zimali Shekhi)雷区。雷区中的地雷是1984年布设的。
    Getty Images/ICRC/Marco Di Lauro
  • 老挝,沙拉湾(Salavan)地区,纳科乔(Nakhoysao)
    老挝,沙拉湾(Salavan)地区,纳科乔(Nakhoysao)
    61岁的温拉尔(Ounlar)1981年在田里干活时捡起一枚未爆炸弹药,爆炸导致他双目失明并失去左手。
    Getty Images/ICRC/Paula Bronstein
  • 老挝,北汕(Pakxan)地区,杭辛(Hangsing)
    老挝,北汕(Pakxan)地区,杭辛(Hangsing)
    9岁的梅克(Mek)拿着12岁的索马克•梭(Somak Toe)的照片。三个男孩在用自行车将一枚未爆炸弹药运回家时被炸死,索马克•梭是其中之一。1963年至1972年,在越南战争期间,在老挝投下了2.7亿枚集束子弹药。
    Getty Images/ICRC/Paula Bronstein
  • 老挝,沙拉湾地区,哈特孔琅(Hatkhongluang)
    老挝,沙拉湾地区,哈特孔琅(Hatkhongluang)
    一个挪威人民援助工作组的领导在开始排雷行动前为排雷人员进行指导。《集束弹药公约》于2008年通过,包括老挝在内的全球半数以上的国家签署了该公约。
    Getty Images/ICRC/Paula Bronstein
  • 尼加拉瓜,莫宗特(Mozonte)
    尼加拉瓜,莫宗特(Mozonte)
    42岁的埃米利奥•何塞•戈麦斯•弗洛里亚诺(Emilio José Gómez Floriano)1991年在放牛时踩上杀伤人员地雷,失去右腿。他现在在家里做陶匠。
    Getty Images/ICRC/Sebastian Liste
  • 尼加拉瓜,马那瓜
    尼加拉瓜,马那瓜
    49岁的贝尼托•里巴斯•比拉洛博斯(Benito Ribas Villalobos)1989年在地里干活时踩上杀伤人员地雷失去了左腿。他和妻子及5个孩子一起在索莫蒂约(Somotillo)生活,继续种田。他同一副假肢用了5年,因此他来到马那瓜的阿尔多沙瓦利亚(Aldo Chavarria)康复医院安装一副新假肢。
    Getty Images/ICRC/Sebastian Liste
  • 尼加拉瓜,马那瓜
    尼加拉瓜,马那瓜
    52岁的卡洛斯•何塞•皮卡多(Carlos José Picado)参加了1981-1990年的尼加拉瓜冲突,其间他被杀伤人员地雷炸掉右腿。他和妻子女儿一起住在马那瓜郊外,在该市的一家医院当保安。
    Getty Images/ICRC/Sebastian Liste
2015-03-30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派遣5名摄影师前往5个国家——波黑、伊拉克、老挝、莫桑比克和尼加拉瓜,记录人类为地雷和其他战争遗留爆炸物所付出的代价。

订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