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墟中的生活:马拉维冲突一周年

  • 黛安娜,来自萨吉阿兰
    黛安娜,来自萨吉阿兰
    我和丈夫走投无路,无处求助。我们就跟着人流走出了马拉维市。冲突爆发一年了,我们仍然感到前路迷茫。我日渐感受到这种生活带来的巨大压力,而且我承认有时候我想要放弃。但是,为了孩子们,我也要努力让自己坚强起来。
    CC BY-NC-ND / ICRC / Ramin Hashempour
  • 哈利尔(Jalil),来自马拉维市
    哈利尔(Jalil),来自马拉维市
    冲突爆发后,我们和大约50个人一起躲在一间房子里,离我们家只有10米远。我爸妈在意识到无处可逃之后就决定回家。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们。只要听到有尸体运往太平间的消息,我就会过去。这就像是你不断寻找失去的东西,却总是找不到。这太令人痛苦了。
    CC BY-NC-ND / ICRC / Ramin Hashempour
  • 哈哈拉(Jahara),来自马拉维市
    哈哈拉(Jahara),来自马拉维市
    我是马拉维的棉兰老国立大学(Mindanao State University)的英语老师。正常教学很难进行,因为有时候我们得扯着嗓子讲课,才能勉强盖过爆炸的巨大响声。还有的时候我们被迫在爆炸时停止讲课,因为学生们都吓坏了,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讲什么。这对我来说是一段艰难的时期,但令我高兴的是我们还是上完了一学期的课。
    CC BY-NC-ND / ICRC / Ramin Hashempour
  • 索海拉(Sohayla),来自马拉维市
    索海拉(Sohayla),来自马拉维市
    我从店里就能看到外面的骚乱情况,看到人们逃命,而且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很惶恐不安。丈夫和我没有离开这座城市,因为我们仍然满怀希望,相信战斗很快就会结束。我们被困在城里好几天,食物供应也十分有限。我们只好精打细算,一天只吃一顿饭,水也不敢多喝。既然现在有机会回家,我们就要从头开始。
    CC BY-NC-ND / ICRC / Ramin Hashempour
  • 哈拉涅(Jalanie),来自萨吉阿兰
    哈拉涅(Jalanie),来自萨吉阿兰
    交战最激烈的时候,我的妻子法尔哈娜(Farhana)生下了我们最小的孩子。她分娩的时候,我们没有得到任何帮助,甚至连亲戚都因为通行不便而无法帮助我们。我们收到救济物资已经一个月了。生活还是很艰难,因为孩子们都太小了,而我们没有其他收入来源。
    CC BY-NC-ND / ICRC / Ramin Hashempour
  • 穆罕默德,来自马拉维市
    穆罕默德,来自马拉维市
    他们已经开始从医疗中心疏散患者和医务人员。但身为急诊室护士,上级要求我们坚守医院。我们要负责接收伤员。虽然我很害怕,但这并未阻止我在战火中维持医院的运转。目睹自己居住的美丽城市化为灰烬,非常令人难过。
    CC BY-NC-ND / ICRC / Ramin Hashempour
  • 阿卜杜拉,来自马拉维市
    阿卜杜拉,来自马拉维市
    我是一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司机。马拉维市是我的家乡。战斗爆发后的前三天,我的家人不想离开家里。但随着局势日益明朗,敌对状态显然不会在短期内结束,他们才最终决定到附近的疏散中心避难。虽然我很忧心家人的安全和情况,但在危机期间,我还是帮助数百户家庭从市里安全转移。现在,我的家人已经返回家中。令我万分感激的是他们安然无恙。
    CC BY-NC-ND / ICRC / Ramin Hashempour
2018-05-23

2017年5月23日,菲律宾南部南拉瑙省马拉维市爆发武装冲突。许多居民原以为这只是政府军和伊斯兰国-拉瑙组织战斗员之间的短暂冲突,但这场冲突最终演变为长达五个月的城市战,造成了巨大破坏。在此期间,30多万人逃离家园,流离失所。

虽然部分民众已开始重建生活,但仍有约23万人流离失所——其中包括主要受影响地区的居民。还有一些民众仍牵挂着失踪亲人,对他们的下落一无所知。

从这些马拉维冲突受害者所讲述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信念、挣扎、痛苦和希望,以及令人叹服的复原力。

我们将继续致力于为逃离战火的民众提供支持,并与当局和其他援助组织协调行动,弥补整个恢复初期应对措施中存在的不足,开展更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