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观点:摄影记者贾尔斯·杜利看“战争与人”

2016-12-05
我的观点:摄影记者贾尔斯·杜利看“战争与人”

有10年时间,我一直作为摄影师记录战争给平民带来的毁灭性影响。从安哥拉到加沙,从伊拉克到柬埔寨,我亲眼见证了现代战争如何摧毁人们的身体、精神以及生活。

2011年,当我在阿富汗工作时,我自己的故事开始呼应那些我所记录的内容。在坎大哈,我踩上了一颗地雷。这次事件几乎要了我的命,导致我三肢被截。

为了从这次受伤中恢复,我在医院里呆了一年的时间。我的人生变得面目全非:别人告诉我说我将无法再次行走或独立生活。然而,奇迹一般地,我在8个月后重返工作。我开始意识到这次受伤实际上赠与了我一个礼物:这让我对所拍摄的对象有了更多的同情和理解。

我工作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花时间真正倾听受战争影响之人的个人故事。2016年的《战争与人》报告就人们如何看待战争以及为了限制战争对平民的影响还有哪些工作需要开展提供了重要的见解。

在身体恢复后,我重回阿富汗工作。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一个假肢装配中心,我见到了7岁的阿塔库拉(Ataqullah),当时他正在安装假肢。几个月前,他在上学路上踩上了一颗地雷,这让他失去了一只手臂以及一条腿。看到这个男孩,我感到非常痛苦,他本应该和朋友们一起玩耍,现在却连走几步都很困难。

我为什么仍然坚持我的工作?原因很简单:因为与阿塔库拉有相同境遇的儿童依然存在。我在给他拍照时,我想到了我自己每天都要经历的身心痛苦,并且问自己为什么一个男孩只是因为去上学,就要经历我所经历的痛苦。

每天都有数千名像阿塔库拉一样的儿童可能受伤。在一个如此多的地区都陷入冲突并且行为准则越来越被忽视的时代,我们必须突出强调尊重战争法以保护平民生命的重要性。

摄影记者贾尔斯·杜利(Giles Duley)看"战争与人"

查询更多信息

订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