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生活将永远无法恢复如初”

2017-10-16
尼日利亚:“生活将永远无法恢复如初”
穆比流离失所者中转营里的一个小男孩。CC BY-NC-ND / ICRC / William Davies
作者:尼日利亚,米奇卡(Michika),威廉·戴维斯。

古拉克村只有一家理发店和一家裁缝店仍在营业。外面有两个男人在分拣一堆花生,两个小女孩正在经过由当地民兵看守的检查站。

然而,安静并不代表和平。和平仍遥不可及。

尼日利亚保安团体(Vigilante Group)是一个为政府军士兵提供支持的当地民兵组织,该组织主席奥斯曼·阿里表示:"上个月发生了五起袭击事件。"

古拉克位于阿达马瓦州东北部,政府与全副武装的反叛团体间爆发的战斗和冲突使该地区饱受摧残。2014年9月,古拉克村曾被反叛团体占领,但又于去年三月被政府军和当地民兵组织夺回。

两个小女孩经过古拉克村的两个检查站。该村位于阿达马瓦州东北部,在过去几年内,该地区因暴力和动荡局势遭到了严重的破坏。CC BY-NC-ND / ICRC / William Davies

自此之后,武装反对派改变了战术。他们由于无法在该地区建立伊斯兰国,转而突袭村庄,攻击军事检查站,并在整个乍得湖地区制造自杀式爆炸袭击。三周前,在离该村几公里的地方发生了攻击事件,导致阿里的一名士兵牺牲。武装反对派趁着夜色骑自行车进入了巴基杜采(Bakidutse)村。

阿里说道:"他们烧毁了一些房屋和医院,把药房里的药品洗劫一空。 "

乍得湖地区自2009年以来就深受冲突之苦,而冲突局势最为激烈时,有超过两百万民众被迫逃离家园。尼日利亚博尔诺和阿达马瓦州的大多数民众都逃往南部,前往流离失所者营地,或跨越边境到喀麦隆避难。

武装反对派失利后,民众得以重返故土,但许多人发现自己的家早已沦为废墟。

从古拉克村向南几公里,就是米希卡镇。该镇市场上一派欣欣向荣,有DVD商店,甚至还张贴着宣传下一届足球冠军联赛的海报,这些在武装反对派占领期间都是难以想象的。不过主要道路以外,战斗留下的伤痕依然随处可见。房屋遭到严重破坏,断壁残垣上布满了子弹孔,地上也到处都是汽车大小的炸弹坑。

阿达马瓦州的村镇中随处可见宣传足球冠军联赛的海报,这在武装反对派占领期间是难以想象的。CC BY-NC-ND / ICRC / William Davies

在营地生活了三年的拉迪·阿卜杜勒(44岁)表示:"我回来之后发现什么都没了,所有东西都不见了,房子也毁了。我的家乡恢复和平后,我已经回来三个多月了"。

她继续说道:“整个危机让我们饱受苦难。我的生计仍没有着落,无事可做,而且我还是个单身母亲,有好几个孩子要照顾。”

这张照片是拉迪·阿卜杜勒在其位于米希卡镇新建的房子里拍下的。阿卜杜勒的房子在2014年的战斗中遭到破坏,她和孩子们在营地里生活了三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她重新修建了房屋,她于三个月前搬入了新家。 CC BY-NC-ND / ICRC / William Davies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少数几个在该地区开展工作的援助机构之一。他们帮助阿卜杜勒以及其他700余户人家重新修建了房屋。阿卜杜勒说:"我从未想过还能有现在的生活,有可以遮风避雨的房子。多亏了红十字,我才能有自己的家。"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分发了数千公斤的种子和化肥,帮助错过多个种植季的农民恢复生产。粮食安全问题一直是该地区面临的一大挑战。

从米希卡向南行驶两个小时就能到达穆比镇,该镇有一个流离失所者中转营,其中仅有57人,他们大多都是刚从武装反对派占领区逃出来的。

不过该营地在过去几年里已经接收了数千名民众,预计还会有更多人来。

一名年轻的服务员坐在米希卡路边的一家简易加油站外。该镇曾遭到武装反对派的占领,迫使数千民众背井离乡。不过,最近几个月已有数千民众返回家乡。 CC BY-NC-ND / ICRC / William Davies

位于穆比的尼日利亚红十字会负责人阿布巴卡尔·富达穆表示:"我们估计还会有5万人离开喀麦隆,返回家乡"。

他们都需要援助机构的帮助。富达穆说道:"国内流离失所者数量众多,已经让收容社区难以应对,这些社区没有余力再去帮助返乡民众。"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监督刚到达中转营的民众的状况。在穆比工作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线官员肯尼迪·亚库布医生说道:"最近有一个带着六个孩子的人来这里避难,孩子们都营养不良。我们把他们送到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援助的初级医疗中心接收免费治疗。"

有人推测阿达马瓦州政府可能会在年底前关闭流离失所者营地,但许多人表示流离失所者将无处可去,或者即便找到了安身之地,也没有谋生之法。

一千名尼日利亚民众生活在约拉镇郊外的马尔科希(Malkohi)营地中,他们大多住在帐篷里。还有些人在一所破旧的学校里避难,双层床挤在一起,毫无隐私可言。

娜奥米·道达已经在营地生活了三年,她说目前家乡仍不安全,还无法返乡。 CC BY-NC-ND / ICRC / William Davies

娜奥米·道达与她丈夫以及14个月大的儿子睡在下铺。上铺放了一堆针织物——娜奥米在努力做点儿卖儿童羊毛帽的小生意。

娜奥米说道:"我们村遭到占领,我们只得逃离。一切都被烧毁,夷为平地。"她说自己的村庄目前仍在遭受攻击,现在回去还不安全。而且,回去也是一无所有,因为房子已经被毁了。"我现在很担心,因为听说这个营地12月底就会关闭,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表示:"生活将永远无法恢复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