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20周年:我们不能忘怀

2015-07-10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20周年:我们不能忘怀
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斯雷布雷尼察,波托查里墓地。季扎(Dzidza)站在纪念在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中丧生的八千多人的纪念碑前。死者包括她的丈夫,她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兄弟。CC BY-NC-ND / ICRC / N. Danziger / v-p-ba-e-00076

墓地中所有的坟墓都一模一样,寂静得可怕。墓碑的单调向参观者传播出一个信息:这里发生了一些可怕的事情。

在位于斯雷布雷尼察附近的波托查里的诺大的公墓里,你会有这种感觉。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是波斯尼亚战争中最黑暗的事件之一,本周将是这一事件的20周年纪念日。在1995年7月炎热的夏日中,将近8000人被杀害。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当时失去了九名工作人员。

今年,像每年一样,会举行一次大规模葬礼。超过130个盖着伊斯兰绿布的棺材将被埋到地下:里面是很久前结束的那场冲突的受害者,他们是最近被发现和辨认的。

大多数的和平缔造者和维和人员、记者和人道工作者早已离开了波斯尼亚。世界各地的其他冲突赢得了他们的关注。但仍然陆续发现死者遗骸。在斯雷布雷尼察,超过1000人仍然下落不明。

很多年来,在波托查里葬礼上的下葬人数会比上年有所减少。2012年的人数为520人 、2013年有409人、2014年有175人。

这是必然的。在冲突后的早期几个月和几年中,发现失踪者下落的工作比较容易取得进展,因为有大量的目击者,而且他们对事件记忆犹新。但是随着记忆的消逝,越来越难以找到证据,所以进展的速度不可能持续。

Potocari cemetry, Srebrenica

波托卡尼墓地,斯雷布雷尼察,2008年2月。季兹达在她的一个兄弟的墓前祈祷。她的丈夫、两个儿子和两个兄弟都在冲突中被杀害。 CC BY-NC-ND / ICRC / N. Danziger / v-p-ba-e-00075

真相是,发生在很久前的冲突中的失踪者不能和今天炙手可热的紧急局势相竞争:比如叙利亚、伊拉克、也门危机。那么,为什么继续寻找斯雷布雷尼察和波斯尼亚战争以及巴尔干其他冲突中的失踪者很重要呢?

我们生活在即时新闻、即时影响和即时后果的时代。在档案中辛苦地梳理查找、煞费苦心地收集成千上万个证词,收集和汇总家人的遗传信息等工作在一般人眼里相当于徒劳之举。

但是不忘记过去是很重要的。家人有权知道他们所爱的人发生了什么事。苦于悲痛的社区需要做个了结以便前行,并启动和解进程。我们都需要得到安息。

上世纪90年代巴尔干冲突中的失踪者有近四分之三已被发现和辨明身份。这是一个很好的成绩——-远远超过大多数冲突。但进展仍然缓慢。整个地区还有近11000人下落不明。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波斯尼亚和其他地区尽力提供帮助。根据国际人道法,各国政府、军事当局和武装组织有义务提供信息并协助家庭重聚,我们支持他们开展这些工作。在诸多活动中,我们在寻找和识别失踪者的过程中提供我们在法医方面的专业技能。但是家人们的需求是我们所有努力的中心,他们不仅有沉重的心理负担,还经历着至亲失踪所带来的深刻且持久的社会、法律和经济后果。

Commemoration of the sixth anniversary of the Srebrenica massacre.

波黑,斯雷布雷尼察,波托查里,2001年7月11日。纪念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六周年。三千名幸存者参加仪式,在现今的斯雷布雷尼察-波托查里墓地所在地铺设白色的石头,对面就是废弃的联合国保护部队的营 地。camp. CC BY-NC-ND / ICRC / J. Barry / v-p-ba-d-00057

在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我们与波黑失踪人员机构、波黑红十字会以及支持失踪人员家庭的协会一起工作。我们这样做是因为这很重要。

这很重要,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越来越多的人因冲突和危机被迫离开家园;在中东的沙漠中发现了万人坑;成千上万的人正为了跨越地中海到欧洲而丧生。

但在这个"大众"、"千人"和"成千上万人"的世界里,让我们不要忘记"个人"。让我们不要忘记那些在斯雷布雷尼察或任何其他地方曾经被爱过、被照顾过、曾经对自己的未来抱有希望和梦想的人。

因为,当我们忘记了个人,我们就忘记了自己。

订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