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第二次生命

2016-02-10
苏丹:第二次生命
喀土穆,苏丹。塔希尔·亚克,38岁,这名来自苏丹北部申迪的道路交通事故受害者获得假肢后拥有了全新的生活。CC BY-NC-ND/ICRC/Mohamed Nureldin

道路交通事故受害者塔希尔·亚克讲述了他的故事:刹车出了问题。当时是早上五点。我想停车做晨祷,但我的同事想继续往前开。十分钟后,命运和我开了个玩笑。

我正在阿卡巴危险的山路上往下开,我看见一辆闪着大灯的疾驰大巴加速向我驶来。

我的车冲出公路撞向一块巨大的岩石和一辆停着的车,我被扔向地面,右腿朝外。大巴的后轮从它上面压了过去。

那条腿什么都没剩下,没有了骨头,只有肉。惊恐的大巴司机跑到一个安全站自首,大巴乘客向我冲过来感谢我救了他们的命,因为我避免了一起撞车事故。

坐在路中间,我试着把脚趾剩下的部分放回原处。尽管疼痛万分,但我依然活着的想法似乎减轻了我的痛苦。

接受命运

在苏丹港附属医院,医生告诉我需要立刻进行截肢。不顾家人和同事的反对,我签署了截肢协议。我从小就是那种接受命运的人。

我的腿从膝盖以下截肢了,之后我经历了为时六个月的恢复期。我被重创但是我没有失去希望,并相信这个世界有比疾病更好的东西在等着我。上帝从你身上拿走一些东西,会给你其它东西。

我很快结婚了而且很幸运的生下了一个女儿。在我们结婚之前,人们缠着我的未婚妻,追问她为何选择了一个只有一条腿的男人。她是个美丽的女人,有很多人向她求婚。她为我挺身而出说道:"他没有失去他的价值——这是上帝对他的安排。我们为何因此而惩罚他?我非他不嫁。"

尽管事故影响了我,但我把它埋葬在内心深处。有件使我苦恼的事就是我不能站着祷告了,在清真寺内我只能坐在老人们旁边。

我打算到埃及去安装假肢,但一个有类似残疾的退休警察建议我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喀土穆资助的国立假肢矫形中心,说它会给我提供更好的服务。我决定去那里。

学习重新行走

一组专家检查了我的腿并解释了恢复的过程。第一步是物理治疗,锻炼和加强我腿部的肌肉和感知,为安装假肢做准备。

物理治疗用了一个月时间,每次去那里都像是拜访朋友一样。工作人员如此的鼓励我,他们会说:"你的情况良好,看看某某某。如果你完成了你的治疗,你会和他们一样。"这正是我需要的动力。

然后是安装假肢阶段。技术人员对我的腿进行了精确测量来制作假肢,合适后再进行调校以达到最佳效果。我花了二十天学习走路,在平坦的地方、楼梯甚至岩石上练习。

从儿时起,驾驶就是我的爱好。现在我可以开车、走路以及做我之前做的所有事。我能站在任何祷告队伍里,像以前一样做礼拜。我决定更换职业,现在我是一名全职汽车中介,奔走于各个市场之间。为此我要感谢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国立假肢矫形中心。

喀土穆,苏丹。塔希尔·亚克为一名顾客检查汽车。 CC BY-NC-ND/ICRC/Mohamed Nureldin

 

喀土穆,苏丹。塔希尔·亚克为一名顾客进行车轮测试。 CC BY-NC-ND/ICRC/Mohamed Nureldin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从1990年起在苏丹援助假肢康复服务。通过向全国各地的国立假肢矫形中心提供技术和物资支持,同时也向位于喀土穆的一个儿童康复项目——喀土穆济世之家提供援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确保残疾人士得到高质量的服务。假肢康复项目起初的创立是服务于武装冲突中的受害者,如今主要的服务对象是糖尿病患者,马杜拉足患者还有公路事故受害者。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国立假肢矫形中心还有喀土穆济世之家合作,致力于帮助残疾人并构建一个包容性的社会。

  • 2015年,超过2900名残疾人接受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的假肢康复中心提供的各种服务。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苏丹理疗师协会鼓励发展多学科小组的工作方法。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苏丹残奥委员会发展轮椅运动。
  • 五十名在达尔富尔接受了假肢康复服务的残疾人还获得了经营生意的资金。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通过资助苏丹康复专业人员参加国际和当地的培训课程对其提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