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我选择的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我的人生

2018-05-14
加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我选择的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我的人生
Tetiana Khyzhniak / ICRC

塔尼娅·戈利(Tania Gaulis)虽然是瑞士人,但她的心始终牵挂着全世界需要她帮助的民众。她非常乐于分享自己在卢甘斯克及其他地区担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的工作经历,让我们一起聆听她的故事。

这是您加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后首次驻外执行任务吗?

我于2010年加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首次驻外是在车臣共和国,之后又被派往刚果民主共和国、伊拉克、南苏丹、莫斯科,目前在卢甘斯克。所以这是我第六次驻外了。

您是什么专业背景?您为什么想要加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呢?

我学的是政治学与国际关系。

我经常旅行,渴望了解其他文化,而且一直都想帮助他人。更为重要的是,我希望为自己的工作赋予意义,并看到自己的行动所取得的成果。显然,援助工作者满足了上述所有条件。我18岁时,曾在厄瓜多尔的贫民窟担任志愿者帮助贫困儿童。2003年,我在电视上看到人道组织在伊朗巴姆地震后提供援助的新闻,那时我就知道这就是我所希望从事的工作。

在求职时,我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银行同时递交了申请,但最终我拒绝了银行的职位,而选择加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前往车臣共和国。这样的选择在有些人看来可能完全不合常理!不过,我有一些远亲曾担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所以这也许是因为我们血脉中的某种东西。

您所在部门在卢甘斯克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我是经济安全部的一员,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可持续性项目,帮助受影响民众满足基本需求,负担必要支出,同时保有尊严。我们在危机期间或危机之后提供援助。根据具体需求,我们会提供食物和基本生活用品,支持农业生产,维持牲畜健康,或帮助民众恢复经济活动以赚取收入。

当前,我们在卢甘斯克非政府控制区的工作重点是粮食安全。今年,我们已向前线55个村庄的约2.7万人定期发放了食品和卫生用品包。同时,我们还启动了生计支持项目,以使民众能够自行扩大粮食生产,不必完全依赖人道援助。本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原则,我们为居住在雷区的养殖户派发了蔬菜种子、家禽、温室以及饲料。我们希望明年继续增加此类项目。

在卢甘斯克非政府控制的其他地区,我们通过合作伙伴——当地红十字会——向最为弱势的民众提供支持。我们还会向精神病院和孤儿院等社会机构提供家具,以改善其日常运营状况。

最后,我们会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休息站为那些长时间等候穿过斯坦尼察-卢甘斯卡大桥的人们提供休息场所、水和热饮。

你还记得第一次登机前往驻外地点时的心情吗?

我在收拾行李时非常兴奋,但随着出发日期临近,又产生了别的想法。放弃现在安稳的生活,踏入完全陌生的领域,而且还要前往民众因冲突而遭受苦难的地方,这并非易事。你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并且会怀疑是否做出了正确的决定。但这种感觉并未持续很久。一旦落地,从第一天起,你就会立刻全身心投入到工作当中,熟悉组织的各项事务。

您对在受冲突影响地区工作有什么感想?

与我搭档的同事已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了较长时间,他曾告诉我:"关键的不是地点,而是人"。事实的确如此。每次开始执行新的驻外任务时,除了正向压力,我也会感到恐惧,因为我们要被派至复杂的环境中开展工作,而在世界地图上 ,这些执行任务的地点可能看起来都是高危地区。

当我坐在飞机上,听到飞行员告知乘客系紧安全带,15分钟后即将降落在巴格达时,有那么一瞬间,我感到了恐慌。我心想,"什么?真到巴格达了?等等,巴格达可没什么好的,我们还是掉头回去吧!"但事实上你并不会返回。时常令我感到惊讶的是,我变得越来越熟悉这些在外界看来令人恐惧的地方了。你在那里居住、工作,了解当地文化,感觉舒服自在,还结交了朋友......到任期结束时,你甚至都不想搭乘离开的航班,每一声告别都令你感到撕心裂肺。

您工作的动力源自何处?

首先,你必须坚信你所开展工作的价值,坚信其终极意义。你需要保有一点理想主义,使自己时刻铭记置身此地的原因,在行动受阻时尤需如此。但在理想主义之外,激励着我的是看到自己所开展工作的实际成果,以及这些成果对民众生活产生的积极影响。

然而,有时也很容易就会丧失动力。当你骑着摩托车在泥泞的丛林中冒雨穿行6小时后,全身湿透,浑身发冷,而且在10天之内没法洗热水澡,也无法改善居住条件时,动力早就荡然无存。另外,如果出于安全原因而无法接触到需要帮助的民众,也很容易丧失动力。幸好,总会有感人的时刻令我们倍感欣慰。当有人甚至都无法读写,但却对你微笑,并用英语说"谢谢"时,你会感到十分开心。孩子脸上的笑容也会让你忘记所有的压力与疲惫,因为你知道自己尽到了应尽的职责。

每天,我都能够通过团队合作汲取动力,因为集体成就最令人欢欣鼓舞。作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代表,我不仅仅是一名雇员,而是还要负责一个团队。因此,我需要成为团队成员的坚强后盾,出现问题时寻找解决方案,字斟句酌地回答他们的疑问,或安抚他们的失落情绪,但自己却不能流露出半分沮丧,因为我不想让他们失望。我们卢甘斯克的团队把涅槃乐队的名曲《少年心气》(It smells like teen spirit)改为《团队精神》(It smells like TEAM spirit)。这就是我工作的动力。

您在派发行动中最难忘的是哪个时刻?

在一线地区,我们遇到的民众都想和我们进行交流,因为某些地区往往除了我们,再没有其他人前去探访。他们会向我们讲述自己的忧虑、沮丧,亟待解决的问题或是自己遭受的苦难。在这些情况下,我有时必须抑制自己的情绪,因为在受助者讲述自身经历时你却开始哭泣,这对他们而言毫无帮助。但这非常困难,对于我这样敏感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比如说,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如果你在描述自己的日常工作时开始用到了这样的表述:"今天,我们把摩托车搬到独木舟上,过了河,然后去探视监狱",你就会感受到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怎么竟然这样令人哭笑不得!

您在派驻乌克兰期间的工作与其他地方相比有何差异?

这里前线交火激烈,民众每天都会直接受到影响。由于目前尚不存在"冲突前"或"冲突后"阶段,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与民众共克时艰。我会讲俄语,所以在卢甘斯克非政府控制区能够与民众更为深入地交流,这在伊拉克或其他地方是无法实现的。没有了翻译的过滤,我感觉与民众的距离更近了,对他们的经历也能更加感同身受。

就我个人而言,我一直很喜欢体育锻炼。但在驻外执行任务期间,我需要长时间工作或频繁进行实地考察,这样就很难维持运动。与很多同事一样,我尽量维持运动量,但结果喜忧参半!目前在卢甘斯克,我的生活在一定程度上较为稳定了。我可以外出就餐,也可以看电影、马戏和演出......我买了一个椭圆机,有时还在镇上跑步。最令我激动的是,漫长的7年之后,我终于又有机会打冰球了,这可是我的真爱。

后记

年复一年,在瑞士老家,总有很多人会问我这次是不是最后一次驻外,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的回答始终如一:这不是旅游,也不是临时任务。加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我选择的不仅是一份工作,更是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