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核武器条约:彻底消除核武器是一项人道使命

2017-04-24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副主席克里斯蒂娜·贝利在日本长崎召开的有关禁止和彻底消除核武器的红十字与红新月国际大会上的讲话。

在接下来的数周和数月中,我们在座各位都将有机会——或更确切而言,是负有义务——来改变历史进程。

我们即将走向一个决定性的历史转折点,我们为终止核武器时代所做的努力将会被后人铭记。

3月底在纽约,各国政府已经在联合国框架范围内就达成一项禁止核武器的全球条约展开了磋商。这是各国政府史无前例的举措,它反映出越来越多的国家政府已明确希望禁止并促进彻底消除核武器。目前各方正在加紧磋商,今年年底,相关条约有望在全球层面切实达成。
然而,如果要实现上述目标,在座各位仍需发挥重要作用。

我们能取得如今的成绩,关键得益于运动的贡献:70多年来,我们在全球发出呼声,用强有力的证据向民众展示了核武器导致的恐怖后果。

我们行动的正当性来自实践与政策。1945年,在我们试图为所有伤者和生命垂危的民众提供救济之时,日本红十字会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亲眼目睹了原子弹在广岛和长崎造成的死亡和毁灭,如梦魇般惨不忍睹。而且,时至今日,原子弹的长期影响仍未消散。就这一意义而言,它们还在继续杀戮。在原子弹爆炸后的5年里,死亡人数增长了两至三倍。如今,72年过去了,日本红十字会医院仍在治疗成千上万名因遭到辐射而罹患癌症和其他疾病的受害者。

在政策层面上,运动同样在很早以前就通过国际大会和代表会议正式通过的各项决议来呼吁禁止和彻底消除核武器以及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包括2011年正式通过的标志性决议,运动在该决议中呼吁所有国家政府确保不再使用核武器,并通过一项与其既有义务一致且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协议来展开磋商,以禁止和彻底消除此类武器。2013年11月正式通过的行动计划是我们再次迈出的重要一步,它有助于各国红会联合其国家政府和公众就该问题采取行动。

如今,有关核武器的讨论已经超越了军事条令、强权政治和法律分析的范畴,极少国家政府会对此持有异议。多数国家会赞同运动的观点,即:任何使用核武器(具有特有的破坏性)的行为都会导致灾难性的人道后果,这令人们对其与国际人道法的相容性提出了严重质疑,也使得禁止和彻底消除核武器成为一项人道使命。核武器造成的后果包括对人类健康、环境、子孙后代以及人类生存的长期威胁。考虑到核武器将继续存在,当今安全环境局势复杂,蓄意或意外使用核武器的风险是一项极为迫切的全球问题。

近年来三次关于核武器人道后果的国际大会分别在挪威、墨西哥和澳大利亚召开,联合国也开展了更多工作,这表明各国政府高度重视该问题。2016年12月,联合国大会正式通过的历史性决议为目前正在进行的条约磋商工作铺平了道路。

我们现在正处于紧要关头。切不可有丝毫懈怠。尚有部分政府未参与此项工作或对制定禁止核武器条约持保留态度,这并非意外。因此,运动(包括在最高领导层面)必须继续高声疾呼。

下一回合的磋商将于6月15日至7月7日在纽约展开。这些会谈可能足以决定日后条约的雏形。

我们必须广泛动员,让尽可能多的国家政府参与上述磋商。依据2011年代表会议通过的《决议一》,我们需要争取达成一个承认核武器的灾难性人道后果的条约。该条约要基于并符合现有的国际人道法原则与规则,并且包含一个清晰而明确的禁令。不仅如此,我们还需要敦促尽可能多的国家政府加入最终制定的条约。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继续努力帮助确保各个与核武器相关的国家政府,以及未曾参与这些磋商的国家政府履行他们的既有承诺——在其国家安全政策中削弱核武器的作用,降低意外或蓄意使用核武器的风险,并采取进一步措施减少核武器数量。

必须承认,正式通过一项禁核条约并不能马上就消除核武器。但条约将加大对使用核武器行为的谴责力度,支持减少核武器风险的各项承诺,并防止核武器扩散。它将是各国向履行既有核裁军承诺,尤其是《核不扩散条约》第六条相关规定,迈出的坚实一步。与生化武器一样,清晰而明确的禁令是消除这类武器的基石。女士们,先生们,对于运动而言,这可能是一个史无前例的重要机遇,使它能够帮助在全球范围内防止难以想象的人类苦难。作为各国红会领导人,各位具有特殊优势,可就该问题对国家政府、立法者和民间社会施加正面影响。我们不仅要视此为契机——更要把它看作是对子孙后代的义务,一项保护我们共同人性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