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死无人问津。”南苏丹医疗危机加剧

2016-09-30
“他们的死无人问津。”南苏丹医疗危机加剧
数十年的暴力局势导致南苏丹建立一个完善医疗体系的希望化为泡影。对于在紧急情况下需要到医院就医的患者来说,道路不通如同给他们宣判了死刑。 CC BY-NC-ND / ICRC / Alyona Synenko

17岁的恩延迪恩(Nyandieng)本应成为一对双胞胎的母亲。她的第一个孩子在家里简陋的泥草房里成功接生。但发生了意外状况,造成双胞胎中的第二胎难产。为寻求帮助,家人把这个十来岁的孕妇送到了最近的诊所——这段5个小时的步行充满了煎熬。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护士爱德华·德拉姆韦(Edward Dramwi)当夜在瓦特镇的一家简陋的诊所为恩延迪恩接生了第二胎,但孩子是个死产儿。恩延迪恩不仅承受着失去一个孩子的悲痛,还因难产大量失血。她需要输血,而这个诊所无法做到这一点。

爱德华在第二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恩延迪恩的病情。她看起来羸弱、无力、筋疲力尽。家人抹着她的额头帮她赶走脸上的苍蝇。

爱德华说:"我们这里没有能力为她做任何其他的事了。她必须去医院。"在旱季他们可以开车送这个年轻姑娘去医院。而现在,季节性的大雨导致道路无法通行。他告诉这家人: "公路完全被水淹没了。车子没法开到那里。"

数十年的暴力局势导致南苏丹建立一个完善医疗体系的希望化为泡影。对于在紧急情况下需要到医院就医的患者来说,道路不通如同给他们宣判了死刑。

想要去到医院,这家人必须步行9个小时穿越沼泽地。他们决定放弃。两小时后,恩延迪恩去世了,家人把这位母亲和死产的胎儿带回了家,先出生的孩子必须要在没有母亲的情况下存活下去。

爱德华平时总是一脸灿烂的笑容,而此时他的脸上却带着深深的悲痛,他说:"由于道路不通,你无法将病人送去医院,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这是令人非常痛苦的。数周前,有个孕妇夜里来到这里,她的子宫破裂了。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安抚她。她哭了一整夜,然后在第二天早上去世了。"

预防措施可以提高产妇安全分娩的几率,但缺乏宣传和交通不便意味着只有为数不多的妇女能够获得帮助。该诊所有一些传统助产士,她们劝说妇女们在孕早期就来诊所做产前检查。

瓦特诊所的助产士助理恩娅韦什·塞缪尔(Nyawech Sammuel)表示:"我们尽量提早发现高危妊娠,并告诉这些高危孕妇在分娩前就到医院去。"

但这个办法也有其局限性。像超声仪器这类的先进医疗器械非常少见。医务人员发现胎儿异常的能力因此受限。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医疗代表派翠西亚·马伊纳(Patricia Maina)称:"每三个月至少发生一起产妇死亡案例。这是最低估计。实际死亡数字往往更高。"

conflict in South Sudan affects women and access to healthcare

即便枪声不再响起,对于那些无法获得适当医疗卫生服务的数以千计的南苏丹民众而言,数十年冲突造成的影响仍旧挥之不去。 CC BY-NC-ND / ICRC / Alyona Synenko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目前在支持瓦特诊所,以确保受冲突影响民众能够获得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该地区的一些其他医疗设施因为缺乏资金而关闭,加剧了瓦特诊所的压力。

派翠西亚说:"这个医疗体系本应为45000左右的人提供服务,而目前患者人数高达60000到70000人,却只有两名医务人员提供服务。很多患者都是从很远的地方来我们这里就医的。"

爱德华表示,瓦特的所有医疗用品都由飞机或直升机送达,有时会有供应不足的情况。在7月份朱巴爆发战争期间,瓦特诊所数周无法获得补给。"在那期间,有名妇女带了一个患有轻度肺炎的孩子过来就医。当时我们的抗生素全部用完了。几天后孩子肺炎加重,最后死了。"

找业务熟练的医护人员是另一大挑战。恩娅韦什表示:"因为没有人轮班,我甚至无法休假。"绝大多数的医务人员从来没有受过正规培训,相反只是边干边学。很多生命都只能依赖于他们的技能和精心程度。"当一名妇女流血的时候,我需要用正确的方法止血。如果失败了,那这个妇女就会丧命。" 恩娅韦什说。

自2013年底以来,已有数万人在战争中丧生,尽管具体数字无从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未知数字每天都在攀升,即便枪声已不再响起。

爱德华挥动手臂指向简易诊所的患者,说:"这些人都是战争受害者,但是他们的死无人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