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当战争蔓延到城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的讲话

发言 2017-11-28

今晚,我将从一个更大的视角展开我的讲话:冲突动态与其产生的人道影响已经在过去两年表现出令人担忧的趋势。我们已经看到:

  • 参与方分化加剧;
  • 各种形式的暴力相互作用形成恶性循环(犯罪、政治、群族间),已经给民众和基础设施造成越来越大的负面影响;
  • 军事策略改变,违反战争法的行为四处蔓延;
  • 我们看到,武器更容易获得,并亲眼目睹各方使用非法武器;同时
  • 之前的局部冲突变得国际化。

所有这些趋势使平民的生活更加复杂和艰难,其导致的后果显而易见:

  • 平民伤亡人数进一步增多;
  • 战争的间接影响比直接影响更加凸显;
  • 流离失所民众人数激增;此外
  • 暴力局势的社会经济成本与日俱增。

导致这种总体严峻局势的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战争的城市化。因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今年一直在开展关于城市战争的全球对话,以期更好地了解其原因与人道影响,从而深化我们的行动与应对策略。

从本质上讲,城市与城市地区更容易受影响,因此,战争与暴力局势在这些地方导致的后果更为严重。在那些民众贫困、基础设施薄弱的地区,局势尤为令人担忧。

当战争在城市中打响,平民的沉重负担令人担忧。在城市地区,基础设施受到严重影响:医疗、供水、公共卫生、教育。旷日持久的冲突造成的累积影响与基础设施的不断削弱引发了各种问题。

快速的城市化是一个重要的社会和经济现象,同时也意味着冲突将越来越多地发生在人口稠密地区。一提起当今的战争,我们就会想到这些城市:阿勒颇、坎大哈、摩加迪沙、顿涅茨克、亚丁、拉马迪、萨那、费卢杰、昆都士。据估计,全球约有5千万民众受城市战争影响。

在城市战场中,武装参与方伪装在平民当中。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们无视法律,因为他们别无选择或是故意隐藏,利用平民来掩护他们的军事资产。通常来说,控制一座城市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

应该怎么做?以下两个问题需要我们给出更好的回答:

  • 我们如何确保各方更严格地遵守国际人道法,以减少平民苦难?以及
  • 我们如何在复杂的城市环境中更好地开展人道应对工作?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是在越来越多的事实基础上提出的:如果各方在城市战争中更严格地遵守国际人道法,就能极大地减少给平民带来的伤害。

因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敦促冲突各方确保在城市战争中遵守国际人道法:

  • 在攻击行动中采取一切可行的预防措施,以避免附带的平民伤害,或将其降到最低,并确保对平民给予保护;
  • 动员各方不在人口稠密地区使用大规模杀伤性爆炸性武器;
  • 给军队提供有关城市战争的指导和培训,尤其是有关选择作战方式的指导培训,将平民承受的风险降至最低;同时
  • 在做攻击计划时,要考虑到攻击给城市必不可少的服务设施造成的所有间接或"连带"影响。

请允许我详细解释一下:
国际人道法的一项关键原则是冲突各方无权不加限制地采用作战方法与手段。攻击应出于军事利益。武器的选择应遵循区分原则、比例原则以及预防原则。

比如说,在野外战场上使用重型爆炸性武器一般不会引起特别关注,但是,如果是在人口稠密地区使用这类武器打击军事目标,就会引发各界质疑。在这些地方使用重型爆炸性武器很可能造成不分皂白的后果,这就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攻击目标,给平民造成毁灭性后果。

鉴于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证实此类武器导致的直接和间接影响,我们应当仔细考虑,如何将区分、比例和预防原则应用在人口稠密地区。

考虑到可能给平民造成的巨大损失,只有一个更加目标远大且获得共识的诠释能给平民提供更好的保护。我们还必须确保更强有力的诠释应用于针对人口稠密地区局势的军事手册中。

同时,针对那些长达十余年的旷日持久的冲突,我们需要制定更为严格的军事优势的概念。

在减轻暴力局势对城市所造成的影响方面,我们需要针对民众需求的转变做出相应调整。

尽管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原来应对的是紧急危机,如今,我们越来越多地在那些持续数十年的武装冲突局势下开展工作。现今,我们必须提供多种服务--从安装供水设施,到支持医院和矫形中心,或是运作流动诊所。从提供传统的人道服务,到通过现金补助来支持可持续发展的小本生意。

除了杀戮和破坏以外,如今的城市战争还给整个社会留下更加隐形的伤痕,比如说,一代代无法接受教育的人、战争导致的心理创伤以及长期的流离失所问题。在叙利亚,每分钟就有超过三人被迫逃离。尽管有近5百万民众已经离开该国,超过6百万民众仍旧生活在叙利亚境内的临时避难所或收容社区里。

各种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城市化导致的更多结构脆弱性更是让这种局势雪上加霜。有15亿人,其中包括3.5亿全球极度贫困人口,生活在目前的脆弱、暴力和冲突地区。

生活在脆弱城市中的民众面临各类风险:收入不平等、贫困、青年失业问题、暴力、犯罪和自然灾害。他们时刻可能遭到帮派暴力活动或恐怖袭击的伤害。如果脆弱性加深,最终结果就是导致大量民众流离失所,以及不时发生的暴力活动,这些暴力活动可能升级为更加有组织的反抗活动,甚至形成全面爆发的冲突。

预计到2030年,这些脆弱城市将完成96%的城市扩张,可以想象,这将是我们所有人在未来要面临的一大挑战。我就此得出结论,城市地区比其他任何地方都需要新的方式来将短期与长期的、个体与系统的、人道与发展的方法结合起来。

从这方面来说,我希望在座各位能对以下两点进行讨论:

  • 通过对法律进行更加详细的诠释来找到保护民众的新方法;以及
  • 更好地为他们提供短期及长期帮助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