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值得为《禁雷公约》而战

2016-04-04
为什么值得为《禁雷公约》而战
2014年,老挝。 © Getty Images/CICR

作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国际法与政策部主任海伦·德拉姆

 禁止杀伤人员地雷的《渥太华公约》出台已有近20年。这份国际人道法的重要公约及其带来的所有裨益现今几乎被视为天经地义。

但情况并非一直如此。公约诞生时历经的周折提醒我们需要为法律执行过程中仍存在的不足锲而不舍地工作。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我还是红十字一名年轻的国际律师。当时我应邀参加杀伤人员地雷问题的小组讨论。讨论会上有几名医生,从医学角度解释了踩到这些致命武器的后果,还有一名工程师解释了该武器的工作原理。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在我满腔热情地谈到有可能制定一部禁雷公约时,人们产生了敌对情绪。一名与会者问道:"为什么红十字把钱浪费在律师之间的争论上?"另一位问道:"为什么不用这些资源去救助伤员?我们需要更多的医生!"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必须继续关注援助受害者,在危急局势中教育人们,并与专业排雷的伙伴合作。

1997年,《渥太华公约》冲破重重怀疑问世了。该公约旨在禁止使用、生产、转让和储存杀伤人员地雷,并要求援助该武器的受害者。公约背后的工作更多是来自于"基层",其中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在将一线经验与法律分析相结合的工作中发挥了主要的作用。

 该公约挽救了很多生命。20年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估计每年因杀伤人员地雷致残或丧生的人数约2万人,其中主要是平民。自公约生效以来,该数字大幅下降,如今约为3500人。

该种武器的生产和转让已基本停止。最近,11个地区的48个非国家武装团体签署了"契约",承诺不使用该种地雷,并尽力遵守"契约"。

挽救生命,重建家园

现在,由于这种武器的使用受到了指责,无数平民幸免于难。这部公约使社区得以重建,使孩童不再沦为孤儿,使许多家庭得以相聚一堂,并使医务人员和医疗资源得以用于其他挽救生命的工作中。

你可能想象得到,要想彻底清除这些不可接受的武器,仍需做大量工作。

我们必须致力于实现完全的全球通过,使尚未批准公约的国家尽快批准。根据《公约》,仍有30个缔约国有义务清除其领土内的地雷,而且,另有约30个国家的地雷受害者数目庞大,仍需确保完善医疗服务的获取。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承担独特的职责,并在世界各地受地雷影响的大多数国家进行一线工作,其工作将继续关注援助受害者,在危急局势中教育人们,并与专业排雷的伙伴合作。

只有当这些任务圆满完成后,《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才算真正达到了目的。当然这并不是唯一一部禁止致命武器的重要条约。例如,我们也要看到许多其他国家签署了禁止集束弹药的公约。

但是上万条已被挽救的生命和无数因公约而恢复的生计,充分地证明了我们的信念是正确的,我们坚信这是值得为之奋斗的工作。

本文最早发表于阿拉伯卫星电视台

来自我们的音频档案:在1992年4月这一期"红十字之路"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外科主治医生罗宾·格拉伊(Robin
Gray)讲解了杀伤人员地雷短期和长期的影响,以及国际行动的必要性。

http://icrchistory.tumblr.com/post/142072446515/interview-from-red-cross-broadcasting-service
《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缔约国

《禁止杀伤人员地雷公约》缔约国

订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