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霍乱危机加剧

2017-07-06
也门霍乱危机加剧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表示,也门的霍乱蔓延速度正在加快。CC BY-NC-ND / ICRC

在医院走廊里,孩子们奄奄一息。四名患者挤在一张病床上。由于医院已经超员,患者们只能坐在自己的车里打点滴。

让我们来看看2017年也门医疗卫生体系的状况。

我最近在也门首都萨那见证的匪夷所思且令人无法忘却的场景是一场失控的卫生灾难导致的后果。

在也门,重要的基础设施被当前的残酷战争损毁。在这场霍乱疫情中,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新增感染病例。

霍乱已经影响了该国上下20个省的约268个县。CC BY-NC-ND / EPA

尽管霍乱爆发,但在医院却闻不到呕吐和腹泻的气味。取而代之的是人的体味――这正是很多医疗机构人满为患的最好体现。

拥挤的病房和走廊都很安静。患者们面无表情地望着我们。家长握着孩子们的手,有些孩子的双眼已经凹陷得非常厉害。

负担过重的医务人员竭尽全力救治患者,但他们往往没有足够的医疗用品或医学知识――这两个原因导致了霍乱快速扩散。

此次霍乱爆发已经影响了也门各地的20多万民众,根据目前的发展态势,预计最终将有50万人感染。目前已有超过1300名患者死亡。

也门卫生部和联合国已经就如何预防霍乱给出了建议。CC BY-NC-ND / EPA

这种疾病本不该如此可怕。理论上讲,霍乱的预防非常简单:用清洁水洗手、饮用洁净水、吃煮熟或烹饪过的食物。

然而,在也门,洁净水却是一种奢侈品。萨那的市政员工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供电中断,垃圾在街上堆积如山,供水系统也已经瘫痪。

排污系统在4月17日停止运行。十天后便爆发了霍乱。

卫生条件差,加上缺少安全的饮用水,导致民众更加容易感染霍乱。CC BY-NC-ND /Reuters

需要开展大规模的应对工作,而且目前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并没有得到国际社会的足够关注。

也门在不久以前曾是一个运作正常的国家。

也门位于阿拉伯半岛的南端,一直存在一些不足,但其教育和卫生体系原来一直都运作正常。全天24小时都有清洁水和电力的供应。垃圾也有人收集。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一眨眼的工夫,一个健全的社会就变得支离破碎,最早是因为"阿拉伯之春"的影响,如今全面爆发的战争更加速了社会的土崩瓦解。

如今,暴力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我随时都能听到空袭的声音,即便是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也是如此。

两年的冲突已经让也门满目疮痍,导致1800万民众需要援助。CC BY-NC-ND / EPA

医疗体系已经瘫痪,医务人员已经无法领到工资。留下来的工作人员已经不堪重负。

我供职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目前正在给也门近五分之一的霍乱患者提供医疗服务――我们是病例管理和感染控制服务的最大提供方。

最近几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经通过5架包机给也门空运了大量氯、静脉注射液和其他医疗用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医务人员和工程师们正在给该国上下17个霍乱救治机构提供支持。我们正在改善当地卫生条件,并加强公众对霍乱的认识。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经给也门空运了医疗用品,帮助该国应对正在爆发的霍乱疫情。CC BY-NC-ND / ICRC

我们竭尽所能给尽可能多的地方提供援助。然而,尽管无国界医生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也在开展类似工作,但仍有太多民众需要帮助。

也门卫生部的工作人员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们夜以继日地开展无偿工作,而且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他们自己和家人都可能因此感染上霍乱。这种奉献精神真是可歌可泣。

为了鼓励他们――并表示感谢――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斋月结束时给他们发放了适量的开斋节津贴。但我们知道,这是不够的。

有超过1400万民众缺乏安全饮用水或卫生条件。CC BY-NC-ND / EPA

这是我第三次被派驻到也门。我爱这个国家。世界上再也没有第二个像也门这样的地方了。这个国家既复杂又令人神往,是我曾梦想要去的阿拉伯世界。

然而此次赴也门工作所经历的更多是噩梦,而非梦想。我觉得孩子们和他们父母茫然的眼神很可能会在未来10年中在我脑海中萦绕。

也门现在遭遇三重悲剧:民众被围困,遭受战争暴力之苦,无法工作,也无法获得有营养的食品或医疗救护;经济瘫痪导致犯罪率升高;现在又遭遇毁灭性的卫生危机。

所有这些导致了这场可能是我们这一生所见到的最大规模的霍乱爆发。

也门有超过半数的卫生机构已经关闭或只有部分功能运转正常。CC BY-NC-ND / EPA

我已经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了11年,但这还是我第一次目睹这样的人类苦难。

也门人民仅存的复原力将被逐渐削弱。然而,即便奇迹出现,霍乱危机明天就消失,当前的战争仍旧会继续。

这里的民众将仍旧无法获得他们所需的营养。这个国家的情况将会比原来还要糟糕很多。

致命的霍乱疫情还将继续发展,其影响将使这个被战争蹂躏的脆弱社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遭受重创。

乔纳斯•布鲁威尔,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也门萨那代表处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