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性别二元论:为基于性别的暴力绘制人道干预新途径

一些人日益认识到妇女和女童并非性暴力的唯一受害者,性暴力也并非基于性别的暴力的唯一形式。但这一认识尚未在人道界的政策和实践中得到充分反映。

当前针对性别暴力所采取的主流方法产生于并反映在国际人道讨论和发展讨论中,并嵌入到全球各地危机中的政策和实践。这些方法加强了对于妇女和女童受害者的人道回应,使得一些此前对性别问题视而不见的人开始关注此问题,并引发了一些旨在预防此种暴力行为的政治讨论和行动。由英国外交大臣威廉·黑格和流行文化偶像安吉丽娜·朱莉充当先锋的“终止冲突中性暴力全球峰会”于2014年6月在伦敦召开,表明这一问题在全球 (部分) 舞台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尽管在对性别暴力的政治承认方面取得了这些重要进展,但冲突和人道环境中的受害者的处境仍然引人关切。如果性别是一个有着强大潜力的分析、实践和政治引擎,那么现在它就只有一半汽缸在燃烧。本文着重介绍了一些对于性别暴力问题新出现的想法,分析了机构间常设委员会 (以下简称“机构间常委会”) 2005年关于预防性别暴力的指南 (以下简称《指南》或《2005年指南》),并认为:随着《指南》的十年审查过程接近完成,对于人道环境中构建性别暴力的概念模型需要做出若干关键改变。这是因为,除非对性别暴力的理解从强调性别平等转向彰显性别包容,否则,受害者的处境就不会得到改善,社会公正和变革的日程也将继续步履蹒跚。

主流人道方法要想显著提高其在预防、减轻和回应性别暴力方面的有效性,就不应遗忘2005年对于性暴力的聚焦。但是,受到承认并获得处理的受害者和幸存者的范围需要更大——最紧迫的是将男性以及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双性人 (LGBTI) 受害者和幸存者包括在内——大量非性形式的性别暴力也必须成为人道关注的目标。

为此,在人们处于危机之中时追求男女性别平等这种做法的重要性和适当性必须受到质疑,人道原则的首要地位必须得到重申;一成不变的性别脆弱性模型必须被处境脆弱性分析所取代;对统计数字的机会主义使用必须让位于建立具有一致性的相关数据;专业知识在“性别专家”手中的汇集不能代替人道工作者整体态度转变这一更大任务。

关于作者

克里斯·多兰
难民法项目主任

作为学者、实务工作者和活动家,克里斯·多兰在撒南非洲的冲突及后冲突环境中大量从事难民、国内流离失所者和前战斗员方面的工作。作为难民法项目——一个面向整个大湖地区的难民和国内流离失 所者的大学拓展项目——主任,他在针对女性幸存者的现有工作之外,建立了针对与冲突有关的性暴力的男性幸存者的新计划,并提醒人们关注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和阴阳人难民的 特殊需求。他就此与联合国和非政府组织进行了广泛磋商。

订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