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送页面
  • 打印页面

保护平民:利比亚和科特迪瓦的教训

18-05-2011 文章, 由 伊夫•达科尔

尽管出台了一系列有关保护平民的政治声明,为什么保护和援助平民的人道努力仍然遇到了如此多的障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总干事伊夫•达科尔认为问题的核心在于人道援助日益政治化和军事化。

过去两个月,联合国安理会授权了在利比亚和科特迪瓦的军事干预。联合国表示,对于这两次行动的授权是基于保护平民和防止进一步的平民死亡。

5月10日,联合国安理会在纽约召开会议,讨论了保护平民问题。我认为,政治、军事和政策层面取得的进展与一线的人道现实之间的差距,可能从未如此明显。

尽管——或者说正是因为——出台了这些保护平民的倡议,为身陷这些武装冲突中的受难者提供公正和中立的人道援助变得更加困难。利比亚和科特迪瓦的局势使国际人道社会面临严峻考验。
 
利比亚的人道局势十分严峻并在继续恶化——特别是在遭遇了袭击的米苏拉塔,那里的水供应、卫生保健和其他基本服务被严重破坏,医院也面临巨大压力。最近一艘运载人道援助和伤者的船舶从米苏拉塔出发时遭到轰炸,造成了更多的死亡和痛苦——这已经是在过去几个星期内发生的第二起类似事件。

 援助必须严格根据人道需求来区分轻重缓急并进行分配,而不是根据政治、军事或经济目的

在受战斗影响的其他地区,如艾季达比亚,成千上万的人逃离了家园。阻碍居民返乡的不仅仅是当地肆虐的危险局势,还有处处埋藏的未爆炸弹药。在许多地区,特别是在的黎波里和利比亚西部,人道通道成了严重问题,只有极少数的人道组织能够有效运作,接触到需要帮助的人。

与此同时,科特迪瓦西部、利比里亚边境附近地区的人道局势仍然十分严峻。整个村庄在冲突中被摧毁,当地居民和流离失所者对食物、水、住房和医疗保健的需求特别迫切。多家医院和保健中心遭破坏和抢劫,导致了对药品和医疗用品的紧急需求。然而,人道应对从总体上说还远远不够。在这一地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科特迪瓦国家红会仍然是能够在没有军事护送的情况下接触到援助对象的唯一两个人道组织。

那么,既然在政治层面出台了如此多的有关保护平民的声明和决议,为何一线的保护和援助平民的人道行动却如此受限?

武装冲突参与国和非国家参与方对国际人道法的公然藐视是造成今天我们所目睹的大规模苦难的核心原因。除此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人道援助日益政治化和军事化。其中包括各国将人道援助作为其管理武装冲突的工具和促进其自身利益的工具加以剥削利用。以利比亚和科特迪瓦为例,至少在公众舆论领域,各主要国际参与方的政治、军事和人道使命可能难以清晰区分。这可能会成为特别棘手的问题,正如我们在科特迪瓦所看到的情况一样,联合国的一个综合特派团同时扮演着军事和人道角色,并实际上成为了一个冲突参与方。这种角色的模糊最终阻碍着人道组织以公正的方式接触到冲突双方的援助对象,并将其复杂化,不仅对联合国各机构及其执行伙伴而言如此,对于其他人道组织也是如此。  

包括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内的人道组织可以从对自身能力和局限性做出诚实的自我评价开始,并真诚承诺将漂亮的言词和良好的意愿与一线的现实相统一起来。身陷武装冲突的无数男女老少的性命都有赖于此。


人道组织本身的表现和行为是另一个重要原因。虽然许多人道组织声称坚持公正(这是最低标准)、中立和独立的基本原则,却很少有人在实践中这样做。原则常常为了寻求方便而屈从于实用主义。这最终限制了提供真正有原则性的人道援助。

越来越多的人道参与者自称开展保护工作,针对这种情况,切实有效的协调工作必须更多地基于对特定基本原则的真正尊重,而不是基于日益繁杂的协调机制和程序。为了贯彻透明化和问责制,我们所有组织必须对自身应对紧急局势的现有能力持实事求是和毫不含糊的观点,这包括我们在哪里有人道通道,在哪里没有,哪些领域我们亲自实施人道援助以及在何种程度上我们通过实施伙伴来实施援助。当我们借助实施伙伴开展援助时,我们在多大程度上监督行动的实施?我们是否在有效地将自己不愿承担的风险外包出去?

保护平民所面临的挑战——从其各种不同的层面来讲——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国家、非国家参与者、捐助者和人道组织都各自扮演着独特的角色。将失败归咎于其他人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国家和非国家参与者都必须表现出将法律条款付诸实践的政治意愿和诚意,认真对待自己保护平民的义务。援助必须严格根据人道需求来区分轻重缓急并进行分配,而不是根据政治、军事或经济目的。包括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内的人道组织可以从对自身能力和局限性做出诚实的自我评价开始,并真诚承诺将漂亮的言词和良好的意愿与一线的现实相统一起来。身陷武装冲突的无数男女老少的性命都有赖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