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扩大与私营军事和安全公司的联络

04-08-2004

私营安全公司是21世纪战争的一个突出特点。这些私营安全公司为各国、各团体甚至各非政府组织服务。目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正在逐步加强与这些公司的联络,以确保它们了解和尊重国际人道法。

冷战结束以来,私营军事安全部门获得了极大的发展。今天,它在本国和海外提供范围宽广的一系列服务——从训练军队、提供军事咨询到行动支持、保卫资产和人身安全、警察和情报活动。其中一个特别突出的增长点是为外国武装和警察部队提供训练和咨询。
 
2001年,据估计,单是私营军事安全公司的全球市场就达到了大约1000亿美元,而且由于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推动,这个市场继续膨胀。
 
它们的客户包括各个国家、武装团体、在困难的环境下开展业务的商业企业、联合国和非政府组织——甚至还包括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尽管它只有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并且仅是为了保护驻地的目的,才使用这种服务。某些公司的股票在世界上主要的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并通过将自己塑造成帮助全球范围内的客户实现其安全目标的灵活工具,销售自己的股票。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新的工作方法雇佣兵? 责任难以确立合理的勤勉  
 
面对这个产业的发展,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已经在考虑应该如何与这些安全公司最好地保持联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私人部门联络部的克劳德•瓦拉(Claude Voillat)说,目前正在计划一种更为系统的工作方法,他说道:“到目前为止,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军事安全公司的接触都是在非正式的基础上进行的。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目前正在计划一种更为系统的工作方法,它的重点在于那些在冲突局势下开展活动以及为武装部队提供培训和咨询的公司。此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将与那些和公司建立合同关系的有关当局以及公司的所属国进行类似的对话。
 
在瓦拉看来,与这些公司开展对话的目的在于,确保它们了解并尊重基本的人道原则以及法律的相关规定。他说道:“我们的目的是,促使它们将国际人道法包含进它们所提供的培训与咨询中。我们同样需要它们理解,它们不应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行动制造障碍,而是应该允许它接近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私营安全公司的工作人员是否应被视为雇佣兵?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法律部的艾玛努埃拉—基阿拉•吉拉德认为,这个问题并不存在统一的答案。她说道:“应该对每一个个案进行具体分析。在大多数情况下,从严格的法律观点来看,他们并不属于《日内瓦公约第一附加议定书》第47条以及其他相关国际条约所界定的雇佣兵”。
 
除非被编入一国的武装部队,私营军事安全公司的工作人员应被视为平民,并因此享有国际人道法的相关保护——除非他们所实施的行动已构成了对战争的直接参与。
 
吉拉德女士说道:“如果确实卷入了武装冲突,那么他们将不再受保护,并因此可以受到攻击。如果被俘,他们将不享有战俘的身份,但可以受到《日内瓦第四公约》的保护”。
 
当暴力局势达到武装冲突的程度时,私营军事安全公司的工作人员必须遵守国际人道法,而且,在他们犯下战争罪行时,将受到控诉。
 
   
 
尽管私营军事安全公司的民事责任在总体上已被接受,但是,在大多数国家中,它们的刑事责任却要有限得多。与他们建立合同关系的商业企业——例如石油或采矿公司——的责任同样也难以确立,尤其是在刑事诉讼中。
 
吉拉德女士指出:“由于实际的原因,可能很难对私营军事安全公司提起诉讼。它们可能已经在其开展行动的国家获得了免于被诉至法庭的豁免权;而且,由于武装冲突的影响,地方法庭甚至根本无法运转”。
   
另外一个复杂的因素是,如果被诉的违法行为发生在国外,那么将这些公司诉至它们本国的法庭将是十分困难的;大多数的法庭都只享有有限的域外管辖权。
 
吉拉德女士还指出,基于类似的原因,尽管在法律上这些公司的工作人员可能应对其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负个人责任,但是,实际上很难找到一个能够而且在政治上也有意愿对他们被诉的罪行行使域外管辖权的本国刑事法庭。
 
   
 
“如果一国授权私营军事安全公司行使某些政府的职能,或者这些公司事实上在它的指导下行动或处在它的直接控制之下,那么,该国也可能因这些公司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而承担责任”,吉拉德女士解释道,“而且,即使这些私人缔约人并不是国家的代理人,各国仍然有义务确保它们尊重国际人道法,并有义务履行所谓的‘合理的勤勉’,即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防止在其领土上开展行动或来自于其领土上的个人或实体违反国际人道法,并对违法行为予以惩处”。
 
在克劳德•瓦拉看来,让这些公司充分了解它们在国际人道法下所承担的义务,并且对私营军事安全人员的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给与及时的制裁,是十分必要的。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并不想对这些私营公司的合法性问题表明立场”,他说道,“但是,它坚持认为,军事职能的私营化倾向不应为弱化对国际人道法的尊重及其实施打开方便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