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字国际评论》2004年文章选集

《红十字国际评论》第 853/854/855/856 期

《红十字国际评论》2004年文章选集

本选集共包括17篇选自《红十字国际评论》2004年卷的文章。

目录

  • 国际人道法的原则

    载于《国际人道法的发展和原则》,玛帝尼斯出版社,亨利•杜南学院,日内瓦,1985年。
    让·皮克泰,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委员

  • 论人道组织与国际法庭之间的合作

    人道组织在观察战争期间人们的所作所为方面,处于十分有利的位置。或许除了“潜入”和通过其他途径进入战区的战地记者以外,冲突地区以外的其他人一般都无法得知里面到底发生着什么事情。那些针对平民的暴行的具体细节,往往通过人道医疗组织的医护工作而暴露在这些工作人员面前;因此,所有在战争中开展人道救援工作的组织都可能成为战争残酷性的见证人。
    凯特·麦金托什

  • 论人权法保护与国际人道法的关系

    目前,各国似乎不太愿意推动国际人道法的进一步制定工作,尤其是关于国际人道法的实施机制,由此提出的一个问题就是在那些与国际人道法相邻的法律中出现了新的发展以及这些发展是如何影响国际人道法的。在与国际人道法相关的法律中,国际人权法是我们应当尤其关注的。因为在今天,人权法已经是国际法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而且任何国家,即使是在战时,都不会否认人权是人类社会的共同财产并代表着人类的共同价值。国际人道法和人权法在各自的起源和适用的条件方面是不同的,但这二者有共同的目标,即:在任何情形下保护和维护个人的利益。
    汉斯-约阿希姆·海因策, 高级研究员

  • 战争行为的根源:了解并预防违反国际人道法的行为的发生

    研究战争中的行为根源旨在致力于改进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传播政策和策略,以使它们更有效地预防违反国际人道法行为的发生。该研究提出了两个主要问题: (1)任何特定情况下,能影响武器携带者的行为并使他们遵守或违反国际人道法的主要因素是什么? (2)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制定的预防策略对于上述问题的答案是否给予适当的考虑?
    丹尼尔·穆尼奥斯-罗哈斯
    让-雅克·弗雷萨尔

  • 论国际人道法上“赦免”的合法性

    本文将简要地探讨一下这个重要而又富争议性的裁定对国际人道法发展的影响,同时对这一裁定最重要和关键的观点进行审查,在这之前,将先对塞拉利昂特别法庭、《洛美和平协定》以及上诉庭裁定(以下简称为“洛美裁定”)的法律背景作一简要的概述。
    西蒙·M.迈森贝格, 合作研究员

  • 武装冲突期间对文化财产的法律保护的起源

    在近代的许多冲突中,无数历史纪念碑、艺术品和宗教场所遭到破坏,虽然1954年5月4日关于武装冲突期间保护文化财产的《海牙公约》以及包括日内瓦公约第一附加议定书第53条和日内瓦公约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6条在内的其他国际人道法规则都规定必须保护人类的文化财产。
    弗朗索瓦•比尼翁, 人道法与人道行动独立顾问

  • 以1954年关于在武装冲突中保护文化财产海牙公约的识别标志来标明文化财产

    这篇文章将对武装冲突情况下保护文化财产1954年《海牙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17条关于使用识别标志的一个有趣法律问题进行阐述,以作为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在1999年提出的将被损文化遗址置以识别标志是否适当的问题的解答。
    扬·赫拉迪克, 程序专家

  • 有关军事占领的国际法在国际组织活动中的适用

    国际人道法意义上的军事占领,同联合国一些活动之间的相似性,一直为学术所强调。这些活动表明:国际武装力量在政治和军事不稳定领域里在某些方面开展活动。根据这种情况,国际武装力量被赋予强大的指挥权力。考虑到这种相似性,本文计划研究有关占领的国际法在国际组织活动中的适用,尤其是在临时国际行政管理中的适用。
    西尔万•维特, 法律顾问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应付安全问题挑战的解决方法

    千禧年的第一年,在人道救援行动实施方面无疑是比较困难且变化很大的一年。针对救援组织及其工作人员故意实施的威胁和袭击,使得人们对这些组织是否有能力履行其职能产生了怀疑,并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人道行动前景的讨论。在这一讨论中,有不少问题是关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命运的问题。在本文中,作者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如何评估这一情况以及如何准备处理其中一些最相关的问题,试着阐述一些想法。
    皮埃尔·克朗恩布尔,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前行动部主任

  • 人道主义在“人道”军事干涉时代所面临的道德困境

    近些年来,西方国家愈来愈频繁地使用“人道主义”标签以使其新议程或有争议性的议程合法化。将人道主义作为国际军事干涉合法化的理由,以及这些军事行动所涉及的政府通常同时也是人道主义机构主要的资金提供者这一事实,引起了国际人道组织和非政府组织中关于人道主义行动的道德原则的重新探讨。本文将探讨在人道组织(通常是不情愿的情况下)被作为政治和军事策略以减少冲突、建立和平时,尤其是在出现“人道主义”军事干涉后,其所面临的一系列道德困境。本文将以近年来在柬埔寨、波斯尼亚、科索沃、阿富汗和伊拉克采取的国际行动为例证。
    贝亚特·施魏策尔

  • 当代平民——军队关系面临的挑战:是补充还是对立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定义其与军队关系时的出发点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红新月的基本原则以及国际人道法的相关规定。这些原则与规则规定了这一关系的本质及其范围的总体框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独立于任何带有政治或军事性质的工作。他们不仅向武装冲突以及国内战争的受难者提供援助,而且还基于人道法及其原则对受难者进行保护(这是根本性原则)。
    拉杰·拉纳

  • 在人道工作中直言不讳还是保持沉默

    对于一个人道组织而言,是否应该公开并且谴责对于国际人道法的违反以及其他的不法行为,是否应该指出那些应当承担责任者的名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又应该在多大程度上予以公开和谴责?这从来就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对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而言,情况更是如此。这种局面的形成有诸多原因,我必须逐一加以解释。时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公开或发表的声明也支配着政治的角逐。虽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无意卷入政治争辩的唇枪舌辩中,但这些公开或发表的声明仍旧展现了在政治利益和人道关注之间存在冲突的纷繁世界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是如何开展它的工作的。因此本文的主题即以一种独特的视角来洞察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所开展的工作以及它是在怎样的条件下开展这些工作的。
    雅各布·克伦贝格尔,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前任主席

  • 伊拉克的状况:安理会第1483号决议与占领法

    发生在2003年的海湾战争及其后果,在法律专家们之间引起了激烈的讨论。但大多数这类讨论的重点,集中在发动战争的权利(jus ad bellum)方面,其中尤其是2003年3月美国、英国及其盟国攻打伊拉克的合法性问题上。而从事战争的方式和手段(jus in bello)这个问题,却没有得到多少关注。这令人感到遗憾,因为美国和英国等对伊拉克的占领,是国家承认适用占领法的极少数例子之一。迄今为止,占领法主要在涉及被以色列占领的领土时提及。但以色列在法律上拒不承认占领法适用于那些领土,尽管它声明它在事实上适用这一法律。
    马滕·兹瓦嫩布尔格, 荷兰国防部的资深法律顾问

  • 将邻居当做人体盾牌?——以色列国防军“先期警告程序”与国际人道法

    “先期警告程序”1 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邻居程序”。它是以色列国防军(IDF)用以抓捕(约旦河)西岸被通缉之人并为避免平民和军人伤亡而采取的措施。依笔者看来,“先期警告程序”违反了《日内瓦第四公约》第51条的规定以及禁止使用人体盾牌的规定,并因此成为国际人道法绝对禁止的方法。即使这一结论不能被接纳,“先期警告程序”也还是违反了相称性原则,尽管它可能是达成上述目的的合适途径,但有两个因素需要详加考量:与事件没有任何关系的平民的安全,以及军队的安全。由于对于后者来说在达成目标的同时自身的危险可能会高一些,但却免除了对所有平民造成伤害的可能性。所以,结论应该是:从国际人道法的角度看,“程序”即使不是被绝对禁止的,也不是一种符合相称性原则的手段。
    罗兰德·奥托, 哥廷根大学国际法学院研究员

  • 关于战争遗留爆炸物的新议定书:1980年《某些常规武器公约》第五议定书的谈判和历史

    2003年11月28日,《某些常规武器国际公约》的缔约国就战争遗留爆炸物问题通过了一个新的议定书。本文将追溯第五议定书的发展沿革,并且分析谈判过程中产生的关键性的问题。同时,本文还将讨论第五议定书对国际人道法的意义,对战争地区潜在的影响,以及在议定书执行过程中可能遇到的一些困难。
    路易·马雷斯卡, 法律顾问

  • 联合国授权使用武力中国际人道法和国际人权法的应用

    在联合国授权使用武力中如何适用国际人道法和国际人权法涉及很多问题。在瑞士日内瓦2003年12月11日和12日两天举行的会议上,一些学术专家、政府及国际组织的代表、军事法律顾问和国际红十字委员会的律师就其中一些问题进行了探讨。

  • 国际人道法和现今武装冲突的挑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2003年12月于日内瓦召开的第28届红十字和红新月国际大会提交的报告的摘录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现在提交的这份报告的目的是:对现今的武装冲突给国际人道法所带来的一些挑战作一个概括的评述,以便促进对国际人道法的进一步反思。这份报告并不以重申和发展国际人道法为题,因为其范围较1969年报告的范围而言要更为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