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专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让新冠疫苗接种在冲突地区成为可能

澎湃专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让新冠疫苗接种在冲突地区成为可能

“我记得很清楚,叙利亚冲突爆发的那天是(2011年)3月15日,那时候我是一个驻日内瓦的外交官……”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中国事务个人特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东亚地区代表处主任白良(Jacques Pellet)近日在2020首届中国与国际发展论坛上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回忆道,“然而,战争直到今天还未真正结束。”
报道 2020-12-23 中国

原载于澎湃国际

从叙利亚到阿富汗,从纳卡到顿巴斯,白良细数了那些他描述中"冻结的冲突"、"被遗忘的冲突"和"长期冲突"。2020年,新冠疫情夺去了人们对这些冲突地区原本就有限的注意力。突如其来的疫情让这些民生凋敝之地再度遭到重创,也让从事人道工作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展工作受到了影响。

"我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曾呼吁,全球在新冠疫情时期应停火,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也支持这个提议,但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的与之相反——在阿富汗、也门、利比亚、埃塞俄比亚......战争还在继续。"白良表示,"这表明,在一些地区,大流行并没有'删除'之前存在的问题,我们也没能看到国际社会团结一致去对抗这场大流行,而之前就存在的问题依然存在。"白良毕业于法国格勒诺布尔高等政治学院,曾先后在日内瓦大学及北京大学学习中国语言与文化。1995年,他进入法国外交部,多次被派驻中国。此外,白良在人道外交和多边外交方面也具有丰富经验,曾任法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副代表。

2016年,白良加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担任毛雷尔主席的个人特使,负责在中国及第三国加强与中国政府部门的战略关系,与众多参与者和机构就共同关心的人道事务展开合作。2019年9月,白良就任东亚地区代表处主任,负责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中国、朝鲜半岛和蒙古的事务。

白良就冲突地区的疫情应对、疫苗分配等问题谈及了自己的看法。2020年对于奋战在冲突地区第一线的人道工作者来说,也是挑战重重的一年。谈到这一年的困难,他耸耸肩,微笑说道:"我们做到了,我们可以做到。"

新冠并不是"规则改变者"

对于一些生活在冲突地区的普通人来说,新冠病毒是一个极为渺小的存在,而社会隔离则是一个太过抽象的概念。

在《纽约时报》记者的笔下,23岁的阿富汗青年穆罕默德·瓦基勒在疫情暴发后每日仍前往集市卖二手鞋,与客人握手,数着肮脏的钞票,他不喜欢洗手液,也从不戴口罩。在阿富汗,还有无数个像穆罕默德这样的普通人,他们日日忙于生计,挤在密闭的公交车中,在小餐馆里并肩用餐,用拥抱这种传统的肢体语言相互问候。

"我们知道人们对于病毒和不断听到的疫情消息感到厌倦......我们生活在一个面临战争和贫困严重威胁的国家,新冠无法与之匹敌。"阿富汗卫生部发言人艾克迈勒·萨姆索尔无奈地说道。截至12月22日,这个陷入战乱40余年的国家已经报告了超过5万例新冠确诊病例,病亡人数超2000人,然而,阿富汗的新冠病毒检测能力非常有限。

虽然全球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但阿富汗米尔韦斯医院的工作人员还是主要忙于救治战伤患者。

"老实说,新冠疫情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一个'规则改变者',我们仍然在提供援助、提供清洁水、支持卫生基础设施的建设、在拘留场所开展保护工作、救助难民和伤员......这也是我们应对新冠疫情的一部分(工作)。"白良说道,"在阿富汗这样的冲突地区,应对疫情不仅仅是卫生角度的,我们还需要去适应战争这种新的工作环境,不过,我们工作的实质并没有改变。"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一些国家利用新冠疫情来推进一些与公共卫生无关的议程,如巩固权力、夺取战场、扩大外交优势等,在另一些地区,半官方团体和非国家行为者也在抓住新冠"机遇"实现自己的目标。这些导致了诸如纳卡地区、埃塞俄比亚北部、西撒哈拉等地的冲突惨剧。与此同时,战争在也门、叙利亚、阿富汗等饱经创伤的冲突前线也从未停息。

"这就是为什么虽然我们认为防控新冠疫情纵然重要,但其不应该成为唯一的关注点,因为假使我们不强调其他的困难,那就没有办法维持局势稳定,最终也没有办法成功对抗疫情。"白良强调,"我们也呼吁我们的捐助者,要意识到尽管新冠疫情是当今的优先处理事项,但其并非唯一。"

白良认为,在一些地区,疫情的应对工作也需要被整合到现有的人道援助工作中,"倘若仅关注新冠,那可能会拖累了其他工作,比如慢性病(的治疗)、生活援助等。"白良指出,疫情带来了许多次生危机,进一步放大了冲突地区的脆弱程度,若不及时满足人道需求,动荡地区势必愈发动荡,矛盾与冲突势必进一步激发。

"我首先要强调的重点是预防。我们在非常偏远的地区工作,很多是一些很难到达的地方,我们尽力往这些地区送一些采购来的防护物资,因为在这些地区有的时候很难保持社交距离。同时我们还是在努力做好预防工作,向这些地区分发了肥皂、口罩......"白良强调,"我们的工作仍然在持续,只不过是以一种新的形式。"

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地区萨达尔医院,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的急诊科护士。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全球105个国家和地区设有69个代表处,伴随新冠疫情而来的非常规措施和旅行限制也给该组织原有的行为模式带来了挑战。白良在采访中坦言,疫情扰乱了原本的岗位轮换机制,物资的采购也遇到了麻烦,"但即便如此,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者们知道自己的人道使命,因而这些困难的工作也都完成了。""事实上,我们(今年)的预算执行率达到了88%,尽管通常这个数字会是95%到96%,但是考虑到今年充满了挑战,这个数字已经很不可思议了,这表明我们确实适应了。"白良欣慰地说道。

让新冠疫苗接种在冲突地区成为可能

随着英美等国的民众纷纷卷起衣袖注射新冠疫苗,即使疫情仍在疯狂蔓延,西方国家面前那条逐步摆脱大流行噩梦的道路业已显现,但对于穷国和冲突前线的地区,想要完全控制住疫情,道阻且艰。

脆弱的卫生系统和小规模的经济体往往受疫情的打击更大,新冠再次暴露了国与国之间巨大的不平等差异。为了避免"疫苗民族主义"导致不平衡现象加剧,世卫组织、全球疫苗联盟(GAVI)和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成立了"新冠疫苗获取机制"(COVAX),确保一些发展中国家和贫穷国家可以获得疫苗——但这绝非易事。

路透社12月16日获得的一份世卫组织内部文件指出,COVAX的发起人表示,该项目因资金缺乏、供应存在风险和合同安排复杂而面临着"非常高"的失败风险,一旦失败,这有可能让贫穷国家的数十亿人直到2024年才可获得新冠疫苗。
"我们现在的挑战是确保(新冠)疫苗被视为一种全球公益产品——让任何地方的每个人都可以获得并负担得起,将其变成一种'人民的疫苗'。"12月18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德国联邦议院发表演讲时倡议道。2020年6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联合国共同呼吁为研制"人民的疫苗"团结一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南苏丹红十字会的1700名志愿者在南苏丹各地社区向100多万人提供健康教育和个人卫生宣传信息。 

白良指出,在新冠疫苗的公平分配方面,开展国际合作最为迫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也希望成为疫苗分发过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并不直接做疫苗工作,这是一个国家的政府、世界卫生组织或者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其他一些不同的组织所做的。"白良强调,"不过,我们要做的是让接种疫苗这件事在某些地区成为可能,这些地区通常很危险,人们很难接种到疫苗。"

白良进一步指出,基于自身的中立身份和在冲突地区拥有强大网络的特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所要做的是支持这些地区的疫苗接种运动,首先就是通过传递信息的方式让人们明白接种疫苗的重要性。

"由于在一些地区疫苗这个概念并不被人们所接受,所以你必须要去和这里的社群去交流,去解释,让他们信服。另外,在一些地区,尽管冲突爆发,我们也有能力确保疫苗的接种可在安全的条件下进行。"白良告诉澎湃新闻,"所以,我想强调的是,在一些已经留下我们足迹的地方,我们可以让疫苗接种成为可能。"

"我们可以作为中立的中间方进入到当地政府进不去的地方,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白良说道。此外,他认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合作伙伴可以在疫苗的公平分配方面发挥作用,或参与获取疫苗的谈判及实际分配工作,或补充政府及其他行为体的相关计划。

世界需要"强有力的声音"

"新冠病毒不分国界......在所有人都安全之前,没有人是安全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曾如此说道。在全球共危难的关头,对人道主义救援机构和国际组织的支持就显得尤为重要。

"疫情初期,我们看到对于援助的需求不断上升,后来我们发现获得国际人道救援的资助比以前更加困难了,因为一些主要的捐助者也在面临巨大的困难。"白良直言,"可以想象,每个国家的政府都在努力救助自己的人民。"

非营利新闻媒体《新人道主义》杂志2020年11月的一篇报道援引内部文件指出,面临预算压力,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正计划在一些相对和平的国家进行裁员,并在明年将其预算削减约94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15亿元)。报道指出,此举与新冠疫情造成的不确定性及其引发的资金担忧有关。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初期,红十字会国际委员会在乌克兰顿涅茨克市彼得罗夫斯基区紧急派发食品。 

12月1日,联合国发布的《2021年全球人道主义状况概览》显示,2021年全球将有创纪录的2.35亿人需要人道援助和保护,与2020年相比增加近40%。为此,联合国明年必须募集350亿美元才可满足这一庞大的人道需求。白良肯定了中国在国际抗疫工作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同时他也希望中国可以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加强援助方面的对话,"我们确实希望中国通过帮助我们来帮助其他人。"

"当然,我们也需要政治支持。"白良指出,在此前关于新冠疫情的国际讨论中,中国呼吁国际社会支持世卫组织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不仅是新冠疫情,在很多议题上我们都在扩大并深化与中国的政治对话,因为中国眼下在全球的影响力比以往更大了,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影响者。"

"尊重人道事业是很重要的。在很多地区,医院受到攻击,援助工作者的工作陷入困境......为此,我们需要一个强有力的声音,呼吁冲突各方尊重国际人道法的基本准则。"白良认为,"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角色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