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乌克兰:布恰众生相

留守乌克兰:布恰众生相

布恰曾是乌克兰基辅郊区一个恬静的小镇,如今却成为上演激战的舞台。3万居民中大部分人都逃走了;但那些无法逃离的人,例如老人、病人和行动不便者,却只能留下。许多人都是独居状态,没有暖气,也没有水电。他们都饱受创伤,在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讲述自身遭遇时常常泪流满面。
报道 2022-04-20 乌克兰 俄罗斯联邦

4月13日至20日期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对布恰居民进行登记以提供现金援助。其中一些民众向工作人员简要讲述了他们目前的生活状况。 All photos Alyona Synenko/ICRC

加林娜·德米特里耶夫娜(Galina Dmitrievna),70岁

所有邻居都走了。可我们的大儿子安葬在这里,我不想留下他一个人。二儿子说:"妈妈,我不会离开您的。"所以我们一起留了下来。恐惧要把我逼疯了,我只能日夜祈祷。

塔玛拉,75岁

我们的孩子和孙辈都离开了。我和丈夫留了下来。他85岁了,走不了路。我给他喂饭,帮他换衣服。家里没有电,没有燃气,也没有水。打仗的声音萦绕在我耳边。我们无处可去。谁会需要我们呢?

伊万,40岁

我曾和妻子还有三个孩子躲在地下室里。当时还有一些其他家庭。我们能听到外面的枪声。妻子玛丽娜一直在跟我说她有多害怕,后来连饭也吃不下了;直到某一天早上,她再也没有醒来。我们将她埋在了公寓楼的院子里。我想起了所有计划要和妻子一起做,但却一直拖延的事情。

瓦西里(Vasyl),65岁

我要去陌生的地方吗?我会不会死在路上?我宁愿死在家里。我和姐姐躲在地下室里。我把水壶烧热,放在床边取暖。

弗拉基米尔,59岁

我的家人离开了,但我决定留下来照看房子。我还得养鸡、养狗,照看菜园。

娜塔莉亚,68岁

我们的孩子和孙女离开了,教子失踪了。现在只剩下我和丈夫。由于轰炸,家里所有的窗户都破了。那之后,我连续三晚都睡不着觉。我们养着鸡、兔子和鸽子,我为它们感到难过。

我还喂养着邻居们留下的五只猫和一只狗。我们都变了。年轻人都苍老了不少。

加林娜·彼得罗芙娜(Galina Petrovna),71岁

我们公寓楼只有五个人留了下来。邻居们走的时候把他们的食物留给了我们。我留下来照顾女儿。她51岁了,因为压力太大,已经走不了路了。我们能听到爆炸声,但无法去地下室躲避。即使在安静的时候,我也由于害怕而睡不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