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布亚新几内亚: 死而复生之旅

巴布亚新几内亚: 死而复生之旅

沃蕾姆·珀卡娜(Warame Pokana)慢慢回忆着2019年7月的那些细节,正如她曾无数次在脑海中所重温的那样:“我曾走在通往地狱的路上,迷茫无助,痛失一切。”无需开口,她的左手、双腿和脑后长长的伤疤就已经在无声地讲述她的遭遇。
报道 2020-03-23 巴布亚新几内亚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赫拉省(Hela Province)特加利(Tagali)地方政府下辖的卡里塔(Karita)村,一场屠杀导致18人遇害,珀卡娜却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但在那个周日清晨,她在那场部族间暴力事件中失去了全部四个孩子和一个表妹。

被砍之后,我倒在血泊之中。袭击者以为我已经死了就没有查看我。我几乎看不清任何人,但十分清楚周围发生的事情。

珀卡娜的丈夫安德鲁·保罗(Andrew Paul)躲开了袭击者,一有机会就返回村里寻找家人。

 他怎样把我送到医院又是另一个故事。赫拉省之外的人认为胡里(Huli)族男人生性好斗,不是那种会在这种情况下照顾妻子的类型。但我的丈夫证明他们错了,他把我救了回来,我永远心怀感激。

语气轻柔,为人谦逊,保罗因坚持救妻子一命而在卡里塔成了英雄一般的人物。带着很重的胡里族口音,保罗分享了那天的经历。

大约早上六点,袭击者离开了,我立即冲回家去,看到孩子们都死了,他们的尸体就像被特加利河的大浪冲上岸的软木一样。我妻子也躺在那里,浑身是血。我摸了一下她的脉搏,意识到她还活着。从那一刻起,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让她活下来。我甚至忘了死去的孩子,我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她身上。

保罗背着珀卡娜穿过潮湿的大草原,翻过一座山,到达山那边的赫达马里族(Hedamari)社区。在那里他得到帮助,将波卡娜转诊到塔里(Tari)医院。他说:"在那时,尽管我们的生活才刚刚被毁灭,但只有上帝才能给予我那样的决心。经过一周的重症护理,我妻子恢复了呼吸,我目睹了起死回生的奇迹。"

他脸上洋溢着光彩,接着向我们讲述他们如何在最黑暗的时刻感受到了希望。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如何失去了最宝贵的亲人。我们非常想念孩子们,后悔没能挽救他们,没能给他们更好的保护。一想起他们,总是让我们笑中含泪。但我们也在逐渐恢复,虽然这会花一些时间。

他补充说他们一直与赫达马里的家庭住在一起,因为回到自己家的话,总会让他们想起所经历的一切。

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故事能够给赫拉
的社区带来改变。

沃蕾姆·珀波卡娜说她的左手在袭击中被砍断,只有皮肤还连着。胳膊现在没有知觉,动不了了。 CC BY-NC-ND/ICRC/Reuben Tabel

由于伤情严重,珀卡娜如今成了偏瘫,她还谈到自己在学习如何度过每一天,并决心向前看。

作为一名母亲,那样残酷地失去孩子是无法承受的痛苦,我每次想到他们都会做噩梦。而且,我现在就像一名残疾人。由于身体一侧没有知觉,我无法走路,做家务或务农。但我感恩我并非孤身一人,我的丈夫从一开始就在我身边,仍然为我提供最好的照顾。

珀卡娜表示,除了夫妻二人相互扶持之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也一直在帮助他们克服恐惧, 逐渐变得情绪稳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在开展心理健康与社会心理支持讲座,旨在减少压力,推广积极应对机制,并帮助大屠杀目击者逐渐恢复日常生活。

我们没能参加第一次讲座,但参加讲座的一些妇女跟我们分享了她们学到的东西,帮助我们关注生活的积极一面。我参加了第二次讲座,听后感到如释重负,充满能量。虽然放下痛苦需要时间,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志愿者教给我们的呼吸练习在我感觉消沉时能够帮我平静下来。他们帮我向着愈合创伤的方向一小步一小步地前进。

近期,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卡里塔为71位母亲举办了五次讲座。心理健康与社会心理支持工作组也与社区中的男性一起面对他们在情感方面遇到的挑战。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