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情况中的紧急情况”——应对冲突局势和新冠病毒的红十字护士

“紧急情况中的紧急情况”——应对冲突局势和新冠病毒的红十字护士

今天,作为一名护士意味着什么?值此国际护士节之际,我们请四位护士分享她们的经验,讲述新冠肺炎疫情对其工作的影响。

尼日利亚,迈杜古里,护士长,娜塔莎·穆恩(Natasha Moon)

我们面临着紧急情况中的紧急情况:本就在冲突地区工作,现在又面临着巨大的公共卫生危机。

我在迈杜古里总医院工作,是由国际和当地工作人员组成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外科小组的一员。我们的任务是治疗在尼日利亚东北部肆虐10余年的冲突中受伤的民众。

战斗并没有因为新冠病毒而停止。

在发生袭击或战斗激化后我们仍会收治大量涌入的患者。不同的是我们如何处理这种情况。

我们设立了分诊帐篷,对工作人员进行预防措施的培训,并也不得不改变收治标准。急诊病房只收治生命垂危或面临截肢风险的人。

我们已经采取了社交距离措施,尽量在病房里腾出空间,减少接触。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医院是一个非常繁忙的地方。

迈杜古里约有350万人口,其中有100多万人因冲突而背井离乡到这里避难。

他们生活在城市周边拥挤的难民营中,或与当地居民生活在一起。我们的医院是他们能够获得医疗服务的少数几个地方之一。

娜塔莎·穆恩在迈杜古里总医院工作。 - ICRC/Alyona Synenko 

当我不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时,我是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一员,在重症科室工作。我想你可以把我们在这里做的事情与英国的同事们所做的工作相提并论。

我们都是在困难的情况下,竭尽所能地为患者提供救护。作为医务人员,我们更容易受到伤害。但我们了解风险,也愿意承担这些风险。

新冠病毒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个未知数,因此,此刻我们挺身而出照顾病患就尤为重要。这一点对于一名护士来说,无论是在迈杜古里还是在英国,都是一样的。

如果我在英国,我会和团队一起工作,为患者全力以赴,给予身边的工作人员鼓励和支持。这正是我们在这里做的事情。

一名小男孩在迈杜古里接受手术。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地区,民众很难获得医疗服务。 ICRC/Sam Smith
一名小男孩在迈杜古里接受手术。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地区,民众很难获得医疗服务。 ICRC/Sam Smith

安吉拉·内维尔(Angela Neville),手术室护士,南苏丹

作为一名护士,你会尽最大努力去照顾那些最脆弱的人。无论在哪里工作,这一点都不会改变。

不同的是你必须做出一些决定。

我刚从南苏丹回来,在这个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我在一个偏远村庄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医院工作,是外科团队的一员。

到那里只能乘坐飞机或直升机。在雨季的时候,有时连直升机也会因为泥泞而无法降落,这里就会变得完全与世隔绝。

在南苏丹的雨季,我们面临重重挑战。 - ICRC/Angela Neville

不幸的是,冲突和部族间暴力使南苏丹成立后的最初几年蒙上了阴影。我们为受暴力局势影响的民众提供救治。

你永远不会习惯于救助枪伤患者——枪伤伤口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看到的一切都大不相同。

在战斗激化之后,会有大量伤者突然涌入医院,都是枪伤或其他重伤。情况变得非常紧张。

这个时候,你必须迅速做出重大决定。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决策会非常困难。有时你事后会思考你的决定是否正确,会质疑自己。

我知道我在南苏丹所做的选择与我在伦敦曾工作的医院中所做的选择大不相同,这完全是基于我们现有的资源。

我们非常担心南苏丹的新冠肺炎疫情。

医疗系统早已陷入困境。整个国家只有四台呼吸机。南苏丹根本没有足够的设施、医疗用品或医务人员来应对疫情。

然后,你还必须考虑人口因素——约150 万人——他们因冲突而背井离乡。他们难以获取洁净水、肥皂、食物和医疗服务。

除了医疗因素之外,还有其他一些问题让护士们在南苏丹的生活格外不同。例如,炎热——在旱季,气温会超过50度。

我们还必须应付蛇和蝎子。在我之前的一次任务中,我们治疗过一个被蛇咬伤然后被送进医院的患者。

当她躺在床上的时候,她开始用手指着天花板——她的头顶上有一只绿色的曼巴蛇!对于这一天而言,这绝对是一个有趣的开始。

迅速做出重大决定。正在实施手术的安吉拉。 ICRC/Angela Neville
迅速做出重大决定。正在实施手术的安吉拉。 ICRC/Angela Neville

叙利亚,大马士革,医务协调官,弗朗西丝·德夫林(Frances Devlin)

叙利亚冲突已进入第十个年头。大量医疗设施在战火中被毁。这是限制人们获取医疗服务的一个主要原因。再加上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局势非常令人担忧。

在叙利亚各地,医疗服务的提供情况大不相同。伊德利卜省及其周边地区的冲突仍在持续,医疗需求迫切,而民众仅能获得有限的医疗服务。

叙利亚境内约有650万流离失所者,他们通常住在营地中或合住处。

例如东北部的胡勒营地中,密集地生活着约6.5万人。帐篷里往往住着多个家庭,所以人们真的很难自我隔离。

胡勒营地的两个小居民。- ICRC/Mari Aftret Mørtvedt

我们正与合作伙伴一起,在营地内搭建一个隔离中心,把新冠肺炎疑似或确诊病例与人口稠密的营地隔离开来。

但即便如此,感染者也很难获得进一步的治疗——离开营地去哈塞克的医院可绝非易事。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叙利亚各地的一些医疗机构提供医疗用品和设备。此外,我们目前的工作重点之一是培训医务人员。

在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让医务人员正确掌握个人防护用品的使用以及分诊患者,对他们自身的安全和患者的健康至关重要。

这是基本的医务知识,但在叙利亚,很多经验丰富的医务人员已经离开,留下的不一定都具备必要的技能。

纵观全世界如何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无论是在我的祖国爱尔兰还是其他地方,我都看到人们对护士和医务人员的敬爱之情溢于言表,令人动容。

作为护士群体中的一员,大家肯定会有一种自豪感。护士们每天都战斗在第一线,不只是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很高兴看到她们终于得到了应有的认可。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叙利亚红新月会在胡勒共同运营一家一线医院。 - ICRC/Mari Aftret Mørtvedt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叙利亚红新月会在胡勒共同运营一家一线医院。 - ICRC/Mari Aftret Mørtvedt

委内瑞拉,加拉加斯,急诊护士专家,克丽茜·阿尔科克(Chrissy Alcock)

2015年埃博拉疫情期间,我曾在塞拉利昂工作,2018年我曾在孟加拉国处理若开邦难民中暴发的白喉疫情。这两种情况都很难与我们现在面临的新冠肺炎疫情相比。

目前,在加拉加斯这所由红十字国际委员支持的医院,我们没有看到大量的新冠肺炎病例涌入——但这并不意味着社区里没有病例。

很难预测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必须利用这段时间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我们团队正在帮助医院做好准备以应对可能发生的新冠肺炎病例激增。

我们正在培训医院工作人员使用个人防护用品,检查医院的分诊系统,划定管理患者流的空间,并准备好医疗用品和设备。我们在医院"常规工作"的基础上进行这一切。

在委内瑞拉,民众生活困难。尽管该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资源国之一,但恶性通货膨胀已达到严重的程度,许多人无法获得食物、充足的医疗服务和就业机会。

长期的暴力局势继续影响着该国的部分地区,而医院要想获得持续的水电供应、药品和医务人员以确保全面运营并非易事。

大量的材料都记载了委内瑞拉的人口外迁。我们发现,这使得一些需要丰富经验的医疗岗位往往只能由初级医务人员和护理人员担任。

我的部分职责是为临床医生提供紧急创伤培训。我们还对广大医院工作人员进行培训,让他们了解在疫情期间应如何应对和表现。

我们都是团队中的一员,清洁工和医生一样重要。

在这里,在世界各地的护理界,大家都拥有战友般的情谊。我曾在伦敦的圣托马斯医院工作。我仍然觉得自己是那个大家庭的一员。

听到医务人员为应对这次疫情而牺牲,真的很令人难过。我们将自己置于危险境地来救治患者。

值此国际护士和助产士年之际,我想向世界各地护士和助产士同事们的辛勤工作表达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