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照片讲述从提格雷逃往苏丹的埃塞俄比亚难民的故事

“我只顾着担心宝宝,都不记得一路是怎么过来的”

  • 一名苏丹红新月会医务人员在边境小镇哈米亚德特(Hamyadet)为一名逃离提格雷战斗的妇女进行治疗。苏丹红新月会医务人员治疗的许多民众都患有疟疾等疾病,或在战斗中受伤。
    Oliver Jobard/MYOP/ICRC
  • 一名苏丹红新月会工作人员登记刚刚穿越边境的难民。其中许多人在逃离途中与家人失散,非常担心家人的境遇。
    Oliver Jobard/MYOP/ICRC
  • 在小镇哈米亚德特(位于苏丹与埃塞俄比亚的界河边),年轻人聚集在供水点。获取环境卫生设施与供水,是难民每天面临的重重挑战之一。
    Oliver Jobard/MYOP/ICRC
  • 那伽·肖科莱(Naga Shokole)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胡梅拉镇,是一名30岁的农民。他表示:“当时正是收割季节。我正在高粱地里干活,那些人就来了。我看见了那个向我开枪的人。”那伽的妻子亚伊舍(Yayish)发现丈夫受伤,赶来扶起丈夫,和2岁的女儿希勒米拉(Hirmila)一起坐着小车,带着几头驴穿越了边境。抵达苏丹后,苏丹红新月会开始照料那伽,将他送往哈沙巴医院。
    Oliver Jobard/MYOP/ICRC
  • 24岁的米利翁(Million)已经怀孕9个月了。她说道:“我只顾着担心宝宝,都不记得一路是怎么过来的,就像是进了黑洞一样。今天,他们告诉我必须留在这里,因为我随时都有可能分娩。我们会去苏丹红新月会的医疗中心看医生。我的丈夫还在我们原来居住的默克莱。”
    Oliver Jobard/MYOP/ICRC
  • 一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在乌默拉库巴(Um Rakuba)难民营登记“寻人请求”。这些请求会记录在红十字与红新月系统中,旨在帮助民众找到家人,或与他们重新取得联系。数百人在逃离埃塞俄比亚时与亲人失去了联系。截止11月29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组与苏丹红新月会合作,已经帮助埃塞俄比亚人成功拨打了约1000通电话,联络在埃塞俄比亚部分地区及国外的亲人。由于提格雷部分地区的电话及互联网网络尚未恢复,许多人已经数周与亲人隔绝,音信全无。
    Oliver Jobard/MYOP/ICRC
2020-12-03

每一天,都有成百上千名埃塞俄比亚难民抵达苏丹。他们精疲力尽,担惊受怕,除了身上的衣服之外别无长物。当地苏丹民众把自己仅有的资源与难民分享,展示出了惊人的团结精神;与此同时,当局和援助组织也在努力加大服务力度,提供食物、水、避难所和医疗服务。

尽管大量基本需求尚未得到满足,许多难民仍然面临一项更加迫切的担忧:他们想要与失散亲人取得联系,确认亲人是否安然无恙。许多人在逃离家园的混乱之中与亲人离散,其他人则是由于提格雷州部分地区的电话与互联网网络尚未恢复,而无法联络亲人。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苏丹红新月会一道,在边境附近设立了3处服务站,帮助民众通过打电话、发送信息来与亲人取得联系。苏丹红新月会还为难民提供医疗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