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尼泊尔地震:“何时才最后结束”?

2015-05-18
经历尼泊尔地震:“何时才最后结束”?

 

4月25号以来,我们所有人都挣扎着经历着同样一件事:生活在不确定中。

那个周六的7.8级地震后,又发生了上千次余震,但强度有所减弱。我能够在每天每晚新的余震发生时保持镇定,甚至在集中精力做手头的事情时会注意不到那些"温和"的余震。

然而,上周二,在加德满都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尼泊尔代表处,我坐在我的电脑前,大地又一次开始震动。我跑到最近的门框那里,之前我们把它确定为安全地带。一个同事也加入了我。我们在那里等待了令人恐慌的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楼在摇摆,地在裂开,更糟糕的是,震动变得愈加猛烈。

当我们最终可以走到室外,我脑海中思绪万千:每个人都逃出来了吗?我丈夫和儿子平安吗?一线的团队和尼泊尔南部的工作人员怎么样了?

我周围的同事们都在疯狂地联系亲人,克服网络不通的困难。一名工作人员拥抱着一个痛哭流涕的人。有关地震震中的详细消息开始慢慢传来,那些家人在震中的同事不禁露出愈加紧张的表情。他们的房屋在第一次地震中就损毁了。他们现在会得到什么样的消息呢?

一群群的鸟飞向天空,有人喊着:"地震!"我们重新在空地上集中起来,第二轮的强震摇动着大地。

飞鸟知道这一切。

每个人被点名后,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我们有一名工作人员被一起切断主路的巨大泥石流困在乔塔拉(Chautara),不过他是安全的。

晚上开车回家,前几天恢复正常的街道又变得荒无人烟,重新开张的店铺又关了门。这个晚上很糟糕。又发生了3次强震。一些人叫喊着,还有人吹着哨子。我和我的同事们都有哨子,当你被困在废墟下时,可以用哨子来吸引救援者的注意。

我睁眼躺着,想着住在帐篷里的那些人,那些把年迈父母送到更安全的开放地带的同事,那些已经开始重建被毁家园的勇敢的尼泊尔人,那些亟需返回学校的孩子们,我们应当尽一切努力让他们忘掉这场灾难。

第二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处的所有人都回到工作岗位,不过许多人脸上显现出疲惫。从新近遭受地震的地区传来了悲惨的故事,影响了每个人的心情。更多人死去,更多人受伤,更多的房屋像扑克牌一样倒了下去。焦虑的幸存者问道"下面会发生什么?",即使是地质学家都不能预测余震何时结束,而我们又该如何回答?

然而当我伏案阅读来自一线的报告并倾听同事们的讲述时,希望又开始一丝丝燃起。尼泊尔红会的团队在为伤者提供急救服务,并继续分发救援物资。位于图利凯尔(Dhulikhel)的一家医院曾经与我们合作进行过急救室创伤抢救课程,该医院现在正在为从偏远地区空运来的病人进行手术。我们尼泊尔的社会心理专家和社区心理卫生工作者与尼泊尔红会的同事一起继续帮助幸存者应对动荡、恐惧和悲伤。其他工作人员在努力帮助恢复家人的联系。我们援助多年的两个假肢康复中心位于加德满都和博克拉(Pokhara),已经在治疗地震伤者了。

援助无处不在。

继续。我想,这是我们该做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从1998年起就开始在尼泊尔开展工作,应对毛派共产党和政府之间的国内冲突所产生的人道需求。过去16年,我们为加强尼泊尔红会和该国机构的紧急备灾能力做出了贡献,通过红十字通信为离散家庭带去了希望,为冲突中失踪者的家人提供了全面的社会心理支持,培训法医专家辨认尸体身份。现在,我们合作为地震受害者们开展工作。

我深深希望继续下去。尼泊尔人民的坚韧不拔已众所周知,不再需要被考验。

德拉加娜·科伊奇(Dragana Kojic)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尼泊尔代表处的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