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克兰/马尔维纳斯群岛:辨明逝者身份

  • 在这场阿根廷与英国的冲突结束36年后,一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法医工作组前往福克兰/马尔维纳斯群岛,从122位身份不明的士兵遗骸上采集DNA样本。他们希望重新找回这些阿根廷士兵的身份,帮助家属缓解丧亲之痛。2018年3月,200位死者家属前往达尔文公墓进行悼念。
    CC Secretaría de Derechos Humanos y Pluralismo Cultural
  • 这张照片拍摄于1983年。为纪念埋葬在达尔文公墓的阿根廷士兵,英国士兵打响了礼炮。当战争于1982年6月结束时,一些倒下的阿根廷士兵被埋在他们死亡地点附近的临时坟墓里。后来,英国陆军上校杰弗里·卡多佐(Geoffrey Cardozo)下令进行了第二次体面的埋葬。
    Courtesy Geoffrey Cardozo
  • 2017年6月,神父约翰·威兹德姆(John Wisdom)在挖掘开始前为墓地以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法医专家们祈福。十四位专家来自阿根廷、澳大利亚、智利、墨西哥、西班牙以及英国。
    CC BY-NC-ND / ICRC / Didier Revol
  • 法医学家们小心拔出十字架与墓碑后,用一辆小型挖掘机移开棺材上的泥土,接着用小型铁铲与泥铲巧妙地将裹在白色袋子里的尸体挖出来。在潮湿的土里埋了35年后,棺材的木头已经完全腐烂分解了。
    CC BY-NC-ND / ICRC / Didier Revol
  • 路易斯·方德布雷德(Luis Fondebrider,图中)领导着阿根廷法医人类学小组。1997年,受古巴政府委任,他带领法医小组从玻利维亚的瓦勒格兰德(Vallegrande, Bolivia)寻回了切·格瓦拉(Che Guevara)的遗体。 他经常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合作。
    CC BY-NC-ND / ICRC / Didier Revol
  • 法医在尸检台上继续对遗体进行深度剖析。法医专家们除了记录有助于鉴定的发现(如:性别、年龄、身材、及牙齿特征),还收集骨骼物质(牙齿与骨头)的小样本,以便基因实验室稍后进行DNA鉴定。
    CC BY-NC-ND / ICRC / Didier Revol
  • 法医专家在挖掘出的第一具尸体上找到一张军官证。他们将其视为一个好兆头。DNA 鉴定可能会进一步确认亡者身份。
    CC BY-NC-ND / ICRC / Didier Revol
  • 在法医实验室里,所有尸体都经过X光照射。法医学放射科专家,与病理学家、人类学家以及牙科学家一起寻找如陈年骨折或某些牙科治疗方面的线索。这些线索可帮助将尸体与当局或死者家属交给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组的医疗记录进行匹配。
    CC BY-NC-ND / ICRC / Didier Revol
  • 在其中一个尸体上找到各种物品:火柴、电池、阿根廷纸币、一个塑料念珠…… 它们对确认这具尸体的身份毫无帮助。
    CC BY-NC-ND / ICRC / Didier Revol
  • 专家们必须在检测每具尸体后的24小时内完成法医报告,并输入在每个尸体上收集到的所有数据。这不是个简单的任务。 莫里斯·蒂德博尔-宾兹(图中靠右)表示:“但这些努力是值得的。每个人,包括战死沙场的那些人,都有权在死后得到身份确认。”
    CC BY-NC-ND / ICRC / Didier Revol
  • 法医病理学家梅赛德斯·萨拉多·波多(Mercedes Salado Puerto)刚刚将DNA 样本封入一个带有她与项目负责人莫里斯·蒂德博尔-宾兹签名的塑料袋。他们的签名确保样本在被送至位于阿根廷、西班牙与英国的基因实验室前,能够得到一系列有效的监管。2013年,梅赛德斯曾参与智利诗人巴勃罗·聂鲁达(Pablo Neruda)遗体的挖掘工作。
    CC BY-NC-ND / ICRC / Didier Revol
  • 经过法医检测后,遗体立即被装殓在新的棺材中,并被再次埋入他们已安息过36年的原地。遗骸与他们的长眠之地全程被予以最大程度的照料与尊重。
    CC BY-NC-ND / ICRC / Didier Revol
  • 前往福克兰/马尔维纳斯群岛的主要城镇斯坦利港/阿根廷港(Port Stanley/Puerto Argentino)的路上。 为期七周的项目中,恶劣的天气状况(包括刺骨的寒冷,强风以及暴风雪)使工作环境愈发艰苦。但是最终,90名阿根廷士兵的身份被确认。在接下来的几年中,随着更多家庭加入身份确认程序,更多遗骸身份将得以确认。
    CC BY-NC-ND / ICRC / Didier Revol
2018-04-18

1982年阿根廷与英国的那场战争虽然短暂,却为许多家庭带来了巨大的痛苦。

双方共有超过900名士兵牺牲,另有三名平民丧生。在激烈的战火中,有的士兵不知所踪;有的士兵未经身份确认就被埋葬。超过200位阿根廷士兵(其中122位为无名士兵)葬于地处福克兰/马尔维纳斯群岛中心的达尔文公墓。

2017年,一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法医工作组成功确认了其中90人的身份,为逝者的家属带来慰藉。

2018年3月,200多位死者家属前往达尔文公墓进行悼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