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斯巴扎尔的缅甸流离失所民众:面临国家动荡、前途未卜的困境

  • 努尔贾汉(Nurjahan)
    努尔贾汉(Nurjahan)
    我丈夫在缅甸混乱的暴力局势中丧生。现在只剩下我和儿子相依为命,生活十分艰难。我身体不好,总是喘不过气,一直胃疼。可是我们的钱太少了,日子过得捉襟见肘,现在只有大米和其他一些援助物资。这一地区很快就要进入雨季。我担心这次的雨季会把我们的房子淹了,就像去年一样。
    CC BY-NC-ND / ICRC / Sheikh Mehedi Morshed
  • 朱巴尔(Jubaer)
    朱巴尔(Jubaer)
    我们的房子经不住雨水的冲刷。我是社区领导,责任重大。我需要格外警惕,确保其他民众都收到足够的食物和生存所需的服务。
    CC BY-NC-ND / ICRC / Sheikh Mehedi Morshed
  • 塞达拉(Setara)
    塞达拉(Setara)
    我曾经有个家。现在,我一无所有。不管是下雨还是刮风,不管这里有多脏,我只能待在这儿。我丈夫年纪大了,身体虚弱,听说我大儿子还坐牢了。我们没有收入来源。一家九口人,你无法想象我们在这儿是怎么活下来的。可是,我们没别的办法。
    CC BY-NC-ND / ICRC / Sheikh Mehedi Morshed
  • 努尔·加娅德(Nur Kayat)
    努尔·加娅德(Nur Kayat)
    我在这儿照看姐夫的香烟店,经常有男顾客光顾。我不喜欢卖烟和蒌叶,但我们全靠这个维生,因为我丈夫患有精神疾病,无法工作。我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生活非常辛苦。可我说不清自己是不是想回去,这儿的生活和以前在缅甸没什么两样。
    CC BY-NC-ND / ICRC / Sheikh Mehedi Morshed
  • 穆罕默德·希法耶德(Mohammad Shifayet)
    穆罕默德·希法耶德(Mohammad Shifayet)
    以前的生活无忧无虑,我去上学,和朋友们一起玩。可是搬到这儿以后一切都变了。我得帮家里。发放食物的日子,我会和爸爸一起去。他年纪大了,自己搬不动那些东西。我每天都去打水,排队好几个小时,只能打到两桶水。
    CC BY-NC-ND / ICRC / Sheikh Mehedi Morshed
  • 穆罕默德·安瓦尔(Muhammad Anwar)
    穆罕默德·安瓦尔(Muhammad Anwar)
    在这儿就像坐牢,但对我们而言,只有这里才安全。我8个月前来到这个难民营,当时只有几户人家。然后我就眼看着它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安置点。每天打水都很费劲。很累人,不过现在我已经习惯了每天的苦差事。等安全了我就会回家。
    CC BY-NC-ND / ICRC / Sheikh Mehedi Morshed
  • 穆罕默德·侯赛因(Mohammad Hossain)
    穆罕默德·侯赛因(Mohammad Hossain)
    我家有九口人,我们走了很远的路才来到这里,路上危机四伏。一户孟加拉人给了我们容身之地,我们感激极了。我以前的生意很好,但是冲突把一切都毁了。我7岁的孩子无法理解这场危机。她想美餐一顿时,我总是感到十分无助和无奈。
    CC BY-NC-ND / ICRC / Sheikh Mehedi Morshed
  • 赛加德(Saikat)——红新月志愿者
    赛加德(Saikat)——红新月志愿者
    我在巴格戈诺(Bagghona)难民营遇到了一个迷路的三岁小男孩。我抱着他走了两个小时,挨家挨户地寻找他的家人。有人把我领到了他家,但焦急的妈妈已经出去找小孩了。我等着这位妈妈回来,小家伙确认无误后我才把孩子交给了她。我们每天都会遇到困难,但人们与家人重逢后的喜悦让我不断前行。
    CC BY-NC-ND / ICRC / Sheikh Mehedi Morshed
  • 哈斯马德(Hasmat)——红新月志愿者
    哈斯马德(Hasmat)——红新月志愿者
    在库图帕隆难民营为民众提供电话服务时,我遇到一位与丈夫离散的年轻女士。电话一接通,她就松了一口气,泪流不止。那一幕,我永远难忘。女性志愿者很不容易。人们会指指点点,质疑我的能力。但是他们看到我的工作表现后,最终都会认可我。
    CC BY-NC-ND / ICRC / Sheikh Mehedi Morshed
2018-07-06

若开邦危机爆发十个月以来,缅甸成千上万流离失所民众仍生活在库克斯巴扎尔众多的临时安置点内。他们都有着类似的经历——为了躲避暴力局势,为了逃命而被迫离开家园。前往邻国孟加拉的路途危机四伏,困难重重。然而,他们别无选择。

库克斯巴扎尔难民营一直需要大量援助。随着雨季的到来,洪水和山体滑坡的威胁令人更加担忧。尽管当局和孟加拉国红新月会等一线援助机构能满足流离失所家庭的基本需求,但前途未卜仍是困扰他们的最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