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9年过去了,失踪人员家庭学着面对现实

  • 兰吉妮特维(Ranjinithevi)
    兰吉妮特维(Ranjinithevi)
    很长一段时间里,兰吉妮特维的女儿帕维特拉(Pavithra)都以为姥爷是爸爸。兰吉妮特维花了很多钱找算命的询问失踪丈夫的下落。经过“陪伴”项目几个月的帮助,兰吉妮特维已经能够面对丈夫失踪这一事实。她说:“通过参加互助小组活动,我学会了如何应对这种情况。我仍然相信他还活着,总有一天会回来。至于现在,我的重心是孩子们。”她补充道:“帕维特拉将来想当老师。”
    CC BY-NC-ND / ICRC / Rhema Mukti Baxter
  • 杰娅娜娅克伊(Jeyanayaky)
    杰娅娜娅克伊(Jeyanayaky)
    杰娅娜娅克伊每次遇到不相识的女性,都会在她们脸上寻找失踪女儿的影子。杰娅娜娅克伊今年58岁,她的女儿于2009年失踪,当时只有16岁。自那时起,她出现了很多健康问题,并被诊断患有乳腺癌,饱受痛苦折磨。她以前是幼儿园老师,现在,她在学着面对女儿失踪的现实。她眼含泪水地说:“与支持小组其他成员的交流帮助我和家人恢复了理智。”
    CC BY-NC-ND / ICRC / Rhema Mukti Baxter
  • 班杜拉(Bandula)
    班杜拉(Bandula)
    班杜拉今年68岁,他几个月前从部队收养了一条名叫利奥的狗。他的儿子于2000年失踪,当时刚要晋升上尉。他觉得,收养利奥能帮助他和儿子建立联系。这位父亲现在只有一纸临时死亡证明。他能从部队领到儿子的抚恤金,维持着一家人的生活。“我很痛苦,每吃一口饭都会让我想起儿子。”他说着,泪水便涌上双眼。8年前,班杜拉由于糖尿病失去了左脚。近期在“陪伴”项目的帮助下,他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领到了试戴合适的新假肢。“陪伴”项目是专门帮助失踪人员家庭应对亲人失踪之苦的互助支持小组。他带着渴求的目光说道:“我还希望有朝一日能有一辆轮椅,防止我截肢的腿上长癣。”现在,他有利奥的陪伴。他接着说:“利奥总是陪着我。他和我一起在走廊里等着接孙子孙女们放学回家。”
    CC BY-NC-ND / ICRC / Rhema Mukti Baxter
  • 杰娅拉妮(Jeyarani)
    杰娅拉妮(Jeyarani)
    杰娅拉妮的两个女儿都被卷入了2009年的冲突。小女儿几个月后从劫持者手中逃脱,回到了父母身边。大女儿却再也没有回来。杰娅拉妮变得沉默寡言,拒绝和任何人沟通。在丈夫的坚持下,她参加了“陪伴”项目的小组活动。与有类似经历的人们会面有助于情绪宣泄。女儿下落不明,不知她是否尚在人世,这种不确定性每天都折磨着她,但她在学着谈论这件事。杰娅拉妮说:“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回来的。”
    CC BY-NC-ND / ICRC / Rhema Mukti Baxter
  • 梅埃娜玛勒(Meenamal)
    梅埃娜玛勒(Meenamal)
    梅埃娜玛勒帮儿媳经营着一间小裁缝店。从科伦坡喧嚣的市场到康提宁静的小镇,都能看到她制作的新颖的包袋、拖鞋、图画和罩裙。这是众多妇女在赖以养家的丈夫失踪后为实现自力更生而开辟的新产业的一环。75岁的梅埃娜玛勒对于儿媳这几年奋斗取得的成绩非常自豪。她说:“她负责设计。只要她有需要,我就会帮她。”
    CC BY-NC-ND / ICRC / Rhema Mukti Baxter
  • 克丽尚特伊(Krishanthy)
    克丽尚特伊(Krishanthy)
    克丽尚特伊的丈夫是僧伽罗人,她所在的泰米尔社区对他们的婚姻并不赞同。2008年初,丈夫失踪后,她没有得到家人的任何支持。后来的几年里,这位年轻的新娘不得不自谋生路,养活自己和女儿。29岁的克丽尚特伊回忆起最初几年的生活,说道:“我很快就意识到,社会对于单亲妈妈并不友好。我必须学着自力更生,照顾年幼的女儿。”现在,她在瓦武尼亚租了一间小屋,开了一家儿童培训中心,教授僧伽罗语和泰米尔语。赚来的钱用于支付女儿学费和房租。她说:“我用‘陪伴’项目给我的钱买来了板凳,这才开起了我的培训中心。”
    CC BY-NC-ND / ICRC / Rhema Mukti Baxter
2018-08-29

战斗结束很久后,失踪人员家属仍在寻找冲突中失踪的亲人。他们不知道亲人是否尚在人世。

斯里兰卡的冲突结束已有九年,但失踪人员家属仍在寻找亲人。他们最关切的是失踪亲人的命运和下落。

这些家庭也需要社会心理支持,需要生计、医疗、法律和行政方面的帮助。2015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启动了帮助失踪人员家庭解决相关问题的全面支持项目——"陪伴"项目。

对这些家庭来说,只要尚未找到答案,他们就会继续等待亲人归来。

  • 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统计,仍有1.6万人因冲突而下落不明。
  • 自"陪伴"项目启动以来,6000余户家庭得到社会心理支持,1000余户家庭得到生计支持。
  • 为帮助失踪人员家庭满足行政、法律、医疗和经济需求,已向服务提供方进行了800余次的转介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