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并没有什么不同

法里斯虽然右腿截肢,却未曾放慢脚步,他绝不会让残疾阻碍他前进的步伐。
报道 2019-12-03 苏丹

法里斯·易卜拉欣很少分享自己的经历,不是因为害怕别人对他指指点点,而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和他人没什么不同。

10年前,26岁的法里斯因足菌病而失去了右腿。这是一种非常凶险的组织感染疾病。那时,法里斯的妈妈已去世三年,留下他和兄弟姐妹相依为命。这种感染进展缓慢:起初,法里斯脚部发肿,之后病情又发展到腿部,直到最后,法里斯疼到无法行走,只能爬行。

法里斯说:"家人带我去找传统医生,结果越治越糟糕。后来我被送到了杰贝勒奥利亚(Jebel Awlia,喀土穆以南40公里)的巴谢埃尔(Bashaier)医院,接受了一些检查,又转诊到喀土穆的一家大型医院。"

法里斯拿到了检查结果,纸上潦草地写着英文,他找了医院的人帮他翻译。他说:"那些人告诉我感染已经对我的腿造成了严重损伤,必须截肢。"

医疗体系破败不堪

长年战争,经济动荡,不断侵蚀苏丹的医疗系统。在喀土穆及较大的城镇,医院和诊所通常药品储备不足,供应的药品又往往十分昂贵,超出了大多数苏丹人的承受能力。医生因工资长期拖欠,而选择前往国外工作,导致苏丹国内医疗人才不断流失。

偏远地区局势更为严峻。许多苏丹人居住的地区周围缺少医疗机构,主要是因为诊所和医院遭到战火破坏,或由于长期资金不足而难以支撑运作。

就足菌病而言,早期诊断极为重要,能够在感染扩散,对组织造成不可逆的损害之前将其遏制。

这使得本可预防与治疗的疾病及感染演变为一场悲剧,危及患者健康。

就足菌病而言,该病由细菌或真菌引起,病原菌由损伤处植入,多侵犯足或腿部。早期诊断极为重要,能够在感染扩散,对组织造成不可逆的损害之前将其遏制。由于全球缺乏对足菌病治疗的投入,苏丹的医疗体系又逐渐衰败,法里斯以及成千上万的足菌病患者通常在感染极为严重时才前去就医,最后只得被迫截肢。

喀土穆郊外,法里斯工作的面包房新鲜出炉的苏丹面包。法里斯几乎整天都站着,和面、揉面、擀面。下班后,他会立即去镇上参加一些培训与课程。Photo: Crystal Wells / ICRC
喀土穆郊外,法里斯工作的面包房新鲜出炉的苏丹面包。法里斯几乎整天都站着,和面、揉面、擀面。下班后,他会立即去镇上参加一些培训与课程。Photo: Crystal Wells / ICRC

 我们都一样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自1990年起就与苏丹国家假肢与矫形服务局合作,提供假肢、矫形器及其他助行设备,并提供理疗服务。

如今,国家假肢与矫形服务局坐落于喀土穆中心地区的主要康复中心每年为大约2500名残疾人提供治疗,其中20%的人因足菌病而截肢。据喀土穆一家当地研究中心的登记数据显示,足菌病患者已有近9000例。

2010年,法里斯就是在这所中心第一次安装了假肢。

他说:"我失去了腿,但身体很健康。我想为(残疾人)协会工作,尽力帮助他们。我装上假肢以后,会去假肢车间,充当案例......我尽自己所能做一点贡献,帮助学生们学习,因为他们能够帮助其他患者。"

2019年11月,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苏丹代表处,法里斯成为第一个使用新型技术,安装多心轴义膝关节的患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全球的假肢康复中心正在大量生产使用这种新型膝关节。 Photo: Crystal Wells / ICRC

有了假肢,法里斯在喀土穆也能够与其他同龄人一样生活了。他最终在面包房找到了工作,几乎整天都站着,和面、揉面、擀面。下班后,他会立即去镇上参加一些培训与课程。

法里斯想起,有一次他去面包房上班,大家看到他都很震惊,没想到截肢患者还能工作。

他说:"我不是爱炫耀的人。我也不想给他们展示我真实的能力,但他们走后,我对同事说我们得快点干。我们的确做到了,比正常交班时间提前好几个小时完成了工作。后来我们去把轮班的同事叫醒,他们看到我们竟然用完了所有面粉,都惊呆了!"

用法里斯的话来说:“我从来没有丧失希望。我在规划自己的未来。我梦想着进入电子行业,继续学业,有自己的家庭。”Photo: Crystal Wells / ICRC
用法里斯的话来说:“我从来没有丧失希望。我在规划自己的未来。我梦想着进入电子行业,继续学业,有自己的家庭。”Photo: Crystal Wells / ICRC

10月底,法里斯安装了使用多心轴义膝关节的新假肢。他是国家假肢与矫形服务局第一位使用了这一新型技术的患者。这种技术模拟真实膝盖,可蹲可跪,活动起来更加灵活高效。

法里斯表示:"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技术。简直太棒了。安装起来也容易得多,连两分钟都用不了。帮我节省了更多的时间。"

对法里斯而言,时间非常宝贵,每一分钟都不能浪费。他虽然右腿截肢,却未曾放慢脚步,他绝不会让残疾阻碍他前进的步伐。

喀土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的国家假肢与矫形服务局康复中心,多心轴义膝关节(左)与单膝关节(右)并排摆放。 Photo: Crystal Wells / IC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