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战争:推动采取整体应对策略

2017-12-04
城市战争:推动采取整体应对策略
城市战争:推动采取整体应对策略

11月28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国际战略研究所和瑞士联邦外交部在人道中心举办专家小组讨论。这是为期两天的"城市战争"研讨会的活动之一。小组成员讨论了当今城市环境中军事行动带来的主要挑战, 并反思了为减少人员伤亡、生计损失而需采取的措施。讨论重点是冲突对城市和社会的整体影响,以及建筑在城市战争中的作用。

开幕致辞

  • 彼得·毛雷尔,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
  • 帕斯卡莱·巴利斯维尔(Pascale Baeriswyl),瑞士联邦外交部国务秘书
  • 巴斯蒂安·吉格里奇(Bastian Giegerich),国际战略研究所防卫和军事分析项目主任

主持人

  • 樊尚·贝尔纳,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法律与政策论坛负责人,《红十字国际评论》主编

嘉宾

  • 戴维·吉尔卡伦(David Kilcullen),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新美国战争未来项目高级研究员
  • 海伦·德拉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国际法与政策部主任
  • 马尔瓦·阿尔-萨布尼(Marwa Al-Sabouni),建筑师、《为家园而战》作者

 

小组讨论

彼得·毛雷尔概述了近年来冲突中令人担忧的趋势,包括参与者的分化、各种暴力形式相互作用及激增。他表示,暴力对平民和必要的基础设施具有毁灭性的影响,迫使数千民众逃离家园。他说:"旷日持久冲突造成的日积月累的影响令我们尤为关切。尤其令人不安的是,这些冲突正向人口密集地区转移。因此,我们必须采取措施,促进对国际人道法的遵守。通过持续的双边和多边对话,我们必须敦促冲突各方在发起攻击前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毛雷尔先生还表示,人道组织需携手合作,加强在城市复杂环境中的应对工作。"城市地区的人道应对工作需采取综合策略,将短期和长期措施、单个和系统措施、人道和发展措施相结合。"

帕斯卡莱·巴利斯维尔首先强调,《日内瓦公约》缔约国均有义务确保对人道法的遵守。她说:"重要的是要有预防冲突的政治意愿,并在冲突早期进行调解,这有助于防止暴力局势升级。与非国家参与方建立对话、鼓励其遵守人道法,对保护平民尤为重要,因为这些参与方往往在城市里控制着大片地区。"她还强调各国应加倍努力增进对被迫流离失所的认识,以便在《全球难民契约》《全球移民契约》通过前,参与探讨解决收容社区和被迫流离失所者问题的可持续性方案。
巴斯蒂安·吉格里奇表示,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口迁至城市,城市冲突会日渐增多。由于城市环境似乎会导致冲突延长,重建基础设施和社会凝聚力都会遇到很大挑战。他说:"如果城市战是新常态,我们则需更为严肃地思考行动、人道和法律方面的影响,以做到跨领域整体应对,综合更广泛的专业知识以处理此复杂现象。"

马尔瓦·阿尔-萨布尼探讨了建筑与冲突的联系,并介绍了其家乡霍姆斯的情况。她说:"在叙利亚,从围绕市中心的教派聚居区的建设中就能看出隔离这一现象。聚居区的修建方式和位置导致人们相互疏离,在社区内由于宗教、出身背景、阶级或综合因素而形成分化。"她解释了这种现象如何形成与城市化截然相反的部落体系。在部落社会内,人们有群体归属感,但缺乏社会归属感。这会导致不同群体的人因感到威胁而拿起武器。实际上,教派聚居区正是最先爆发战斗的地区。"她说:"城市的建设方式可能在危机中导致冲突,或可能防止不同群体间出现紧张局势。"建筑对建立归属感和认同感也有重要作用。因此,"内战及其造成的破坏会导致身份危机"。战争之前、期间及之后均可以采取措施减轻冲突对城市社区结构的影响。"人们日益认识到城市规划和建筑对社会动态的影响。因此,理解不同社区情况的细微差别至关重要,对冲突后希望帮助社会重建的人道工作者来说尤其如此。"

戴维·吉尔卡伦表示,当代战争和技术的变化要求当下和未来都要采取新的冲突处理方式。他为听众回顾了2007年发生在巴格达的事件。当时,他担任戴维·彼得雷乌斯将军(David Petraeus)的高级顾问,而后者是美国为首的驻伊拉克联军首领。当时,一个武装团体试图在该市不同社区内破坏人们的道德认知,刺激各群体相互实施暴行,形成自我维系的暴力循环。军方主要目标是减少针对平民的暴力行为。军方达成了这一目标,但为此付出了代价。吉尔卡伦先生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形,"与'疾病'本身相比,当时的'治疗'方案几乎造成了更糟糕的后果。为打破暴力循环,我们用长达200英里的水泥墙把集中居住社区相互隔离开来,封闭在各自的局限空间里。这座城市因此变成了死城,就像是一座巨大的露天监狱。吉尔卡伦延用这个比喻,补充道:"这个措施止住了出血,但却带来了患者死亡的风险。"

伊斯兰国组织仔细分析了这一策略奏效的原因,并在2013年3月将这一策略为其所用。吉尔卡伦说:"选中摩苏尔作为目标后,他们决定利用我们的策略来攻击我们。他们在这座城市的不同地区引发了一系列恐怖袭击,促使伊拉克军方修建了隔离墙,正如我们当初在巴格达采取的措施一般,也产生了同样的破坏效果。"伊拉克军方发现,自己守卫着检查站,无法在城市内部自由移动。"2014年6月,伊斯兰国组织成员开着坦克,一天之内就攻占了这座城市。在此之前,他们早已离间各个社区,并限制其活动范围。"如此这般,伊斯兰国组织把2007年成功遏制暴力行为的策略变成了摩苏尔这座城市的死亡陷阱。"这一事件很重要。它提醒我们,面对城市战,必须明确自己的目标:是保卫城市、拯救平民还是战胜对方。面对这些问题,不同身份的人(如城市规划专家、建筑师或军事人员)也会有不同的回答。"他补充表示,城市战争不断发展,相应地,也需要不断重新考虑应对策略。他总结道,底线是要将城市视为有生命的生态体系,而不只是一片土地。

海伦·德拉姆补充说,在城市,人们会产生自豪感,饱含感情。城市发生冲突时,令人担忧的不仅是生命的逝去,还有对人们所认同场所的破坏。她表示:"我们都注意到了冲突造成的可见破坏,但我也想提醒大家注意隐形的破坏。"她指出对供水管网和电网的破坏,以及在人口稠密地区爆炸的衍生影响所造成的破坏。有时,冲突造成的另一隐形后果是流离失所,因为有时很难判断何人以及多少人被迫逃离家园。城市遭到围困期间,平民的苦难和饥饿也属于被忽视的破坏。她强调了国际人道法于武装冲突期间减少苦难方面的巨大潜力:"首先,根据消极预防义务,武装冲突各方应避免将军事目标设置在人口稠密地区或其附近地区,因此不应发生城市战争。"此外,冲突各方有义务采取积极预防措施。作为预防措施之一,冲突各方应进行规划并收集信息以了解城市基础设施的复杂性,并谨慎选择冲突爆发地区。她总结道:"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敦促武装部队避免在人口稠密地区使用具有大范围杀伤效果的爆炸性武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收集的证据表明这些武器会造成滥杀滥伤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