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应将残疾问题始终视为首要议题?

2018-07-24
为何应将残疾问题始终视为首要议题?

阿尔贝托·卡伊罗曾在TED演讲中介绍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阿富汗的假肢康复服务,他希望这次演讲能"获得一些点击率",能够激起更多有关残疾人社会融入问题的讨论。7年过去了,他的演讲已被观看近100万次。

自1992年以来,阿尔贝托一直在阿富汗主管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假肢康复项目。在本周由英国主办的全球残疾人峰会上,阿尔贝托针对近年来该领域所取得的发展发表了看法。

 

您的TED演讲人气居高不下,您对此感到惊讶吗?

我在讲之前看了一些TED演讲。演讲对我来说很新鲜。我本以为点击率不会太高。

令人高兴的是点击率非常高。这说明人们希望了解更多,说明残疾问题很重要。

在伦敦召开的全球残疾人峰会意义何在?

全球残疾人峰会非常重要,它提供了重点关注残疾问题、让残疾人发声的机会。国际社会应听取他们的意见并采取行动,这点至关重要。我们不能只满足于细微的改变。

我的梦想是看到每个政府都把残疾问题、假肢康复和社会融入问题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人人都有责任行动起来。

在演讲中,您提到一个愿望,希望残疾人救助组织能听取他们的意见并使他们参与其中。请问目前这方面进展如何?

我认为我们在阿富汗已取得一些进展。现在,残疾人在诸多事务中(包括一些重要事项)拥有决策权,这是前所未见的。

他们参与开展患者管理等重要工作。他们的经历以及对当地情况的了解有助于我们改善项目,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

在我们的假肢康复中心工作的雇员中,90%以上是残疾人。

所以,我们确实已经在这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还有很多工作尚待完成。

有关残疾问题和假肢康复工作,近年来您注意到哪些变化?

世界范围内,如今可以更为公开地谈论残疾问题,增进了对多元化的了解,减少了对多元化的恐惧。对假肢康复背后医学概念的认识也更为深入。

以前,每当同事介绍自己是理疗师,经常会有人问:"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什么提供按摩?"

在阿富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设了7家假肢康复中心,为数千名截肢者和其他残疾人提供康复和社会融入服务。

我们现在有了更适于培养理疗师和矫形技师的学校,假肢技术也获得了发展。因此,我们的患者可以得到更好的治疗。情况有所改善,但我们尚未达到理想状态。

您在演讲中曾表示:"讨论尊严问题,刻不容缓。"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我在TED演讲中提及的那些年里,我们并未将假肢康复视为医疗工作的重中之重。当然,当时这个事情很重要,但不是当务之急。

我们救助的患者让我认识到行走能力、独立生活、有尊严的生活之间的密切联系,以及对有尊严的生活的迫切需求。

由于当时处于战争状态,我们只能告诉残疾人目前无法提供治疗,需要等待。但他们迫切地想要重建生活、重拾自信和自尊。

紧急人道工作和长期发展并非互不相容。即使在战争期间,人们也应尽可能充实地生活。当然,有时候因为暴力局势,我们不得不停止某些工作,但一旦安全,我们就会回去帮助人们。

在阿富汗,冲突已经持续了几十年。近期情况也不会有所好转,不能再让民众等待了。

您讲过关于穆罕默德和儿子拉非的故事,体现了假肢康复对人们生活的影响。您和穆罕默德还有联系吗?

穆罕默德很不幸。他后来在我们这里工作,他的生活状况也有所改善。但几年后他就被确诊患有心脏病,在距离康复中心不到200米的一家医院去世了。

一想到他我就很难过。我永远不会忘记他,不会忘记他多年前对我说的话:"我是个不中用的人,可你要是能帮我,我做什么都行。"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发行了全球首个人道影响力债券,鼓励私营企业进行社会投资。所筹资金将用于在尼日利亚、马里和刚果民主共和国新建3家假肢康复中心。点击这里,了解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