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与战争

男人制造战争,女人承受后果。这是一种普遍认识。
报道 2018-10-11

女性遭受并应对战争造成的后果。但她们并非仅仅是被动受害者。她们有悲伤,她们与苦难作斗争,还有许多人被迫重塑自我,抛弃旧身份,打造一个新身份,以应对战争的影响。

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支持下,《国家地理》杂志推出了一个新专题,深入探究女性如何应对和处理冲突给家庭和工作生活带来的破坏。

这个项目名为"女性的战争",它打破了"女性是受害者"这一成见,探讨女性在武装冲突中扮演的多重、复杂、有时相互冲突的角色:武装人员、人道工作者、母亲、女儿、劳工、社区领袖和幸存者。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行动部副主任玛丽·沃恩茨表示:"我认为女性是变革的推动者,是受冲突影响地区的重要稳定因素,她们不仅维系家庭团结,也维系社区团结。我希望所有人,包括人道工作者,都能够全面地看待女性,而不只是将其视为受害者。"

该项目记录了各种各样的人生故事。摄影师罗宾·哈蒙德(Robin Hammond )拍摄了他熟悉的伊拉克战争以及菲律宾和南尼日利亚发生的很少引起世界关注的冲突。有时硝烟战火早已停息,但人们的身份仍受到战争影响。因此,哈蒙德还前往秘鲁,去探访尚未愈合的旧日伤痕。

处理性别问题十分复杂。它涉及权力与特权、社区惯例与期望。冲突往往会加剧现有的不平等状况。当养家糊口者(通常是男性)前去打仗或遭到暴力杀害时会发生什么?社会角色会发生转变——女性可能会获得以前没有的机会。

沃恩茨说:"我认为在许多冲突局势中,女性都被迫承担起家庭重任。他们可能必须得照料农田或出去工作。她们还要关注孩子的教育。"

 

在这个新项目中,《国家地理》杂志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通过一系列肖像照,包括影棚内拍摄和影棚外实地拍摄,探讨妇女肩负的多重身份。每一幅肖像照都非常独特,照片背景也与人物故事息息相关,这些照片旨在挑战我们给战争中的女性附加的简单标签,并质疑摄影能否为复杂问题提供独特答案。

法蒂玛,17岁,尼日利亚,迈杜古里
法蒂玛,17岁,尼日利亚,迈杜古里 Robin Hammond / National Geographic

未来我希望能够安全重返家园。

17岁的法蒂玛和姐姐及母亲住在尼日利亚迈杜古里的流离失所者营地。法蒂玛15岁时,她的村庄遭到袭击。"晚上5点左右,我们刚吃完晚饭,就听到了枪声。我记得自己吓得浑身发抖。我们不知道,这个村庄已经被包围,遭到入侵。

我们无处可逃。只能躲在一个房间里,听着枪声越来越近,流弹穿透屋顶。我们用床垫遮盖住自己,哭着寻求帮助,但无济于事。"艾莎说大多数男人都逃走了。她们被关在一个房间里,关了一周,没有吃的,而后才被释放。她们一被释放,就立即四散而逃。

艾莎和母亲失散了。她们藏在树丛中。18个月后她们才得以团聚。

霍赞·巴迪·辛迪(Hozan Badie Sindi),25岁,伊拉克,埃尔比勒
霍赞·巴迪·辛迪(Hozan Badie Sindi),25岁,伊拉克,埃尔比勒 Robin Hammond / National Geographic

在这场冲突中,身为女性就要坚韧不拔。

25岁的霍赞·巴迪·辛迪是一名医生,现处于实习期第二年。她站在值班医生休息室中,照片背景是她的床毯。她一生大部分时间是在战争中度过的。西埃尔比勒急救医院,又名鲁兹哈瓦医院,收治了成百上千名摩苏尔冲突中的受伤者。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为鲁兹哈瓦医院和其他机构提供支持,特别是在治疗冲突中的伤员方面。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埃尔比勒。"我同经历过冲突的民众一样都遭受了苦难,除了感到痛苦以外,我想要消除痛苦,帮助他人消除痛苦。我真的很想为他们做点什么,但不幸的是,我做不到,有时这是你无法控制的。身为女性,我可以给他们情感上的支持。我可以告诉他们,我了解他们正在经历的痛苦。也许,作为一个女人,这给我的心里增添了一些悲伤,但事实就是这样。在这场冲突中,无法只用一个词来描述女性。我们努力求生并帮助他人获得一线生机。这就是我的想法。在这场冲突中,身为女性就要坚韧不拔。每天努力工作,努力消除冲突局势的后果,希望下一代人能够理解,以避免冲突重演。"

迪奥尼西娅·卡尔德龙(Dionisia Calderon),54岁,秘鲁,阿亚库乔
迪奥尼西娅·卡尔德龙(Dionisia Calderon),54岁,秘鲁,阿亚库乔 Robin Hammond / National Geographic.

我曾是一名受害者,后来成为一名斗士。

迪奥尼西娅·卡尔德龙在自己的家乡——秘鲁阿亚库乔的莫罗丘科斯(Morochucos)——售卖水果和土豆。该地区爆发内部冲突时,暴力局势给当地民众带来苦难,这位54岁的老人也遭受多重损失。她的第一任丈夫消失得无影无踪;第二任丈夫被抓走并受到严刑拷打,后来因伤重而亡。她不甘默默忍受自己和家人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成为冲突期间遭受性虐待的妇女的代表。

"我常常对自己说,'我为什么生来是女人而不是男人?'我们女人遭受了那些士兵以及 "光辉道路"武装团体带来的巨大痛苦。生存非常艰难,那些暴力行径令人难以忍受。我们都遭到边缘化,并因我们经历的痛苦而受到责难。我感觉生活无望。我万分感激帮助我的女性们,她们对我说:'你比自己想象的更坚强。不要在意别人对你的看法,因为她们并不了解你。你是个女人,是名斗士。你需要继续战斗。你需要直面困境。'我曾是国内武装冲突的受害者,后来我成为一名为正义和真相而战斗的女人。"

欧费米娅·库拉玛特(Eufemia Cullamat),57岁,菲律宾,棉兰老岛
欧费米娅·库拉玛特(Eufemia Cullamat),57岁,菲律宾,棉兰老岛 Robin Hammond / National Geographic

我是一名受害者,也是一名幸存者。

菲律宾,棉兰老岛,57岁的农民欧费米娅·库拉玛特正竭力终止采矿公司在她位于南苏里高省的祖传土地上进行采矿活动。她的表弟是一个反对大型采矿公司运动的领导者,于2015年和另外两人一起遭到处决。北达沃省、南苏里高省和布基农省的土著居民面临着侵扰和流离失所问题。

数百个家庭选择离开所在社区和家园,前往其他地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南苏里高省的社区居民撤离家园时,向他们提供救援物资和生计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