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门:三岁的哈亚特走出了康复中心

  •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哈亚特(意思是生命)3 岁时,就经历了成人都远未经历过的悲痛。她在阿姆兰省加菲莱地区的家园在一次空袭后不复存在。和她形影不离的妹妹杜尼娅在空袭中丧生。哈亚特因弹片受了重伤。由于右脚伤势过重,她被迫接受了截肢手术。
    CC BY-NC-ND / ICRC / Mohammed Abdullah
  • 也门,阿姆兰省, 加菲莱地区。
    也门,阿姆兰省, 加菲莱地区。
    人们在火箭弹落地点附近的一间屋子里找到了哈亚特。她趴在地上疼得直哭。抱她出房子的父亲描述说,她当时看上去就像一根“烧焦的木棍”。
    CC BY-NC-ND / ICRC / Hassan Al-Najjar
  • 也门,阿姆兰省, 加菲莱地区。
    也门,阿姆兰省, 加菲莱地区。
    哈亚特抱紧哥哥,两人凝视着成为废墟的家。他们不得不搬到另一个临时住所,远没有原来的家宽敞舒适。
    CC BY-NC-ND / ICRC / Hassan Al-Najjar
  •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哈亚特还没有完全明白她的右脚到底怎么了。她父母常常看到她盯着那里看,试图搞清右脚到哪儿去了。她时常观察别人的脚,包括玩具娃娃的脚。在她的内心深处,用一个孩子的逻辑,她已经开始明白自己和别人不同,有些地方不对劲了。她突然只能爬行而不能四处走动奔跑了,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玩耍了。当爸爸要去集市时,她跟爸爸说道:“你能给我带回一只脚吗?”
    CC BY-NC-ND / ICRC / Mohammed Abdullah
  •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哈亚特的家人得知有可能为哈亚特安装义肢。伤口一愈合,哈亚特就和父母还有妹妹艾莎前往萨那的假肢康复中心。路上开车花了2个小时,哈亚特抵达中心时已经很累了。那里有很多人,都在忙这忙那,这对于3岁孩子来说实在是太痛苦了。
    CC BY-NC-ND / ICRC / Mohammed Abdullah
  •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哈亚特焦虑地坐在父亲的身边,等着中心工作人员前来。这里的环境看上去很陌生,让她感到疲倦和拘谨。
    CC BY-NC-ND / ICRC / Mohammed Abdullah
  •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理疗师伊斯朗·舍里耶走进屋子。她将帮助哈亚特走路并重获平衡。她花时间和哈亚特互相熟悉,而哈亚特却对周围的新面孔和新环境感到紧张和害怕。她哭了起来,伊斯朗试着安慰她。
    CC BY-NC-ND / ICRC / Mohammed Abdullah
  •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一名技师将石膏料缠在哈亚特的腿上,这是铸型过程的一部分,是生产哈亚特义肢前的重要一步。
    CC BY-NC-ND / ICRC / Mohammed Abdullah
  •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哈亚特和父亲离开了康复中心。再过几天哈亚特新的义肢做好后他们会再来。
    CC BY-NC-ND / ICRC / Mohammed Abdullah
  •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几天后,哈亚特回到了康复中心。最初,她不愿试戴假肢,但最后她被说服了,扶着金属杆作为支撑,晃晃悠悠地用义肢迈出了第一步。这通常被称为“步态训练”。
    CC BY-NC-ND / ICRC / Yeyha Arhab
  •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哈亚特能够独立行走之后感到欣喜若狂,非常自豪。她高兴地朝爸爸走过去。伊斯朗解释道: “她一旦开始走路,我们就阻止不了她了。她还想继续走。她还第一次冲我笑了,那笑容美极了。”
    CC BY-NC-ND / ICRC / Yeyha Arhab
  •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哈亚特特别高兴,她松开了妈妈的手,一小步一小步地走,但却自信满满。
    CC BY-NC-ND / ICRC / Yeyha Arhab
  •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也门,萨那, 假肢康复中心。
    哈亚特的父亲牵着她的手走出了康复中心,明媚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几天前是父亲抱着她来到中心的,而现在她可以自己走出中心。
    CC BY-NC-ND / ICRC / Yeyha Arhab
2015-12-03

在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支持的萨那假肢康复中心,3岁的哈亚特安装了假肢。一次空袭摧毁了她的家园,她的妹妹丧生,她也失去了右腿。她的父亲抱着她来到了康复中心,但当她离开时,她又能走路了,而且面带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