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送页面
  • 打印页面

酷刑:对人道的公然挑衅

25-06-2013 采访

在国际援助酷刑受害者日到来之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保护部主任安德烈亚斯•维格尔(Andreas Wigger)谈到他与酷刑受害者的接触以及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对抗酷刑和其他形式虐待方面发挥的作用。

酷刑是什么?

首先我要说的是,酷刑是对人道的公然挑衅。这是对人类尊严的攻击,是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的更严重形式,其附加目的包括榨取情报或口供,或压制个人或群体不让他们发表意见。这种手段还被用来胁迫、惩罚或恐吓。

属于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的行为包括强奸和其他性暴力,使用电子设备对人体敏感部位实施电击,剥夺他人的食物、水或睡眠,假装执行死刑,殴打或鞭笞,使人赤身露体,羞辱他们,威胁实施上述任何刑罚等等。要想列出一张详尽的清单几乎是不可能的。人类的想象力没有极限。

既然这样,虐待就不只是清单上的“技巧”而已,它必然涉及到受害者个人经历和一系列周遭境况。构成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的行为包括以下各类因素(再强调一下,这个清单并不详尽):拘留场所过度拥挤,单独关押,见不着阳光,缺少新鲜空气或通风不畅,食品和饮用水不足,卫生条件不佳,缺乏医疗服务,长期暴露在极度高温或低温中,缺少与外面世界的接触等。

目前有关酷刑的情况如何?

可悲的是,我们看到没有哪个国家或群体能够对酷刑有免疫力。国际法和地区法律有明文禁令,目的是预防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即使没能成功预防这种情况发生,也要惩罚施暴者并为受害者提供补偿。尽管如此,这些受到严令禁止的行为在许多国家都有出现,而且往往是系统地出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仍在搜集使用酷刑的可靠证据,尤其是发生在拘捕和审讯期间的。在酷刑不只是存有嫌疑而是明确发生时,它往往发生在没有采取适当行动的情况下。

政治、经济、安全、文化或宗教等任何理由都不能使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合理化。尽管如此,近几年,尤其是在所谓“反恐战争”的大背景下,许多国家试图为使用强制审讯找理由,将此作为保护国家安全的合法途径,这实在令我感到惋惜。

如果不做出任何改变,数以万计的成人甚至是儿童将继续遭受虐待和酷刑。只要他们的同胞继续纵容这一罪行,并且不采取行动来预防酷刑,施暴者和受害者将会一直存在。

酷刑对受害者及其亲属造成了哪些影响?

对于大部分受害者而言,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只是他们无休止噩梦的开始。身体伤害非常严重,也可能无法治愈,有时甚至会导致死亡。然而,同样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忘记心理创伤可能更深而且持续更久。受害者几乎全都需要接受长期的康复治疗。

除此之外,不仅是直接受害者会感受到酷刑造成的痛苦和创伤,他们的亲友也同样能够感受到。他们的孩子、父母、配偶和其他亲友的安康和尊严也都会受到打击。

最后同样很重要的是,酷刑对实施者及其上级也会造成影响,无论他们施暴是出于执行某项命令还是因着疏忽、深信某人有罪、现实或想象的社会压力或个人私利。

最终,酷刑和其他形式的虐待会对整个社会造成影响。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对待酷刑的立场如何?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认为,对酷刑的绝对禁令已经写进了包括《日内瓦公约》(国际人道法的核心)之共同第三条在内的众多国际法律文书中,明确禁止残忍待遇和酷刑,以及损害个人尊严,特别是侮辱与降低身份的待遇。这个禁令在任何地点、任何时间、任何环境中都是有效的。

采取行动对抗酷刑和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待遇,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铁窗背后的被拘留者开展工作的重要部分。因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深信,这类虐待行为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我们正在努力以全面的方式采取行动来对抗这些暴行。这样做主要是为了给受害者提供保护和援助,并帮助他们康复。为了更好地实现这个目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随时准备竭尽所能,构建或巩固有利于预防虐待的环境。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实际开展了哪些工作?

从本质上而言,拘留会将被拘留者置于遭受虐待的风险中。在拘留初期、审讯调查期间以及被拘留者被关押在完全与外界隔绝的环境中或非正式或秘密地点时,他们面临的风险尤为巨大。身处这些情况中的被拘留者完全被切断了与外部世界的联系,任凭关押他们的人摆布。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人们遭到逮捕后尽快争取获准与面临风险的被拘留者进行接触。该组织努力做到反复探视并在必要情况下单独监督被拘留者。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探视代表着对抗强迫失踪和反对酷刑斗争的第一步。为了应对据称发生的虐待行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敦促拘留当局开展保密对话,采取一切必要措施,预防和杜绝这类做法。为了保护被拘留者在敢于说出酷刑和其他虐待的真相后免遭报复,反复探视是至关重要的。

在与国家当局和非国家武装团体开展对话的同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努力为酷刑受害者及其家属提供支持和直接援助。然而,不幸的是,我们所能提供的支持实在有限,特别是当受害者还处于施暴者控制之中时更是如此。不过,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至少努力向他们表达关怀和尊重,并倾听他们的担忧。此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医务人员可以提出治疗建议,并确保在需要时提供医疗救治。

与此同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还明确表示坚定支持监狱医务工作者的独立性以及对医德的尊重。一旦被拘留者获释,或身处更有利于身心健康的环境,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会为他们提供物质支持,或建议他们可以去哪里接受心理支持辅导。例如,一些国家红十字会或红新月会在这方面拥有专长并管理着提供这类心理支持的机构。

为什么如此难以杜绝这种做法?

施暴者有罪不罚以及社会上人们的恐惧和麻痹都是对抗酷刑斗争所面临的主要障碍。当酷刑被某些人视为合法执法手段时,对抗酷刑的难度就更大了。在公开辩论、政治家演讲、电影、电视、电子游戏和其他环境下,对于酷刑的态度往往是含糊其辞的。这使得人们更容易相信,要维护他们的尊严和人性,唯一的方法就是向“敌人”否认这一问题的存在。

我们的责任是说明酷刑和其他形式的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是可能摧毁整个社会结构并将人们的生命安康置于危险之中的武器。虐待滋生仇恨,削弱人民对体制的信任,并可能在群体内造成深深的怨恨。最终,酷刑进一步激化了冤冤相报的恶性循环。

各国政府也必须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首先,他们必须通过加入相关国际条约来宣告其预防酷刑的决心。但是,在国家层面制定和实施必要法律,对那些因使用酷刑而违反这些法律的人予以起诉和惩罚,并为受害者提供援助,这同样也是至关重要的。此外,充分尊重被拘留者的基本法律保护和司法保障,不仅有助于预防虐待的发生,还有助于改善整体拘留条件。

酷刑并非不可避免,而且还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这类组织随时准备为想要根除酷刑的政府提供援助。

维格尔先生,在您代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探视被拘留者时,给您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什么?

在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的28年职业生涯中,我常常在监狱中工作,并在许多国家探视过许多被拘留者,其中一些国家饱受武装冲突蹂躏。这些都是非同寻常的经历、充满震撼力的人性体验。

我见到那些遭受虐待甚或是酷刑的人,他们的经历深深触动了我并使我深感不安。正是这样的时候,你会开始意识到作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代表所开展工作的重要性,这远远超过了“使命”中规定的范围。它包括在你与经历这些可怕而痛苦遭遇的人之间建立经久不衰的信任感。聆听他们的故事就是在以一种最具震撼力的方式深入了解他们的内心。我深深记得人们眼中流露的神情以及那些胜过千言万语的无声时刻。

当你在监狱工作时,面对本不是自己的生活却又是日常生活一部分的现实时,你也会感到无力。在担任保护部主任期间,我的职责是确保我们援助被拘留者的承诺仍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重点之一。我始终坚信,尽管这个工作规模有限,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仍在世界各地对抗酷刑和其他形式虐待的斗争中发挥着积极有用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