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送页面
  • 打印页面

武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2013年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

16-10-2013 发言

关于所有裁军和国际安全议程项目的一般性辨论。2013年10月16日,纽约,联合国大会第68届会议,第一委员会,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发言。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欣喜地注意到,在《武器贸易条约》(ATT)获得历史性通过的6个月后,世界上已有超过半数国家批准或签订了该条约,赞成通过严格控制国际武器贸易从而减轻人类苦难这一目标。该条约规定的转让标准对于确保常规武器不落入想利用其实施战争罪或严重破坏人权行为之人手中至关重要。由于武器还在继续流入一些世界上最为混乱的地区,因此,我们呼吁各国迅速加入条约并尽速缩小条约规定之转让要求与实际转让实践之间的差距。

关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ICRC想简要提及近期以下两方面的发展情况。

首先,关于核武器,众所周知,2011年,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声明指出,任何核武器的使用都会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而且人们缺乏足够的能力来应对如此规模的人类苦难,这就导致了迫切的人道需求,要求各国确保永不再使用核武器,并展开谈判,通过一项具有法律拘束力的国际协议来禁止和彻底消除核武器。ICRC注意到,越来越多的国家(包括大多数在9月26日“关于核裁军问题的联合国大会高级别会议”上发言的会员国)要求在核裁军的审议中,应将核武器的人道影响作为重中之重。
其次,令人更感迫切的忧虑是,ICRC对于已证实的今年8月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的消息倍感震惊。它也十分担忧关于使用化学武器的其他指称。我们要提请大家注意,习惯国际人道法绝对禁止任何人在世界的任何地方使用化学武器。叙利亚于不久前加入了《化学武器公约》,并承诺尽管正在进行的冲突提出了严峻挑战,但将会依照公约要求,根据国际核查规定,有系统地销毁在其管辖和控制下的所有化学武器和相关设施,我们对此表示欢迎。

虽然禁止使用化学武器的规定毋庸置疑,但是近期的事件突显出普遍遵守《化学武器公约》的迫切要求。ICRC敦促尚未加入《化学武器公约》的6个国家——安哥拉、埃及、以色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缅甸和南苏丹——尽速批准并加入该公约。今年8月,此类武器的可怕后果给世界敲响了警钟。任何国家没有任何理由可置身于公约之外,公约的目标是:“为了全人类”,通过彻底消除此类武器,“以实现……彻底排除使用化学武器的可能性”。

虽然在许多人脑海中最重要的问题可能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我们不能忽视,在当今的大多数冲突中,对平民造成最大威胁的依然是常规武器。由于军事行动越来越多地在居民区展开,平民面临的危险尤甚,使用具有大面积影响的爆炸性武器可造成附带或不分皂白的人身伤亡或财产毁损。正在发生的若干冲突中,这些武器的巨大影响都清晰可见。2011年,ICRC发表了看法,认为尽管对于特定类别的武器缺乏明确的禁止性法律规定,但鉴于具有大面积影响的爆炸性武器极可能产生不分皂白的后果,因而应避免在人口密集地区使用此类武器。ICRC欣喜地注意到联合国和非政府组织对此问题的关注。它忆及2012年5月《秘书长关于武装冲突中保护平民的报告》中要求会员国提交“使用爆炸性武器对平民造成的伤害的信息”,并“发表政策声明,说明在何种条件下可以或不可以在居民区使用某种爆炸性武器”。

最后,主席先生,ICRC希望提及现有或即将出现的作战新技术,例如遥控飞机或“无人机”,自动和自主武器以及开展网络战的能力。这些作战手段已成为集中公开讨论的话题,特别是在人道领域。现行的条约并没有对其加以明确禁止或规定,但在武装冲突中,任何武器系统的使用都必须遵守国际人道法,特别是区分、比例性和攻击中的预防原则。在此方面,ICRC希望提及,一国在开发或获得新的作战手段之前,必须评估其是否符合国际人道法的规定。为了防止开发在某些或所有情况下违反人道法的武器,这样做十分必要。

ICRC重申其对与网络战的人道关注,网络战是指以信息技术为依靠的作战方法和手段。军用与民用计算机网络间的互联引发了诸多严峻挑战:例如,发动网络攻击的一方难以区分军事目标与平民物体,或难以评估对民用网络的间接影响。越来越多的国家在发展其网络战的攻防能力,正是这一事实增进了这些关注的紧迫性。

武装无人机的显著特点是它允许战斗员不亲自出现在“战场”上。尽管这些武器系统是从很远的地方进行遥控,但它们仍在操作员的控制之下,由他们选择目标,启动、瞄准并发射无人机装载的弹药。它们与直升机或其他战斗机等载人武器平台类似,其在武装冲突中的使用会造成一些同样的挑战:例如,如何确保攻击仅针对军事目标,以及如何尽最大可能避免对平民的附带损害。根据国际人道法,武装无人机的操作员就像载人飞机的飞行员一样,要对他们的行为负责。

那么,无人机又有哪些问题呢?倡导在作战行动中使用无人机的人认为,它们在攻击中的精准度更高,造成的伤亡更小并且较少进行肆意破坏。但另一些人却认为,无人机攻击已在太多情况下造成了平民伤亡。例如,这些远程控制的武器为域外适用武力提供了便利,从而引发了这样的问题,即允许针对目标人员在何种程度上使用何种武力。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使用无人机的情形不同而大相径庭。它尤其取决于规制该暴力行为的是国际人道法还是国际人权法中与执法相关的标准,人权法标准对于使用武力施加了更为严格的限制。ICRC认为,这只能在个案分析的基础上加以判定。

与武装无人机不同,自主武器或“自主机器人杀手”被设计用于在较少或没有人工控制的情况下开展行动。真正的自主武器系统基于人工智能运行,能够搜索、识别并使用致命武力命中某一目标。尽管此类武器尚不存在,但这一领域的研究已在快速推进。这一情况应引发人们的关注,因为究竟自主武器能否以符合国际人道法的方式使用,尤其是它们是否能够区分平民和战斗员,能否进行比例性评估并在攻击中采取一切可行的预防措施,这些问题都还远不够清晰。但即便有一天在技术上能够完全实现自主武器充分满足国际人道法的要求,其使用也将引发这一原则问题:出于公众良知的要求,是否允许机器在战场上做出关乎人类生死的决定?还有一些其他问题也必须要解决。例如,谁来负责使用自主武器导致的战争犯罪,是程序员、制造商还是部署该武器的指挥官?ICRC正敦促各国在开发自主武器之前,充分考虑与其使用有关的最基本的法律、道德和社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