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人道法与人道原则不容协商——叙利亚也不例外

15-02-2014 编者按, 由 Peter Maurer, ICRC president

在叙利亚,若没有对国际人道法和人道原则的尊重,则不可能开展有意义的援助和保护工作。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彼得•毛雷尔
© ICRC

我一直在不无担忧地密切关注着最近从霍姆斯老城疏散平民和提供援助的工作。对于每一个命运改善的人,每一个能够逃离霍姆斯这样艰难局势的人,我当然为他们感到高兴,同时我也很担忧疏散工作开展的条件,担忧叙利亚各地仍被困前线无法获得援助的众多居民。去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叙利亚红新月会一再试图获准进入霍姆斯和其他被困地区从而为居民提供急需的援助,但我们与叙利亚当局及反对派的协商并没有为我们带来有意义的准入,也没有使我们获得对于尊重国际人道法基本原则的坚定承诺。这种状况上周在霍姆斯再度重演。

霍姆斯老城已经成为叙利亚平民困境的典型代表,但目前在叙利亚还有许多其他所谓的被困地区,那里有100多万名居民生活在极端艰难的条件下。随着暴力事件继续升级,平民的安全状况恶化,迫在眉睫的是我们的工作组能够获准中立、公正且独立地根据在叙利亚同样适用的国际人道法原则开展工作。

霍姆斯及其他被困地区的局势非常复杂,但国际人道法的基本规则却很简单。

霍姆斯及其他被困地区的局势非常复杂,但国际人道法的基本规则却很简单。各方对于满足其控制下的居民(无论年龄或性别)的基本需求负有首要责任。在各方无法满足上述需求的情况下,必须允许开展中立人道行动,在人道局势需要时,必须允许疏散那些希望离开某一地区前往其他地方寻求安全避难的人们。人道工作若要有意义且有效, 必须得到各方的支持。各方必须允许和协助迅速无阻碍地将人道援助物资送到身处危难的平民手中,并确保所有伤病员都得到所需的医疗救治。这意味着一次性的分发工作和行动是不够的:我们需要不断获准进入受战斗影响地区。

上周在霍姆斯,人道工作者在极具挑战性的环境中开展行动。只有当各方均同意我们开展行动,并确保他们能够根据国际人道法规定尊重和保护人道救援工作者、医务人员以及佩戴红十字或红新月标志的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叙利亚红新月会及其他人道参与方才能开展挽救生命的重要行动。

只有当各方均同意我们开展行动,并确保他们能够根据国际人道法规定尊重和保护人道救援工作者、医务人员以及佩戴红十字或红新月标志的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叙利亚红新月会及其他人道参与方才能开展挽救生命的重要行动。

了解环境并获准接触受难者对于开展有意义的人道行动至关重要。在霍姆斯、穆阿达米亚、耶尔穆克和巴尔泽,我们,而不是冲突各方,必须评估安全局势并决定我们是否能够继续开展援助工作。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叙利亚红新月会工作组必须能够进入这些地区并与受战斗影响之人进行直接联系从而评估他们的需求。开展全面的评估需要时间。我们必须获准对被困地区多次进行实地走访(正如我们获准在拘留场所开展探视那样),才能真正应对需求并监督不断变化的局势。简言之,我们必须获得顺利开展工作所需的行动自由,即使当存在迫切军事需求时,我们的行动可能暂时受到限制。

通常,我们的工作组在没有武装护卫的情况下开展行动。这意味着在协议得到实施所需的时间内必须保持暂时停火。在其他情况下,我们必须获准和各方代表进行直接联系,才能避免对我们安全和有意义开展行动所需条件的误解。因此,若要实际开展共同协议好的救援行动,与当地军事指挥官的直接协商至关重要。

完全根据需求提供援助始终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行动理念的基石,重要的是我们驻大马士革、塔尔图斯和阿勒颇的工作组获准公正地提供援助。在霍姆斯这样的地方,迫在眉睫的是所有伤者和病患、平民和战斗员在需要时都能够获得他们所需的医疗救治。

在霍姆斯这样的地方,迫在眉睫的是所有伤者和病患、平民和战斗员在需要时都能够获得他们所需的医疗救治。

疏散行动并非所有人道问题的解决办法,但叙利亚当局和反对派必须允许平民前往安全地区。那些无论因何种原因而选择留守家园的人仍受到国际人道法的保护,不应遭到攻击。如果平民流离失所,那么必须采取一切可行措施确保他们获得临时住所、卫生、医疗、安全和营养,并避免家庭离散。

在疏散后被拘留的人必须在任何时候都获得人道待遇并获准联系他们的家人。此外,我们的代表应获准登记被拘留者,从而使我们能够跟进他们的命运和下落,并在必要时帮助他们重建和保持家庭联系。我们继续与叙利亚当局及其他各方进行协商,以获准进入该国各地的拘留场所。

在最近走访大马士革期间,我对叙利亚政府的声明表示欢迎,该声明承认所有冲突受难者都需要更多人道援助。我还重申我们承诺扩展我们的行动部署并在人道局势恶化的情况下开展更多行动,包括为因冲突而被拘留的人开展行动。我们随时准备参与更多疏散叙利亚平民的行动,但我们的条件一如既往:各方必须同意确保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和叙利亚红新月会工作组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安全通行;除非疏散是自愿的,否则我们不主动提供服务。

彼得•毛雷尔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