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比里亚:足球帮助治愈战争创伤

22-05-2009 特别报道

足球为利比里亚以及作为该国最边缘化人群之一的截肢者带来了希望和康复。这些年轻人大多是战争受害者,一些人还曾参加过战斗,这使他们要忍受更多的污名。请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马克•瓦格纳(Mark Wagner)的报道。

     
©ICRC/VII/Christopher Morris 
   
蒙罗维亚郊区的足球场。塞缪尔•托拜(Samuel Tobay)是一名来自大巴萨州(Grand Bassa)的守门员。 
               
©ICRC/VII/Christopher Morris 
     
来自大克鲁州(Grand Kru)的小安东尼•多伊是球队副队长和前锋,2008年非洲国家杯最有价值球员。安东尼希望在2009年6月去英国参加世界杯时,能够引起曼彻斯特截肢者足球联队的注意。 
               
©ICRC/VII/Christopher Morris 
   
来自蒙特塞拉多州(Montserrado)的约瑟夫•艾伦是一名守门员(最佳残疾守门员——2008年土耳其和俄罗斯)。约瑟夫向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解释足球如何能帮助伤残人士尤其是前战斗员除去环绕在他们身边的污名。      
               
©ICRC/VII/Christopher Morris 
   
来自宁巴州(Nimba)的中场球员理查德•杜奥是球队中得分最多的球员之一。虽然他在战争中失去了很多,但他已经忘记过去,满怀希望地生活。 
           
利比里亚内战结束已有六年,这场长达14年的内战造成数万人丧生或受伤。强奸和肢体伤残十分常见,儿童被绑架并被迫成为战斗员,无数人被迫逃离家园。
 
自2003年以来,该国恢复和平并一直在开展重建工作,但战争遗留的身心创伤依然存在。这一点在蒙罗维亚郊区尘土飞扬的球场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在那里,年轻的截肢者在玩命地踢足球,好像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支柱。
 
他们是利比里亚国家截肢者足球队成员,大都是战争受害者。一些人在战争期间参与了针对平民的极为残忍的行动,他们每天都要挣扎着忍受身体的伤残和不堪回首的过去。
 
  重获希望足球疗法忘记过去  
 
他们的教练30岁的保罗•托尔伯特(Paul Tolbert)表示,运动帮助这些年轻人康复并让他们重获希望。
 
托尔伯特说:“当问起他们被截肢后的感受时,大多数人都说不想活了。”
 
“生命对他们而言不再有任何意义。截肢者足球让他们重获希望。以这个最近在非洲国家杯残疾人足球赛上荣获最有价值球员称号的男孩为例,他在截肢前就是个非常优秀的球员,但当他失去一条腿时,他放弃了希望。招募他加入球队时,我对他说‘你可以做到的,你还有机会。’自那以后,他再次获得了自尊和希望。”
 
据支持者说,足球运动不仅对球员产生了积极疗效,也给这个伤痕累累的国家带来了极大的民族自豪感。
 
2008年,这支利比里亚球队是非洲国家杯残疾人足球赛的东道主球队并赢得了比赛。这支球队还去过俄罗斯和土耳其参加国际赛事并将在六月去英国参加截肢者世界杯,在那里他们很有可能进入决赛。
 
利比里亚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Ellen Johnson-Sirleaf)是他们的头号球迷,确保他们出行得到支持并在其演说中高度赞扬该球队。
 
   
 
截肢者足球运动在利比里亚兴起之初是作为一种治疗和康复手段。这是解除武装、复员、重返社会和康复全国委员会的一项倡议,该委员会主要负责援助前战斗员。托尔伯特教练在该机构担任咨询协调员时,开始招募队员。
 
“我告诉我的队员,他们将为这个国家带来胜利。在我眼中,他们并不残疾。他们是让这个国家为之骄傲的人。”
 
据球员们自己说,他们想要忘记战争,为家人做出些成就,这些都是他们的动力所在。他们在那些明白什么是战争恐怖、什么是挣扎求生的人中寻找归属感和兄弟情谊。
 
18岁的理查德•杜奥(Richard Duo)如今是著名的内场前锋,也是球队中的最佳射手之一。他说:“当时我在教堂,武装分子闯了进来并杀了好几百人。我的父母和一个兄弟都死了。其他兄弟姐妹也都受了伤,我失去了一条腿。”
 
   
 
“既然已经恢复了和平,我决定不再想那些事情。我只想向前看,看看我将来能为自己和家人做些什么。那些可怕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觉得未来更重要。”
 
对其他球员,如32岁的安东尼•多伊(Anthony Doe)来说,截肢者足球为他们开启了一扇窗户,通往他们从未想到过的世界。
 
这位前锋说道:“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能去土耳其或俄罗斯,因为足球,我才能去那些地方比赛。我还去过加纳,4月份我 还将去尼日利亚参加非洲冠军杯锦标赛。6月份,我将去英国参加世界杯。也许曼彻斯特截肢者足球联队会对我有兴趣。”
 
21岁的约瑟夫•艾伦(Joseph Allen)是俄罗斯锦标赛的最佳守门员。
 
“我热爱这项运动,因为在这里我能再次感受到友谊。我的生活中已经很久没有友谊了。足球使大家关注我们的伤残并有助于人们更理解这一点:我们也能为社会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