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地:唯有红十字救护车能够穿越路障

15-12-2010 特别报道

霍乱疫情仍在肆虐,太子港贫民区街道上路障遍布,在这种情况下,红十字救护车常常是唯一能够自由通行、运送伤病员前往医院的车辆。

“我感觉好极了,因为我们在做好事。”虽然凯莱布(Caleb)这么说,但他的双眼却掩饰不住疲倦。“确实,我最近都没怎么睡觉,但这是值得的。

刚满25岁的凯莱布带领着一支红十字急救队在马蒂桑开展工作。马蒂桑是海地首都的一片贫民区,这里的15万居民不得不经常生活在紧张气氛中。不分白天黑夜,凯莱布都会接到紧急求助电话。

凯莱布说:“自霍乱疫情爆发以来,我的电话几乎不到半小时就会响起。除了救护车外,我们一直在用塔普塔普车(一种皮卡)运送伤病员,每天大概可以将20人送到医院。塔普塔普车是当地常见的公共交通工具,但我们的车上会张贴红十字标志。”

速度挽救生命

上午10点,太阳已经开始炙烤着马蒂桑的山丘。队员们刚刚完成任务返回,他们穿着防护服、胶鞋,带着手套,汗如雨下。但任何接触霍乱这类传染病的工作人员都必须全副武装。每次任务完成返回后,他们还要用氯水对衣服和车辆进行消毒。

“如果你对氯过敏,这可不是份好工作。”凯莱布正开着玩笑,他的电话又响了。当他挂掉电话后,表情立刻严肃起来。“有个小女孩严重脱水。我们要立即出发。”

几秒钟内,队员们准备就绪,救护车打开闪烁灯,拉响警报,立刻出发。片刻之后,急救队的另一名队员扬尼克(Yannick)抱着一个八岁的孩子,将她放到担架上,有不少人围在孩子身边。这个名叫达梅拉(Darmela)的孩子颧骨突出,一双疲惫的眼睛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她妈妈说:“我想可能是霍乱,她这两天一直吐个不停。”这位母亲在集市的一个防病宣传会上听说救护车服务后,就拨通了红十字会的电话。

救护车立刻将这名小患者和她妈妈送到无国界医生组织开办的霍乱治疗中心。回到总部,急救队员刚刚进行了消毒,衣服和车辆还湿漉漉地沾满氯水,电话铃又响了。这次是在马蒂桑的另一边,又有个小女孩患上了霍乱,情况非常危急。

在太子港气氛紧张的街头开展工作   

第二天,凯莱布高兴地宣布:“达梅拉挺过来了!”他原以为孩子送来太晚了,他说:“人们应该了解霍乱的基本情况并及时拨打我们的电话,这太重要了。这也是我们一直在组织社区讲座来宣传相关信息的原因。”

凯莱布强调公众了解并尊重红十字的重要性。比如在马蒂桑目前的局势中,当地人用碎石堆和燃烧的轮胎设置路障,阻止车辆通行,在上述情况下,这一点显得尤为重要。他说:“除了霍乱受害者外,我们还运送枪伤伤员前往医院。几个小时前,一名摩托车手向人群开火,打伤了一位年轻女子和三个男孩。所幸我们能够及时赶到他们身边,因为大家都知道红十字而且我们能够到达任何我们想去的地方。人们知道我们去那儿是为了挽救生命。”

“当我们开车经过受到人们欢迎时,我的内心会感觉很温暖。正是人们表现出的这种实实在在的友好使我们得以开展工作。这也是我能够克服自身恐惧来救助他人的唯一方法。”

照片

太子港,马蒂桑急救站。凯莱布抱着一个生病的孩子。 

太子港,马蒂桑急救站。凯莱布抱着一个生病的孩子。
© ICRC / O. Miltcheva / ht-e-06566.jpg

一名感染霍乱的女孩被海地红十字会送往医院。 

一名感染霍乱的女孩被海地红十字会送往医院。
© ICRC / O. Miltcheva / ht-e-06565

在马蒂桑的集市上,一名红十字志愿者正在宣传预防霍乱的必要卫生措施,并向人们介绍救护车服务及相关联系方式。  

在马蒂桑的集市上,一名红十字志愿者正在宣传预防霍乱的必要卫生措施,并向人们介绍救护车服务及相关联系方式。
© ICRC / O. Miltche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