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吉亚:塔马回家

24-08-2011 特别报道

许多家庭仍在苦苦期盼自2008年8月冲突以来失踪亲人的消息。2010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第比利斯代表处创建了工作机制,协助各方当局就失踪者问题展开对话。该组织还启动了家庭支持计划,将工作重点放在心理支持方面。在从事社会心理援助工作的当地非政府组织的配合下,该项目自2010年3月启动以来共帮助了大约330户家庭。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医生兼心理治疗师马娅•阿尔哈济什维利(Maia Alkhazishvili)是项目组成员之一。她曾帮助过的失踪者家庭包括第一个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持的涉及2008年8月冲突问题的协调机制帮助下成功找回亲人遗体的家庭。这个催人泪下的事件帮助这家人结束了长达三年悬而未决的生活,使他们能够按照当地传统来哀悼逝去的亲人。塔马的遗体被挖掘并转交给第比利斯国家法医署,并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地区法医顾问的支持下开展尸检和身份确认工作。

马娅说:“我第一次遇到塔马的家人是在第比利斯市太平间。她丈夫和两个孩子都在努力掩饰他们的忧伤。她丈夫叶尔古贾(Elguja)告诉我唯一的事是他对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深表感激,因为没有我们的支持,他不可能有机会好好哀悼自己的妻子。他告诉我们说:‘自从3年前我失去她到现在,这是我第一次能够真正痛哭出来。谢谢你们。’”

马娅继续说:“每个案子都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应对未卜命运和痛苦的方法。我很高兴能够作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组的一员提供专业心理支持。”

这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心理治疗师参加了塔马的葬礼。这不只是工作责任;这家人在离开太平间时邀请她来参加葬礼。葬礼是在这家人目前居住的国内流离失所者定居点附近的一个村子里举办的。毫无疑问,这是悲伤的一天,但也夹杂着幸福的希望,因为这个葬礼给了其他许多失踪者家人新的盼望,他们觉得终有一天也能够弄清失踪亲人的下落。

塔马的儿子在葬礼上致辞时说:“妈妈,这么久以来,我们一直在盼望你回家,而今天你又要离开我们。这三年来,我们不知道你的下落,不知道你的生死,现在最难熬的日子结束了。我们终于知道你在哪儿了。我们会去为你扫墓,点上蜡烛并为你祷告。”

马娅解释说:“葬礼结束后,我陪着这家人度过了最痛苦的一段时间。我去拜访他们,给予他们心理支持。对我来说,这些都是非常打动人心的时刻,我们的对话也都非常令人动容。”

叶尔古贾在参加葬礼时已经得了喉癌。他曾告诉马娅:“我知道我得病的真正原因。战争刚爆发时,塔马和我逃离茨欣瓦利,途中我们必须渡过一条河。由于水流湍急,塔马没办法爬上岸。我就在那儿,却没法救我的妻子。之后三年里,愤怒和悲伤深深刺入我的喉咙。现在我感到宽慰,不再害怕死亡,因为我知道我将葬在塔马旁边。我们又能在一起了。”

8月30日,格鲁吉亚全国将开展活动纪念国际失踪者日,届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邀请失踪者家属参加。而这次叶尔古贾却没法出席。在6月,他已经与所爱的塔马一起长眠了。

照片

格鲁吉亚,什达卡尔特里,塔马的儿子和女儿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心理治疗师马娅•阿尔哈济什维利交谈。 

格鲁吉亚,什达卡尔特里,塔马的儿子和女儿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心理治疗师马娅•阿尔哈济什维利交谈。
© ICRC / G. Chalatashvili

格鲁吉亚,什达卡尔特里,按照格鲁吉亚传统摆放塔马和叶尔古贾遗像的案桌。除了遗像外,桌上还放着印有他们照片的徽章(近亲属过世后需佩戴40天)、祷告册、一些蜡烛和用来插点燃蜡烛(也要点40天)的一碗麦粒。 

格鲁吉亚,什达卡尔特里,按照格鲁吉亚传统摆放塔马和叶尔古贾遗像的案桌。除了遗像外,桌上还放着印有他们照片的徽章(近亲属过世后需佩戴40天)、祷告册、一些蜡烛和用来插点燃蜡烛(也要点40天)的一碗麦粒。
© ICRC / M. Alkhazishvi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