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吉亚/南奥塞梯:在和平时期谋生存

24-09-2013 特别报道

2008年南奥塞梯冲突之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直在帮助人们重建生活,他们常常失去习以为常的基础服务并与亲人失散,挣扎着适应新的局势。

五年的援助

重建家庭联系

在过去5年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离散家庭成员间传递了9841封红十字通信,并组织了356次家庭重聚。

失踪人员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在2008年以及1989-1992年冲突中失踪之人的家人提供支持。与失踪者家人协会的合作使得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能够为失踪者家人提供实际支持和心理支持。

我们继续敦促所有有关当局为家人提供相关信息以澄清在2008年8月的冲突中失踪之人的下落。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建立了三方之间的“澄清因2008年8月冲突而失踪之人命运的合作机制”,并主持了7次有格鲁吉亚、南奥塞梯和俄罗斯与会者参加的会议。迄今为止,在该机制框架下,已挖掘了10具遗体。其中6具遗体能够被确认身份并送还家人进行埋葬。

被拘留者权益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南奥塞梯和格鲁吉亚探视被拘留者,评估他们的拘留条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支持使茨欣瓦利和第比利斯监狱中的被拘留者能够收到亲属寄来的包裹,并帮助29名被拘留者在154次探视中见到了亲属。

医疗服务

2008年冲突使许多人无法获得医疗服务。

在2008年8月27日至10月底运营的流动诊所提供了6000多次诊疗服务,主要针对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 确保南奥塞梯最脆弱的人群能够获得医疗服务;
  • 在曾为2008年冲突缓冲区的地区翻修4家诊所和1家医院;
  • 通过支持239次医疗后送行动帮助生活在茨欣瓦利及其周边地区的217人在医院获得了救治;
  • 为格鲁吉亚西部的什达卡尔特里以及阿布哈兹的医院提供应急用品;
  • 为什达卡尔特里的各家医院提供医疗设备、材料、输液用溶液和药品;
  • 建造或翻修了10个医疗站,使乡村地区居民更容易获得医疗服务;
  • 为格鲁吉亚假肢康复基金会的工作提供支持,使该组织能够为地雷和战争遗留爆炸物受害者提供康复服务;
  • 确保需要假肢的人能够在弗拉季高加索假肢康复中心获得援助。

人道援助与经济支持

2008年

在冬天临近时,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行政边界线沿线什达卡尔特里的27个村子的14000人分发了食物和生活必需品。

2009-2011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158个村子的1万人提供了种子和化肥。

2009-2013年

2009年发起的一个微观经济项目帮助各家各户通过自己的小本生意获得长期收入来源。迄今为止,约有2200人参与了该项目,其中一些人还是地雷和战争遗留爆炸物的受害者。

2009年

11000多名贫苦的人获得了能够帮助他们过冬的食物、衣物、鞋和柴火。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行政边界线沿线什达卡尔特里各个村庄的7600多人提供种子、化肥和化学品。

2010年

2010年1月,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开始为偏远地区运送面粉,使人们能够买得起面粉。在许多偏远地区,因为路况糟糕而且没有公共交通工具,人们买不到面粉。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当地人密切合作,在列宁诺戈尔斯克(Leninogorsk) 地区的齐纳加尔斯基(Tsinagarsky)和扎科尔斯基(Zakkorsky)市,用卡车为7个村子运送了401袋面粉,使人们能够按照在茨欣瓦利确定的市场价购买面粉。

在仍受到地雷和未爆炸弹药污染的地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向380个家庭分发了柴火,这样他们就不必为捡柴火而进入危险地区了。

自2010年以来,在什达卡尔特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已经从提供救援物资转变为提供种子和化肥等帮助人们重获自给自足的物资。

2011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援助项目吸纳了更多失踪人员家庭和地雷及战争遗留爆炸物受害者。

2012年

援助工作的重点是微观经济项目,共有856人参与。

翻修住所并确保人们获得安全用水

2008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 在什达卡尔特里住着约200人的集体收容中心,翻修了供水与卫生设施;
  • 提供用于临时修复房屋的防水油布、木板条和塑料布,住在行政边界线沿线前缓冲区的8300多人从中受益。

2009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 在梅泰希(Metekhi)国内流离失所者中心安装了35个淋浴设施和厕所,改善了140多名国内流离失所者的生活条件;
  • 在申季西(Shindisi)、普赫韦尼西( Pkhvenisi)、布罗茨莱季(Brotsleti)、 季齐(Ditsi)、梅雷季( Mereti) 和萨卡舍季( Sakasheti)村,修复供水系统,为近4400人改善了供水状况。

2010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什达卡尔特里的萨卡舍季村的约2450名居民以及哥里和卡雷利地区的4800人修建了供水系统,提供洁净饮用水。

2011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行政边界线沿线的3个村庄开凿井眼并修复供水网络,使1300多人能够获得洁净饮用水。

2012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 与格鲁吉亚联合供水公司合作,为行政边界线沿线8个村子的4000多名居民改善了供水状况;
  • 通过开凿井眼和安装水泵为另外两个村庄约2400人改善了供水系统;
  • 翻修了茨欣瓦利农业学校曾用作学生宿舍的两座建筑,那里住着8个流离失所家庭。

埃琳娜•加布利什维利

祖母埃琳娜•加布利什维利(Elene Gablishvili)和她的丈夫被迫两次逃离扎尔佳安特卡利(Zardiaantkari)的家园。现在他们回来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他们翻修了房屋,还给他们买了一头猪!

埃琳娜•加布利什维利利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供的补贴,翻修了家里的一间房。 

格鲁吉亚,扎尔佳安特卡利。
埃琳娜•加布利什维利利用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提供的补贴,翻修了家里的一间房。
© ICRC / E. Lotishvili

2008年8月,埃琳娜•加布利什维利和她的丈夫匆忙逃离家园,只带了他们的身份证和一本影集。他的丈夫微笑着回忆起她如何从菜园大门冲回房子,说她忘记了一样重要东西。他以为她会拿着什么贵重物品出来,结果他的妻子拿着一本影集回到了他和邻居们当中。她记得从亲属那里听说过在第一次冲突期间他们因丢失了家庭相册而伤透了心。

和该地区的许多人一样,她的家庭受到了20世纪90年代冲突和2008年8月冲突的影响。他们逃亡了两次,又两次返回家园,重新开始被冲突打断的生活。

在25年当中,加布利什维利女士一直在梅雷季行政部(涵盖她的家乡扎尔佳安特卡利村)担任当地政府的雇员。村子里的每个人都认识她,并因她的专业精神和仔细认真而敬重她。后来她决定辞职,专门照顾家里和菜园。她解释道:“年轻的时候我能够既干好工作又干好家务,但现在不行了!”

2012年夏天,加布利什维利女士和她丈夫最终返回扎尔佳安特卡利,他们是最早回到那里的家庭之一。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发起了一个微观经济项目,以及另一个帮助返乡者进行房屋内部装修的项目。2012年秋,加布利什维利女士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两个项目中都获得了补贴。她用翻修补贴修缮了一楼的一个房间,这令家里人和客人都非常高兴。埃琳娜用另一笔补贴买了一头猪,这头猪很快就生了一窝猪仔!

她的孙辈喜欢待在祖母家里,并很享受帮忙做农活的过程。他们积极地学习,很希望能让祖父母高兴。每次她的孙辈过来,加布利什维利女士都会准备他们最爱吃的食物。她告诉我们:“真正令我高兴的是又看到兴高采烈的孩子们在扎尔佳安特卡利村里跑来跑去,就像冲突发生前一样。”

无声的音乐

蒂娜阿姨与和她一样的穷人一起,每三个月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那里领取食品。她独自生活,只有一架旧钢琴作伴。

蒂娜-代达(Tina-deida)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线工作者吉亚(Giya)。自2008年冲突爆发以来,吉亚一直为蒂娜和其他人提供援助。 

南奥塞梯
蒂娜-代达(Tina-deida)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一线工作者吉亚(Giya)。自2008年冲突爆发以来,吉亚一直为蒂娜和其他人提供援助。
© ICRC

在蒂娜-代达(“蒂娜阿姨”)那破旧不堪的一居室里,我们发现她在阳台上一个摇摇晃晃的椅子里睡着了。蒂娜-代达孤苦伶仃,需要依靠两户近邻的帮助:住在左边的帕尔尼亚什维利(Parniashvili)家和右边的盖尔高洛夫(Gergaulov)家。探访她的那种感觉就像回到我亲爱的家乡,家门从来不用锁,街坊四邻都是亲戚。

蒂娜-代达和吉亚开玩笑:“玛克瓦拉(Makvala)生你的气了,因为你一直没给她带东西来!” 吉亚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一线工作者,自2008年冲突爆发以来,一直为最贫困的人提供援助。玛克瓦拉是蒂娜的邻居和老朋友。她比蒂娜生活得好一点,因为她有国家补贴和亲戚的帮补,因此不需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援助。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每三个月向南奥塞梯的弱势人群提供一次食品援助,这些人包括无依无靠又患病的老人、孩子多的家庭以及没有固定收入的单亲妈妈。

蒂娜像孩子一样兴奋地告诉我1月份她就要庆祝80岁生日了,然后又伤心地说:“我生日那天可能见不到我的孙儿们……”蒂娜的孙儿们和儿媳住在格鲁吉亚的拉戈代希镇。他们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曾拥有一个亲密的大家庭,但自2008年8月起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们。2008年战斗期间,她的儿子和他在一起,但他一年后死了。他的家人却无法来参加葬礼。蒂娜历数着多年来她曾经依靠而又陆续失去的所有亲人。

不知从何时起,一架标有第比利斯制作师名字的旧钢琴就一直立在蒂娜-代达的家中。虽然从不弹琴,但这位79岁的老奶奶却一直与钢琴相依相伴。 

南奥塞梯。
不知从何时起,一架标有第比利斯制作师名字的旧钢琴就一直立在蒂娜-代达的家中。虽然从不弹琴,但这位79岁的老奶奶却一直与钢琴相依相伴。
© ICRC

她的房间里摆放着过去欢乐时光留下的纪念——一架琴盖内侧标有制作师姓名的旧钢琴。来到她家之后,我就不停地看那架钢琴。最后我不禁问道:“你弹琴吗?”蒂娜羞涩地回答说这钢琴不知从何时起就一直摆在那儿,她已经离不开它了。“不,我不会弹钢琴,但我年轻时弹过吉他……”我看着她,仿佛忽然看到一个女孩腼腆地拨弄着吉他琴弦,轻唱着昔日格鲁吉亚的爱情歌曲。

微观经济项目带来的不仅是收入

1991年的冲突迫使罗梅拉什维利(Romelashvili)一家离开家乡茨欣瓦利。后来在2008年的冲突中,儿子乔治(Giorgi)和盖拉(Gela)失踪了。现在他们的父母穆拉(Muraz )和纳努莉(Nanuli)住在哥里的一个国内流离失所者中心,他们与穆拉卧床的老父亲以及乔治的女儿马里亚姆住在一起。生活条件十分恶劣。

穆拉•罗梅拉什维利的两个儿子自2008年8月冲突后一直下落不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他开了一家面包房。 

格鲁吉亚,哥里。
穆拉•罗梅拉什维利的两个儿子自2008年8月冲突后一直下落不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他开了一家面包房。
© ICRC / D. Japaridze

穆拉参加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为失踪人员家庭开办的社会心理援助项目。一天,他参加了一个关于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新微观经济项目的会议,并决定申请资金开一个面包房。他告诉我们“我申请的一个主要目的是让我妻子纳努莉对一些活动感兴趣,从而把她的注意力从阴郁的思绪中转移开。她十分抑郁,连社会心理支持方面的聚会都不想参加。我真的很担心她。”

他们家获得了补助,穆拉很快告诉我们纳努莉有了些动力,在面包房里忙来忙去。该项目在经济方面也很成功,获得的收入比原本计划的要多。一家人购买了他们所需的一切烘焙用具,面包房能够制作各种各样的面包。

少年诗人的一杯茶

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Aleksandr Sergeyevich)“萨沙”刚9岁的时候,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就认识他了。他常常来我们办公室,我们也总是很高兴见到他。他的妈妈伊拉(Ira)一个人拉扯5个孩子。听到她那令人难以置信的经历,你不禁感到自己很幸运。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发现伊拉和孩子们生活在当地纺织厂原来的工人宿舍中,条件极端恶劣,5年来我们一直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开始为他们提供食品和衣物。伊拉告诉我们每当下雨时房顶就漏水漏得厉害,冬天孩子们不得不挤在一张毯子下面取暖。她不能指望任何人会帮助她。负责该地区的当局似乎忘记了这栋建筑的存在,忘记了还有15户家庭在那里避难。现在,伊拉和她的孩子们住在茨欣瓦利北部的一个新房子里,孩子们吃得饱穿得暖,好像那场噩梦从未发生过。

今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让伊拉加入了微观经济项目。她说:“我不怕辛苦。现在我有设备了——一个微波炉、一个绞肉机和一个冰箱——我可以做外卖食品,有一点稳定的收入。”她的生意很成功,下个月就不用再依赖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食品援助项目了。伊拉告诉我们她的每个孩子都取得了哪些成就,但我们想听听我们最喜欢的那个孩子的情况,他现在14岁了。“萨沙?你们知道他已经开始写诗了吗?”伊拉自豪地递给我一个破破烂烂的笔记本,里面都是孩子的字迹:

桌上的一杯茶
静静地变凉……
我对妹妹招手:
过来看呀
黑暗中的猫咪
在地上熟睡
睡梦中轻声咕噜
肯定是在逮一只老鼠……

萨沙和诗人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普希金(Aleksandr Sergeyevich Pushkin)同名,因此亚历山大•谢尔盖耶维奇•马特维耶夫(Matveyev)同样享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