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红十字通信带来慰藉与希望

17-01-2014 特别报道

拉各斯的一名店主已经四年没有儿子的消息了,直到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来到那里为她带来了儿子的消息。

阿沙比(Ashabi)在拉各斯开着一家小店,卖芋头和其他蔬菜。她的朋友们叫阿沙比“玛玛”,她的小店坐落在一条狭窄的街道上,离自家住了近30年的小房子很近。

一天,玛玛的妹妹耶米西(Yemisi)和几个邻居一起来到小店,告诉她有“陌生”的客人乘坐标有红十字的车来到她家,想要见她。

玛玛很少有客人来访,因此有一点紧张。她在往家走时,心狂跳不已,因为她不知道他们为何来访。这么久没有儿子的音信,她感到很痛苦,而且担心他可能已经死了。

玛玛29岁的儿子凯欣德(Kehinde)4年前离开了家。在学习汽车修理的学徒期满后,他告诉家人他打算出国寻找新机会。玛玛很难过,舍不得送他离开,但还是给了他临别祝福。

几周后,他离开家前往多哥,答应一个月之后就回来。但一个月又一个月过去了,他既不见踪影,也没有音信。他的母亲感觉到出了问题——儿子绝不会离开她这么久还没有音信。

其中一名来访者感觉出她的忧虑不安,温和地说:“我们来自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我们带来了凯欣德•伊多武(Kehinde Idowu)给他母亲玛玛•阿沙比的消息。”

来访者解释说他们在科特迪瓦的同事在一所监狱检查情况时遇到了凯欣德。他们把凯欣德写的信交给玛玛后,她马上请他们进门坐下,迫不及待地让他们告诉她有关儿子的一切。

玛玛不知道的是,她的儿子不仅去了多哥,而且还去了其他几个国家,最后来到科特迪瓦。2011年的某段时间,他被关押在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他无法联系身在尼日利亚的家人并告诉他们他的遭遇。

凯欣德向探监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员工讲述了他的情况。他们建议他给家里写一封短信,并承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将把信件送到。信件得到监狱当局的审查,然后被送交阿布贾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员工手中,他们便出发前往拉各斯寻找凯欣德的母亲。

当工作人员给玛玛•阿沙比读信时,她激动不已。她兴奋地举起双手,对我们说“我们不知道凯欣德在哪里,也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4年过去了,我们以为他可能已经死在哪儿了。我们只能忍受那种悲痛。即使他被关在监狱,知道他还活着,我也要感谢主。现在我确信有一天他会回来,我们会再见到他。”

 

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我们使用了化名。出于同样的原因,本文所配图片体现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其他地方所开展的重建家庭联系工作,照片中没有出现“凯欣德”和“阿沙比”。

照片

刚果民主共和国红十字会志愿者准备收取红十字通信。 

刚果民主共和国,北基伍省,鲁巴雷。
刚果民主共和国红十字会志愿者准备收取红十字通信。
© ICRC / P. Yazdi / v-p-cd-e-01059

这名男子正在阅读他儿子从金沙萨发来的红十字通信。 

刚果民主共和国,南基伍省,桑盖,刚果民主共和国红十字会办事处。
这名男子正在阅读他儿子从金沙萨发来的红十字通信。
© ICRC / W. Lembryk / v-p-cd-e-00582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通过递送红十字通信,帮助离开武装团体的儿童与父母保持联系。 

中非共和国,班吉,复员与康复中心。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通过递送红十字通信,帮助离开武装团体的儿童与父母保持联系。
© ICRC / R. Bekourou / v-p-cf-e-00732